女尊小说 > 玄幻小说 > 可秋梨梨穿越之眉骨星长记 > 正文 纵虎归山


    林林总总的梨花树绕着湖泊。这个梨宫建造以天然梨形湖泊为基数单位,不断向外扩建。

    小船徐徐摇向湖心小岛,船尾的船夫摇着梨枝做的橹。近岸,把船头顶着岛的边缘,慢慢地向岛斜渡,然后再平稳地靠向梨花瓣铺满的岸边。梨珑儿踩着船板上的落梨花,袖里梭飞出水袖至梨亭外的梨花树枝缠上,蹬上一个巾上飞步,跳下亭阶,阶前有个石头伫立。与飞腿移影马上了亭外的叶护缓步入了石亭,入座,抚筝。

    “泊船梨亭又见磐,昨日无名欲上题。瀛洲西客古开来,江山美人看今朝。”一个风卷梨花,飞落在筝弦上,梨龙儿从容不迫弹着筝。

    “两小无猜金贵女,今日尔奉拟淡客。风卷梨落美人筝,水波偶作起弦间。”叶护逗得她若有兴趣,抬头看着他,眼里水波灵动荡漾,百转千回。

    “题上淡客。”她拋过万平剑,叶护一手接住。宝剑脱鞘而出,刀银光夺人,锋利至极。他一个人在石头上飞光刀影刻下“淡客亭。”船上小宫梨仆人端下梨花酒与梨花糕点,赏给了叶护。

    醉翁之意不在酒,叶护喝酒若狂,吃下这梨花糕就像石桌前的美人带着澄澈淡幽的梨香,满园肆意着梨花主人的梨意。

    “报!禀报宫主,捕获梨园姑娘。”一名女手下跪下报信,后面一男的押被绑着的挣扎害怕的素衣梨园。

    “让我瞧瞧。”梨珑儿惊喜起身。靠近端睨,看着头发凌乱花容失色的梨园又扶她起来,亲自松绑。梨园唱功十分了得,可迷人心魄催眠人入睡。她是梨宫的唯一梨园戏造诣者,梨子君置梨园视为知音。“恩师,可知道我寻你数月了,各地方出告示悬赏。今日可好,你回来了,可重住回梨园。”梨珑儿按戏子了戏时,一样给她行了礼。这是以前教导她梨园戏的老师,叫她练就了其中一招干扰魂,用唱词不同声频干扰对方大脑活动,使对方忘记所发生事。只怪梨园唱戏出神入化,还可以留用她加以切磋。

    梨园踉跄谢恩,”多谢梨宫主不杀之恩。”梨园与其他人拒降,欲搬其外教徒联合抵抗前,被提前收到消息的叶护在梨宫内布下天罗地网,灭尽余党。梨园被捕,还剩三人逃窜,梨心和香梨,梨心法徒三人,下落不明。

    “宫主,借一步说话。”叶护请求宫主挪步一旁说话,欲对梨园斩草除根,“此女不可留,梨园戏法师我再吩咐人找到最好的献给宫主。”眼神忽然发狠加强暗示。梨珑儿一口回绝答是恩师不可违逆。梨园正盘算着得到机会,与法徒联系上便离开,她先留下也许可以得到些有用消息。叶护为人心狠手辣,要亲自监视她,一有不对,就暗自处决。不会给宫主留下任何后患,他安排了两个个盯梢的24小时轮流暗地里跟踪汇报她的一举一动。

    司开着英国王子的孙子,富商奥地尔差人开过来的飞车,到了高星医院的隔壁市区的英国王城的大地击剑馆。

    击剑馆为白色半球,淡蓝色穹顶型体育场。10个800米操场大,共有三层楼。一层训练场,二层教育培训室,三层奥地尔办公室。这里都是自幼到成年长期训练的人,非富即贵,只有英国开采粉色钻石星的投资商关系户有资格进入,罗丝的老公就是其中一名会员。司穿过自动化的立息陪练机器人群,跟着飞翔的粉钻带翅机器猫登上第三层楼。动漫里的嘟嘟果冻凉着粉光世界,墙壁地板由天然的粉色钻石堆砌而成,质地坚硬防弹防炸。他敲了下粉钻门。门上屏幕弹出了奥地尔的大方长脸,司吓得口袋摸枪。

    “哈哈哈,司。”奥地尔嘲笑他的胆小,“我的朋友,不用太过紧张,粉钻星请给他开门。”机器猫点了点头,“卡拉卡拉”几句缩小身子,对着门把的翅膀钥匙口插入翅膀旋转飞着。司才发现左右翅膀不同,难道是两个钥匙?

    门打开了,一道粉光夺目绚烂刺眼,他斜对面是三楼窗户阳光正对照进,粉碧辉煌富贵逼人,门自动关上。宽阔的办公室里所有一切都是粉钻打造,空调温度极低。不见奥地尔,桌上粉钻杯里还有咖啡,残香余留。粉钻星走到一堵墙前,卡拉卡拉几句,巨大的粉钻墙壁中央有大概有25块砖的正方形发亮着,汇集光源缩小前移至粉钻星面前。是个密码立息屏,它点击方块多个后,墙壁自动卷上了一个门,他只可以在外面等待,粉钻星进去了一会儿。

    粉钻星跟着奥地尔出来了,奥地尔穿着粉色击剑服,头戴粉钻击剑帽,连剑都是粉钻打造而成。司虽然来过很多次,但是还是感到恶心头眩。

    “先生,车镇长需要的蓝色血液让我转交给您。”司说着俯身扬手做绅士礼,交出了瓶子。奥地尔脱帽满头大汗,长吁一口气。用剑挑起蓝色瓶子“我会和车老联系,你暂且先去宾客室休息后返回继续跟踪。”高傲地拿到了瓶子,粉钻星拿着粉钻绣成的毛巾给奥地尔擦拭。不怕割脸?这是与中国苏州苏绣集团合作的产品,粉钻毛巾,巧夺天工,用细磨粉钻饲养蚕,转基因而成,吐出粉钻丝。旋即粉钻星将咖啡移形至污水槽,这个移形属于特殊富人可以申请的基本生活机器人处理功能会返回数据到眉骨星专门的数据处理部进行记录。奥地尔不喝离开过自己手的水,现在下东西太容易,预防敌人下蛊。司的地位极低,仰望一眼便听命退下。墙壁后的可能是击剑室,有什么他也没见过。

    “真让人高兴啊。”奥地尔坐到了办公桌的钻椅上,邪魅笑着,抽着粉砖纸皮做的雪茄烟。粉钻星饥渴的等着雪茄烟抽完,收集雪茄烟皮。它在存储私人财富,他有个猫女友是奥地尔的女友猫宠物,粉钻星可以猫语交流。母猫称看上了他勤劳富有,其他机器猫都在背后嘲笑他不找纯种机器猫,找了真猫。

    眉骨星一号的车流风大张旗鼓地把令硕的居室换成了高端迷彩房间,迷彩二层床替换了平板床。令硕唯一接受的只有这二层床,他们同床好兄弟如今都已经长大,特意置办了上下铺,车流风有空来这过夜互吐心事。

    “还有那个肌肉锻炼机。。。”车流风对着商城快递部叽叽歪歪,“什么,超重,不能瞬移吗?你确定?Okay,okay,你们派车送来安装吧。”令硕已经阻止他很多次,不好意思打他一拳。毕竟他解释他会经常来,东西他要用到不允许退回。借口很美。

    车流风开着猪猪侠飞船载着令硕去兜风,英雄所见略同第一件事看美女。美女成为一个星球美丽与否,男人眼里的判断指标。眉骨星与地球些许不同,云轨道拔地而起,纵横交错。每个云轨上方有漂浮着的自动测速机器人与红绿灯提醒漂浮牌。令硕在地球用的是冲力飞行服。飞车他去科技馆看过,还未使用过。

    “你先看着,待会给你开,方向盘和地球磁性轨道悬浮汽车一样的操作方法。”车流风换道准备去酒吧时撞见了雅达的车,“前面是我女朋友,带你看看。”说着开始秀场,拉开加速,猛踩油门。一个箭速超到了雅达前面,令硕被晃了脑晕眩不已。他嚣张放慢速度,对着左边的雅达打招呼“雅达,我的女孩。我带了新朋友,一起去喝杯酒怎样?”雅达没有看他一眼。场面残酷尴尬,车流风又厚了脸皮喊“我请客,要什么都送你!”车流风这样直接了当无趣土俗让人觉得莽撞的行为惹得最近挨巴掌的雅达更不高兴了,雅达踩了下油门超过车流风意图甩掉他。

    车流风不听令硕劝告,追着雅达的车。到了宇宙文化图书馆咖啡厅,应接不暇地出入各人种美女。雅达以为甩开了车流风,开门下车时短裙露出的修长腿,车流风不知从哪里拿出了古董拍立得对他猛个抓拍。雅达甩了一下秀发披肩,摇曳生姿。“哦哦,太迷人了。我早晚抱回家!”车流风在车内一边拍一边得意。

    说是兜风,结果跟着车流风偷鸡摸狗***跟踪了。令硕与车流风跟着雅达进了咖啡厅,偷偷在较近的咖啡座带木雕窗隔间就座。“是苏馥诺,我们副星长女儿。救你的那位苏星长。”车流风指着一头辫子的苏馥诺,指责了几句“都是我们同班同学,但是这个女的很野爱拼输赢,我受不了。”令硕看了苏馥诺有几分俏皮可爱,碰见令硕看她礼貌微笑了下,令硕举手打了招呼下。和着两个男人跟着三个女人在读书,非常无聊的盯着从书架随意拿的书,密密麻麻文字车流风看了头阵痛,辣眼睛,一把丢进令硕怀里。车流风点了一大盘西瓜,吃的大口大口,打开腕带叫了两个小厮赶过来给他出谋划策,这般兴师动众。

    三号星的高星医院里,可秋梨梨穿着白色病服站在病房窗前张望着,一切是那么不可思议,城市的高楼林立。但是经历丰富的他对什么都不觉得奇怪了,尤其是他的肚兜变成了现代内衣,散发性感。

    房间里只有他和鸿基,鸿基打开了神奇的腕带,给他放着立息历史故事,解说清王朝被推翻后改名中国,现在这里是星际移民。

    “这是幻境法术,我也会。”他安静站在一旁看着鸿基操作系统一边说着自己的事,鸿基视频餐厅点了拉面给他,很快,外卖拉面送来了。这个功力高深了,但是可秋梨梨并不饿,而是口口声声自己是梨宫宫主,他不管在哪里,必须返回地球。鸿基又放了地球上中国的梨宫旅游介绍视频。

    “这是我和我夫人阿郦的家,变了,是谁改建了它,我决不轻饶!”可秋梨梨严肃盯着鸿基,意思是鸿基动了他家?他没有和鸿基透露更多他自己的信息。可秋梨梨摸着自己的翻译耳钉嫌弃着,告诉了鸿基他只喜欢梨花。可秋梨梨能够很快接纳新事物。

    “梨花耳钉,目前来讲小事一桩。”鸿基正查阅地球中国的转机,梨宫视频电话号。雅达目前发来了宴会邀请短视频,下个月公司有个合伙人五周年庆,是个庆祝酒会。赵茹的手段高明,以往四年的酒会上的舞会都是鸿基为达成雅达心愿成为了他的舞伴。这次顺理成章,她要提前下套才能稳住狼。毕竟她的女儿百里挑一,猜想鸿基是喜欢雅达的。他本想推掉,但公司起步几年不算久还需要与其他老板多打关系,于是应允了。

    “您好,这是梨宫后勤处。”一个地面景区工作人员问候他和可秋梨梨。

    “请您给我转至导游频道,我要点播指定处观看。”鸿基说完,抬头看了一下可秋梨梨,发现他正躲自己背后正在运功想要攻击鸿基。鸿基一手扣住她的手,梨梨大囔“你控制了我的梨宫,把人都送去哪了 你这奸贼。我要杀了你!”反抗间,十指紧扣着。梨梨死命地咬他手臂,气力不足,毫发无损。他气的有点傻眼了,“啊!”一声尖叫疯狂想甩开鸿基的束缚,鸿基松开他一只手放到他脖子上,一只手抓着他十分贴近彼此的气息。“你可以杀我,但你要相信我这是2068年别的地球。”梨梨听到这,停下了扬起的长指甲手。鸿基担心弄疼了她,松开了手。

    “请问您需要看那个地方?”导游小姐开着景去旅游区敞篷小车视频着。看着这些高科技,可秋梨梨又信了一分,将鸿基递过的腕带放入自己掌心。

    “请你听这位小姐说,她想看哪里边开哪里,费用由我账户结清。”鸿基彬彬有礼地把主动权让给了一旁痛苦的可秋梨梨,在旁踩着三分之一的视频镜头。

    “请到梨堂。”导游小姐按梨梨意思开到了梨堂外,沿路视频着从大堂到了后庭,再进入厢房后院有个温泉,唤做梨汤。可秋梨梨索性失声痛哭,由于中午时分所以游客稀落,人多是拍不了全景的,人挡人,人挡景。这个可秋梨梨真把自己当男人了,还有个老婆。鸿基摇摇头。导游又至了湖泊梨亭,赫然发现她的无名石被许上了淡客亭,导游看着震惊的梨梨,拉近镜头,“石头右下角有备注梨宫叶护哦。”是她的手下叶护,忠心耿耿的叶护。看着亭里现代装观景的人们,梨梨将信将疑。不知梨宫谁掌手的,竟大肆改造了梨宫的粉墙变了红色。

    ”你带我回地球,按你刚放的星际旅游路程。回去后,我会支付你酬劳的。”可秋梨梨快刀斩乱麻,他的阿郦下落不明。

    “过段时间可以,但你必须先回答我的问题,你是海洋星球的人,还是一只鱼?”鸿基开出了问题,交换条件。

    “我。。。我是人,但是我的师傅说我是上古鲲降生。”这在江湖早已不是秘密,但鸿基又是听梨梨回答,感到新奇,沉默,见怪不怪。

    “难怪你的皮肤损坏会脱落鱼鳞。”鸿基看着一个温柔面孔醒来烈目而视,莫名心疼。鸿基又让可秋梨梨先吃饭,他需要让他适应学习准备一下,同时这里面是个谜,可秋梨梨并没有透露很多。

    (:“哦哦,好,太好了。我们的外卖员做的很好!”奥地尔赞赏着手下创意十分,外卖拉面盒底穿插了一个空心部分用纸隔离着,里面是监听器。“一只大鱼,还有她的血。”他又接了插电话进来的绿洲军备区的变形武器厂长,他加制了一个变形击剑,并让厂长将设计的图纸完稿给他过目一下。他又回了电话给车成琨说是要活抓这个美人鱼,好好参详探讨一番如何抓住她)

    可秋梨梨端庄坐在桌前嗦面,男子风范,筷子还是懂得用的哈。吃完以后,吴妈用筷子往盒底一戳,吴妈解释这是防止黑心的人回收二手盒子去使用。吴妈去外头处理一次垃圾,半途却折了回来。

    嘘的手势,让大家安静,她发现了什么。她拿起来一个监听器,拆开了面盒,鸿基知道秘密被人偷听了,但是谁?紧捏着微型监听器,他让吴妈提前办出院手续要赶回眉骨星1号。

    死缠烂打的车流风带着令硕在图书馆吃完打起了瞌睡,黑白胖子二厮鬼鬼祟祟走了进来,摸进了车流风的位置,被卡姿兰大眼睛苏馥诺瞧见,戳了几下雅达。雅达这下知道了苏苏讨厌的漏风跟着她来了。苏苏决定过去一探究竟,雅达满脸少女遐想和幸福,她刷到目前发来视频,下个月公司酒会鸿基会参加,让她自行准备。

    雅达顾不上小车流风,和苏苏告别。车流风马上又跟着雅达,两个小厮则是逮着机会给苏苏端茶送水捏肩,安静做事。

    雅达一路开着去往森林,这个熟悉的路让令硕想了起来,是湖的路。她要去哪里?做什么,令硕本想拦住车流风,看着渐渐跟不上的车子,令硕提出自己开车与车流风交换驾驶位置,一脸认真加速。

    “兄弟,朋友妻不可妻。”车流风一脸警惕。

    日本圣君堂内,铜镜前花玉子被交换真魄善魄,得到了邪恶的力量与思想。

    她被晴人招魂入了紫衣纸人里,纸人化烟,一个肉身紫衣女子,紫环耳坠,团扇掩面,妖艳动人,款款而来,微步凌凌。

    将军本水得到了花玉子的记忆,记忆被晴人锁至一颗天然夜明珠里,可随时将记忆施法放出,记忆可回播在铜镜之上,夜明珠与一沟通灵魂的紫符一起放入精致的小木雕盒里,赠予了将军。将军被夫人催回,已经先行离开处理幕府征战一事,忙碌不堪。铜镜里的记忆播放仍受花玉子的情绪所控制。

    “好极了,花玉子。你过来我看看你。”竹帘后的圣君一个手爪发力,将花玉子吸入了他的怀里,花玉子怔住,连忙起身下跪请求圣君原谅。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温柔直视他,只是多了蛇蝎心肠。这是以毒攻毒吧。圣君哈哈笑开了怀。

    “晴人,她的记忆部分被本水拿了去。这段时间你请人多对她进行严苛训练,送去梨府当差。”圣君想法出奇。

    晴人问,“何为训练?”

    圣君答道,“色,貌,体,才,慧,忠,毒。”晴人听了再行礼回命。

    门外有人扣门,“回禀圣君和国师,清富商刘度大官人差人连夜送来了贡礼。”

    在雪朗星酒店感冒的任长香原来打算去下医院,收来了黛丝密讯“有桩命案在她眼皮底下,栽赃给了她的朋友何蒙警官,上级禁止追查死因,需要任特警帮助。”她看酒店外冷冰城市,警察任务艰巨,人心叵测。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nvzunxs.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