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小说 > 都市小说 > 文贼 > 第365章 异军突起


    黎丽雅也在看《笑傲江湖》。

    因为这部剧的原著作者是自己的同班同学,又因为是写作专业,所以,这部剧开播后,在翰林学院44届写作班受关注的程度远远超过其它专业、其它班级。

    很多同学看这部剧是抱着见识一下赵砚的写作水平的目的的,毕竟,《笑傲江湖》这本书人气虽然高,44届写作班也不是每个人都看过的。

    黎丽雅的写作水平不低,和大部分女同学看这部剧渐渐投入进去后,只顾着欣赏不同,她没有加入室友间的谈论,而是一直在注意这部剧悬念的设置和推进。

    随着剧情一点点推进,黎丽雅心里的讶异越来越重,她发现这部剧从第一集开始,剧情就在层层推进,几乎没有发现任何一点无用的剧情。

    这种精炼、缜密,让她感觉很不可思议。

    “怎么有种在看龙隐电视剧的感觉?”

    黎丽雅心里不止一次升起这个念头,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黎丽雅自己的剧情架构能力不弱,所以看小说、看电视、***的时候,多数时候都在心里评判故事的剧情架构。

    以前,她以为自己是44写作班上剧情架构能力最高的,但看了赵砚小说改编的这部《笑傲江湖》之后,才看到第四集,她就失落地发现原来赵砚在剧情架构方面的能力早就超过她几条街的距离。

    脑海中不由的忆起上个学期,杨凌峰对她和赵砚关系的误会,想到这里,黎丽雅嘴角便不自觉地逸出一丝淡淡的微笑,甚至在室友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悄悄夹了夹大腿,来了点感觉,不过随即又想到赵砚和骆华倩的绯闻,黎丽雅又有点兴味索然。

    ……

    邢天心也在看《笑傲江湖》。

    可能是她的性格太冷漠了,两个室友都去隔壁宿舍蹭电视了,三人的宿舍客厅只有她一个人坐在电视机前。

    邢天心无疑是骄傲的,但看着这部电视剧,想到这部剧是同班的那个流里流气的赵砚写的小说改编的,她心里就有点不舒服。

    潜意识里,对自己被那样一个男生比下去,邢天心是很不舒服的。

    但这部剧看到现在,她确实无话可说,眼里的冷漠、骄傲被淡淡的茫然所替代,身边没有别的同学,邢天心终于卸下一些性格上的伪装,显出一些虚弱。

    忽然,她身上的手机响了,将邢天心有些走神的思绪拉了回来。

    拿出手机,看见屏幕上显示的“曾瑾”,邢天心有些散乱的眼神瞬间一聚,脸色也是微变,变得像一只炸刺的刺猬。

    虽然如此,但她还是没有犹豫地接通通话。

    手机里传来一个悦耳的女生声音:“姐姐!你在看《笑傲江湖》吗?这部剧是你们同班同学写的小说改编的,你这个时候应该在看吧?”

    曾瑾,与南峰大学44届写作班的曾瑾同名,不知是不是同一个人。

    南峰大学的曾瑾可不简单,曾经的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冠军得主,大明近十七年来,唯一一位高考时候国学满分的考生,全国闻名,无数人看好、也期待她在文坛上的成就。

    电话里的曾瑾语气很温和,甚至可以称得上亲昵,但邢天心的语气却完全不同,微皱着眉头,邢天心语气很冷漠:“没有!跟你说过很多次了,不许叫我姐姐!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别乱认亲戚!”

    电话里一静,随即又传来曾瑾悦耳的声音:“呵呵,好!我记住了姐姐!姐姐!你没在看那部电视剧,在干嘛呢?又在看书?或者写稿子?”

    邢天心眉头皱的更紧了,语气依旧冷漠:“你的问题太多了!以后没事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

    曾瑾:“……”

    热脸贴上冷屁股,曾瑾再次默然了下,然后传过来的依然是她悦耳温和的声音:“嗯,我记住了!姐姐!你最近生活还好吗?我和妈妈都很挂念你!我……”

    邢天心:“住嘴!”

    不等曾瑾把一句话说完,邢天心忽然冷喝一声打断,然后不再给曾瑾说话的机会就突然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邢天心明显心情已经变得很烦躁,紧皱着眉头目光投在电视上看了几眼,却再也看不进去了,视线在客厅里转来转去,却是看哪里都不顺眼,突然拿起遥控器关了电视,霍然起身去卧室拿了钥匙和钱夹,冷着脸快步走出了宿舍。

    ……

    南峰大学,44届写作班某女生宿舍。

    曾瑾听着手机里的盲音,神情无奈而伤感,姐姐还是那么倔犟,依然不愿原谅她和妈妈。

    ……

    翰林学院学校后山,月牙湖畔。

    邢天心沉默地抱着双膝坐在湖边的路沿上,如湖水一般幽深的双眸一动不动地望着水汽氤氲的湖面。

    往事一幕幕翻上心头。

    很多父亲带她玩耍的开心画面,记忆里的父亲把她宠成小公主,出门都是将她骑在脖子上,她要什么、想玩什么,父亲都会满足她。

    后来有了妹妹,生活依然幸福,直到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走了父亲的生命,家里的生活一下子就变了。

    想到父亲浑身是血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画面,一颗眼泪蓦然从邢天心眼眶中滚出,随后就是更多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串一般不断落下。

    虽然已经时隔多年,每每想到父亲的横死,邢天心都会忍不住心如刀绞、痛彻心扉,她永远不能接受,也无法原谅妈妈会带着她和妹妹去嫁给开车撞死父亲的那个人。

    小时候,她无法理解妈妈这个决定,现在长大了,她依然无法理解。

    这和认贼作父有什么区别?

    “我绝不会原谅!”

    邢天心口中轻声说出这句话,声音很低,语气却很坚决。

    就在这时,她身上的手机又一次响了,邢天心心情本来就很糟糕了,听到手机又响起来,本能地以为又是曾瑾或者妈妈打来的,脸上怒气顿时浮现,拿出手机一看,却见是另一个名字编辑单。

    怒气被疑惑所取代,邢天心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接通电话。

    “小邢啊!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你现在快要连载完的这本书,被星光传媒看中了,打算买下你这本书的电视改编权,具体的事宜对方大概明天会联系你,我先把这个好消息跟你说一声!”

    邢天心一怔,随即胸中被一股不真实的莫大喜悦所填满。

    她的人生终于迎来新的转折点了。未完待续。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nvzunxs.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