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大魔王 > 正文卷 第986章 小小瑕疵


    “什么问题?”

    甚至不等李云逸的话音落定,巫八的声音已经立刻响起,追问急迫,神色更是紧张至极。因为,在此之前,李云逸说的任何一件事都是对当前局势有利的,听上去相当顺利,而他突然话锋一转,任谁都能意识到其中问题的严重性,如何还能继续保持淡定?

    只是,就在急迫出声的一瞬间,他没有看到的是,如今正面面对铸神台,用背后对着他的李云逸的眼底深处突然闪过一抹精芒和……

    狡诈。

    果然。

    听到自己话锋一转,巫八果然立刻就沉不住气了,被自己吸引了所有注意力。

    这正是他的计划。

    他帮姚波以上古妖灵为模板重塑真灵,并且只用了不到三天的时间就完成了从推演到成功的所有步骤,单凭图腾一说,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是不可能堵上巫八的嘴的,只能用其他办法吸引他的注意力。

    但是,李云逸并未说谎。

    和其他人在隐瞒一个谎言往往会用另外一个谎言去遮掩不同,李云逸从来都不会这样做。

    虚虚实实,才是最高的智慧!

    事实上,在这次帮助姚波重塑真灵的过程中,他的确想到了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这一点确实是真的!

    “本王在想,这会不会正是天外生灵想让我去做的?是他们故意为巫族所做的一种修正?”

    李云逸低沉的声音传来的第一时间,就让巫八忍不住眼瞳猛地一震。

    “修正?”

    “这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

    李云逸缓缓转过身来,眼底一片阴沉,似乎被一层沉重的阴霾笼罩,徐徐解释道:

    “因为倘若我没有想到这种办法,选择用仿照图腾的方式为姚波重塑真灵,那么意味着,贵族之中,所有进入此地,甚至这一位面的族人,都会承受如此压制。到时候,不谈道君,恐怕所有圣境二重天后期以下的武者都无法进入下一位面,更别说是进入更深的位面了。”

    “无法进入下一位面,贵族的价值何在?”

    “而这铸神台,正是针对真灵而建,内蕴巫族武道本源传承,却是巫族持续壮大的机会。”

    “所以我在想,是不是这才是天外生灵真正的目的。哪怕我没有找到这办法,通过对铸神台的闯荡,贵族同样可以打破这天地的桎梏。而正当贵族武者以为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时,才恰恰中了他们的诡计……当贵族武者通过自己的努力,登上这铸神台最高层,深入这方空间最深处的时候,才是真正的猎物,进入被他们收割的阶段……”

    壮大!

    我之机会,他人之收割?

    轰!

    听到这里时,巫八的脸色已经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脸色甚至都有一些泛白。

    有可能么?

    不是没有!

    闯关……突破……

    在李云逸之前的判断中,这些极有可能是天外生灵为了磨练他们的后人所创造的。但是当李云逸从这种角度提出另外一种可能时,巫八整个人精神一凛,再也无法坦然处之。

    双重陷阱?

    天外生灵的算计,如此阴险么?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李云逸的推演有理有据,从这一角度来说,确实没有任何纰漏!

    “所有我在怀疑,我之前的选择,是否错了……”

    李云逸低沉的声音再次传来,巫八精神一震,惊讶望去,只见后者脸色沮丧,低沉失落,似乎陷入了对自己的某种怀疑之中无法自拔。

    这当然是李云逸在故作姿态。

    可巫八哪能想到这些,眼瞳一凝,立刻沉声道:

    “陷阱?”

    “那也无妨。”

    “王爷无需怀疑自己,因为唯有壮大,我巫族才有翻身的机会,不会只是任人宰割的鱼肉。所以,哪怕它是陷阱,又何必在乎?”

    巫八在最短的时间里恢复理智,欲要借助这些话来宽慰李云逸。

    并且,他仿佛做到了。

    “嗯。”

    “也确实是这个道理。”

    李云逸轻轻点头,眼底似乎重新绽放起点点精芒,只是当他的视线再次落定在远处的姚波身上,眼神又是一沉。

    “不过,除此之外,本王还有另外发现。”

    “敢问巫兄在修炼时,是否有种缺失的感觉?”

    “不止是在姚波体内,就是本王修炼的大道中,也隐隐有这种感觉……”

    缺失?

    有么?

    巫八眼底闪过一抹追忆,似乎在怀疑自己之前的修炼过程,道:

    “怎会缺失?”

    “若是缺失,又岂能捕捉到大道本源,凝聚大道核心?”

    李云逸闻言一怔。

    好像……

    挺有道理的。

    但,自己所凝道纹的那点空白,又是什么缘故?

    难不成,大道有缺,这本就是大道的一部分不成?

    李云逸陷入思索。

    提出这个问题,不仅是为了稍微转移巫八的注意力,也是在追寻自己的怀疑,只可惜这次从巫八的口中,他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的答案。

    但。

    起码巫八的注意力已经被自己彻底转移了?

    当李云逸想到这里,余光望向巫八时,却见后者恰恰正看向自己,脸上有苦涩的笑容。

    “不过,重塑真灵这件事,恐怕还是要继续麻烦王爷你了。”

    “您应该也知道,论武道,论战力,洞天境至强者之下,我巫族从来不落后于他人,但这神魂真灵一道……”

    巫族似乎先天缺失对真灵的洞察!

    李云逸闻言眉头一扬,果断应下。

    “没问题。”

    “这一点交给本王。”

    “巫兄只要为本王提供他们所属族群的图腾即可……”

    李云逸再提图腾。因为就在巫八的这番请求中,他没有再提及图腾二字。

    是他真的相信了自己的解释,还是说,他隐隐察觉到了真相,只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不便点出?

    李云逸不知道这两种判断哪一种才是真的,但于心底而言,他当然更愿意是第一种,所以才果断应下。

    “这些时间,本王就会尝试创造类似法阵,看看是否能代替本王,为贵族开辟道路。”

    “那就先多谢王爷了。”

    巫八闻言立刻面露感激之色拱手行礼,脸色微红,似乎心中颇为受用。

    “这是本王该做的。”

    李云逸同样拱手行礼,再次把视线投向远处。铸神台,姚波已经通过了第二层考验,正在攀上第三层的路上。

    从他澎湃的战意和气势上能够看出,对于已经晋升圣境二重天巅峰的他来说,登上铸神台第三层应当完全没有任何压力,唯一牵挂的是——

    第三层的考验,是否能给姚波带来一份武道传承?

    铸神台下齐齐立身观摩的众巫族圣境最为期待的莫过就是这个了。当然,对于李云逸而言,姚波能否从其中得到传承,这和他完全没有任何相干。

    时间紧迫,他最应该去做的,自然就是通过巫族圣渊里的上古妖灵推演和熟悉为其他人重塑真灵的整个过程。

    但他没有这么做。

    因为,巫八还在一旁,姚波还在铸神台上。作为帮助姚波改变“命运”的最大功臣,他理应在旁观礼。

    终于。

    轰!

    铸神台第三层,一声低沉的闷响从姚波的身上猛地爆开,如雷霆轰鸣,在所有人惊喜的注视下,姚波身周烟雾蒸腾,一枚从表面看起来和在第一位面镇海剑狱得到的一模一样的令牌浮起,如凭空凝化,落入姚波的手中。

    通过!

    三关考验!

    姚波可以选择下一位面的遗迹进入了!

    同样,他也是在在场所有人里第一个得到进入下一层位面资格的。

    当然,熊俊风无尘等人都有这个实力,只是为了保存实力,能最快速度的得到这铸神台里蕴藏的各种传承,他们并没有这么做,只是在第一层上下反复“横跳”。

    现在。

    姚波完成了。

    他用自己证明,自家巫族完全也能够冲上第三关!

    “好!”

    “姚兄霸气!”

    铸神台下欢呼声阵阵,大多来自于巫族圣境的人群。远远看到这一幕,李云逸的眼底闪过一抹精芒,当即就要收回目光,再召唤其他巫族圣境上前去闭关了。

    争分夺秒。

    丝毫不能耽误!

    可是,就在他转过身,要向巫八表明心意之时,突然。

    “小子,你飘了啊!”

    轰!

    一道低沉的声音如九天雷声滚滚,直接落入他的心底。听到这熟悉的话音,李云逸心头蓦地一震,惊讶而错愕。

    是南蛮巫神!

    能够在无声无息中把声音传入自己的识海,除了南蛮巫神之外,也没有别人了。

    只是。

    飘了?

    “见过师尊!”

    李云逸拱手向虚空行礼,当重新抬起头,眼底可见狐疑之色闪烁。

    “只是这飘了……敢问师尊,是为何意?”

    南蛮巫神声音一滞,似乎没想到李云逸竟然还会反问,惊讶道:

    “不是你小子做的?”

    “那倒奇怪了。”

    “这些天,血月魔教魔圣可是死亡惨重,第二血月已经大怒,耐心被耗尽,单单是老夫都被追着问了一天了,只怕快要控制不住了。”

    “既然不是你小子做的,那为师再想想办法,看如何能再稳住他几天吧。你小子,可得抓紧了!”

    南蛮巫神话语匆匆,似乎一边说一边就要离去。李云逸下意识就要拱手送别,可就在这时,当他的余光从一旁巫八的身上闪过,突然精神一顿,道:

    “等等!”

    “巫兄,敢问就在我闭关的这些时日,你可曾见过血月魔教的队伍?”

    李云逸第一句话是对南蛮巫神说的,第二句传入巫八耳畔。

    血月魔教队伍?

    从巫八的视角看去,李云逸的这询问确实有些突然了,简直前言不搭后语,但还是立刻如实做出了回应。

    “只是一些小杂鱼而已。”

    “我已经让风无尘他们出手,击毙了他们。”

    巫八顺口回答,本未在意,只是就在这时,他看到李云逸的表情一凝,突然心头一震,想到了李云逸前几天对风无尘等人在遭遇血月魔教时的安排,突然,脸色蓦地大变。

    “糟糕!”

    “我做错了?!”

    “是第二血月察觉了……南蛮巫神大人再和您通话?”

    竟然是巫八下的命令?

    李云逸闻言同样心头一震,有些惊讶,并且他相信,南蛮巫神肯定也听到了巫八此时的回答,因为就在这时,南蛮巫神那边突然陷入了一片寂静,似乎对此相当为难。

    第二血月,忍不住了!

    在他血月魔教队伍接连消失,甚至接连死亡的时候,终于有些沉不住气了!

    这会不会对当前局势再次产生巨大的震荡?

    有可能!

    从南蛮巫神的沉默中,李云逸就能隐隐察觉到一些压力。

    直到。

    “放心做事,这件事……我来处理。”

    南蛮巫神低沉的声音响起,宽慰李云逸,之后就要匆匆离开,解决九色池之外因第二血月而起的动荡。

    可就在这时,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同样陷入短暂思付的李云逸突然眼瞳一亮,似乎被他惊醒,轻轻展颜一笑,道:

    “不必了。”

    “一点小小瑕疵而已,又岂需要师尊费心费力?”

    “这件事,我来解决。”

    李云逸来解决?

    他有办法稳住狂躁不安的第二血月?

    ……

    南楚,宣政殿。

    被黑雾包裹的南蛮巫神分灵站在原地,望着李云逸盘膝而坐的肉身正要惊讶反问之时,突然。

    “啪!”

    足足数天没有任何动静的李云逸,突然睁开了眼眸。

    眼底神光。

    冷酷!

    森然冰寒!

    更有一种,乱刀斩乱麻的决断!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nvzunxs.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