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舞倾天下女帝有点冷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原本以为太子生辰宴会会变成一场撕破脸的惨剧,众人万万没有想到,想象中的事情没有发生。

    反而把靳琛那货招来了。

    来了就来了吧,他们怕是怕,但是,请问骚王殿下,你怎么可以这么骚?

    不过,挽月王朝众人内心给靳琛献上了最“泪流满面感天感地深沉无比”的感谢。

    要不是你这货突然冒出来,他们就要跟无绝楼对着干了。

    不过他们不明白的是,夜朝夕怎么突然脸色沉了下来了。

    前有惊吓,再有死活逃生的感觉,楚帝觉得自己真的不想再看到夜朝夕和靳琛那货了。

    原以为就这样模糊过去了,楚帝刚刚松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等宴会结束大半夜的放个炮庆祝一下,就哭晕在了厕所。

    你们开心了,问过他靳琛了吗?

    靳狗子琛冷笑一声,负手而站高深莫测。

    “楚秉全,我不开心了。”

    楚帝猛地一炸,条件反射地抱住了自己,目光极其警惕地盯着靳琛。

    楚帝下意识的接了一句:“你不开心关我屁事?!”

    靳琛微笑:“我不开心就想拆了你家。”

    这下不仅仅是楚帝炸了,户部尚书也炸了。

    他几乎是在靳琛说完后就从椅子上一蹦而起,脸上狰狞,巍颤颤地抖着手咆哮:“靳狗你敢?!”

    拆了陛下的家就等于是要拆了皇宫,拆了皇宫就要重建,重建就要花钱,花钱国库就要空虚,国库空虚他们就没有工资!

    户部尚书气急了,忘了他骂的靳狗那是真的狗,忘了那是靳琛。

    一句靳狗出来,场面瞬间就寂静了。

    挽月王朝的众人仿佛被雷劈了一般,难以置信。

    户部尚书这么刚的吗?

    楚帝也惊呆了,他想,如果户部尚书还活着,他会给户部尚书涨工资。

    安然简直佩服,她都不敢骂这骚王是狗。

    夜朝夕也被这不要命的发言惊到了,面无表情地啪了三下掌。

    这三声掌声在这寂静的氛围中尤其出众,像是打破了什么禁忌似的,场面一度鲜活起来。

    户部尚书吼完之后,猛地反应过来,想要刚刚自己干的逼事,他:“……”

    他被自己蠢哭了。

    户部尚书努力补救:“我被鬼附身了你信不信?”

    靳琛继续微笑。

    夜朝夕这时给了户部尚书一刀:“姒已会来找你的。”

    户部尚书:“……”好狠一女的。

    夜朝夕不仅狠,还更狠。

    她想了想,继续道:“黑白无常最近在挽月王朝。”

    意思是他们要是知道了,会第一时间来找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做鬼附身。

    这下不仅户部尚书默了,楚帝他们也默了。

    卧槽,他们怎么不知道夜朝夕也这么狗?

    听着夜朝夕极认真地给姒已他们洗清,靳琛嘴角勾了勾,心里却是在想怎么突然那么好心了。

    靳琛微笑面对户部尚书,那笑容很是瘆人。

    户部尚书苦哇哇地摸着小心脏,觉得这个世界对他充满了恶意。

    这是什么人间疾苦?

    靳琛笑吟吟地:“楚秉全,你家要没了哦~”

    楚帝:“……”敲你妈。。

    靳琛面不改色,深藏功与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