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舞倾天下女帝有点冷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再然后,主仆三个将地上的某狐无视了个彻底,大门紧闭。

    感觉到自己被遗弃了的某狐狸:“……”

    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本狐还在地上啊!

    来妖,救本尊!

    等等,我不是装的?

    别来妖了,你们不配了/冷漠。

    翻脸无情。

    睁开双眸,靳琛从地上缓缓坐起,可怜巴巴地盯着大门看了几秒,然后站了起来,取出一个铜镜,轻轻拂了一下。

    铜镜顿时闪过一些画面,最后定格在了一个满是粉色的桃花林的镜面上。

    铜镜中传来一道轻笑,很轻,不认真听根本听不到。

    随后传来了一个女子不留情面的嘲笑。

    “哟,出去一趟难得第一次主动找我,居然还是这个被人阴了一把的倒霉样哈哈哈哈哈哈。”

    靳琛闻言看了眼自己,他:“……”忘了换身衣服了。

    “再见。”你失去了我。

    靳琛说完,凄凄惨惨的把铜镜收回。

    他就不应该自己找骂。

    那头女子一脸欣慰,果然是那小子,刚刚突然找她,吓得她以为他是不是脑子不好使了,现在看来只是想被怼。

    靳琛换了件衣服又站在大门外,忽地听到了他侍卫的声音。

    “殿下殿下!”霓晔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站在靳琛面前直喘气。

    终于找到自家殿下了,他太难了,殿下为了甩开他,好去跟无绝楼的少主夜朝夕拼脸,居然直接把他扔去了某个不知名的地方!他飞了好久才飞回来!

    狐狸挑眉:“回来了?这次挺快。”

    霓晔:“……”

    “殿下你没搞事吧……呸,殿下你比出胜算了吗?”霓晔选择转移话题。

    靳琛颔首,却不回答:“让锦遇滚过来见我。”

    “啊?”霓晔懵逼,“祭司大人怎么了吗?”

    某货狐狸眼危险地半眯了起来:“我想喝鱼汤。”

    “……”

    霓晔觉得自己能让祭司大人多活几日,于是道:“祭司大人监督战桤挖矿去了。”

    靳琛:“那好,让他们一起挖。”

    霓晔内心默默为锦遇点了一根腊:祭司大人好好保重。

    他好奇为什么战桤和祭司都要去挖矿,到底怎么得罪了殿下?不过求生欲告诉他:别问,问就是一起挖矿。

    在遥远的某个地方,正躺在太师椅上悠哉扇着风享受幸福鱼生的某条鲤鱼狠狠打了个颤。

    后来,妖族众所周知的祭司大人一脸懵逼地去挖了五个月的矿,从一条胖嘟嘟的鲤鱼成了腌巴巴鲤鱼干。

    锦遇:???

    我经历了什么?

    我干了什么?

    为何要如此待我?

    我只是想当一条白白胖胖没有理想过着恣意生活的鲤鱼!

    三日后。

    挽月王朝皇城内,东宫张灯结彩,红绸高悬,轻蔓绵延的曲子连绵不断,一道道人影进进出出,喜气洋洋。

    不知道的还以为弱鸡太子这个万年单身狗娶了那家的千金,祸害了哪个女子。

    毕竟,他们挽月王朝的太子楚慕有多弱鸡人人皆知。

    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就算了,你TM也一哭二闹三上吊?

    你丢不丢人丢不丢人?

    我们挽月王朝的子民都觉得丢人!

    ————————

    小剧场

    那头女子一脸欣慰,果然是那小子,刚刚突然找她,吓得她以为他是不是脑子不好使了,现在看来只是想被怼。

    靳琛:???

    我咋不知道?

    你别瞎说!

    你才脑子不好使!

    咳咳。

    昨天晚上开黑去了……就……忘了更新……

    抱歉抱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