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舞倾天下女帝有点冷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待马车徐徐离去之后众朝臣才反应过来,惊作一团乱如麻地跑去把趴在地上的楚慕扶起来。

    楚慕顶着一脸泥土,扶着腰骂骂咧咧:“他娘的,无绝楼的女人都不是正常的女人,力气居然比我还大!”

    说着,楚慕适时配上了一个难以置信的表情。

    太子的幕僚们听到这话,脸上顿时什么表情都没有了,内心接了句:你连宫里那些女的都打不过,还想跟无绝楼的女人比?!开玩笑呢!

    众幕僚默默对视,都读懂了同伴眼中的意思:现在跑去投靠三皇子还来得及吗?

    弱鸡太子还在骂:“这么彪悍它香吗?柔柔弱弱它不香吗?不好吗?不爽……”吗。

    声音突然就没了,幕僚们一脸懵逼,只见他们太子乖乖合上了嘴,适当地往幕僚堆里一扎堆,只露出一个脑袋惊恐地看着突然复返的一个黑衣婢女。

    这个婢女不是别人,恰恰是把他扔出去的安然。

    楚慕:果然不该背后碎碎骂,这个世态好苍凉。

    不等安然说话,楚慕先怂了:“那不是我!”

    安然抱胸,冷呵一声。

    傻子都不相信。

    楚慕更怂了,却硬着头皮理不直气也壮:“我可是太子!”所以你不能打我。

    后面那句话楚慕很要面子的没有说出来。

    无视掉弱鸡太子,安然问:“我主子住哪?”

    弱鸡太子又跳了出来:“在西街56号,太子府对面。”

    “哦。”甩了一个冷脸给楚慕等人后,安然转身就走。

    楚慕深受打击,难以置信地看着一众幕僚:“为什么孤觉得自己连夜朝夕身边的婢女都不如?”

    众幕僚冷漠脸,就是不说话。

    你心里没点逼数?自信点,把觉得去掉。

    “殿下殿下,夜朝夕来了!”侍卫打扮的小少年冲进一间屋子里,朝着懒洋洋半躺在床上的某狐狸喊道。

    闻言,靳琛一把坐起,一双狐狸眼饶有兴趣地半眯了起来。

    “噢?在哪了?”

    敌人,给本狐等着,我才是最好看的!

    霓晔看着自家殿下从一只死咸狐一秒活了过来的全过程,心里不知该作何感想。

    除了妖族那几个位高权重的大臣外,就只有他们妖王亲卫知道他们妖王是个什么亚子的狐狸了。

    谁知道他们英明神武,俊逸非凡,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妖王殿下现在居然为了证明自己才是那个靠着脸成名的,而跑了好几天去找一个女人比谁更好看!

    你相信吗?他信了。

    除了他家殿下,谁还干的出这种事儿?

    如果不是殿下非凡绝世的高大形象深入妖心,他都会以为殿下是个蛇精病!啊不,狐精病!

    整理好情绪,霓晔默默地道:“西街太子府对面。”

    话音刚刚落下,四周的空间忽地扭曲,再然后,霓晔看不到自家殿下去哪了。

    “主子呢?”安然从外面逛了一圈回来,手里拿着一堆小玩意。

    苏瑶和几个婢女在打花牌,闻言头也不抬:“听说东边大间山有片桃林,主子去那练舞了吧。”

    安然默默地把手中的小玩意收好,扔了句“我去找主子”,然后就撒丫子向着门外奔去。

    暗处,刚来到这里的狐狸听到这话,默了。

    身形一闪,又消失了,刚刚站定的地方的四周空间只留下一层微小薄弱的涟漪,无人发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