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国色院  穿越之宠七日常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入夜,毓秀院内,陶氏躺在黄花梨架子床上,一头青丝披散,此刻,她伸手轻轻捶着腰,愈发感慨自己老了,只要天下了雨,这腰就酸痛不止,想着,她抚了下自己不施粉黛的脸,这心里想起的却是白日里女儿说的那番话。
    自家女儿小时候的一幕幕尚历历在目,也自然记得徐王世子与女儿不仅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容貌上也是一等一的登对,瞧着便是对“金童玉女”。而这徐王世子归来后,她虽是未曾得见的,可倒也派人偷偷去打听过,这容貌自是不用说,也知晓了他目下身边连个侍妾也没,且无恶习,这为人处事也低调。便是这样一个人,放眼望去,整个京都城恐也找不出第二个。老实说,若不是她存了私心,还甚至觉得自家女儿配不上呢。
    可那丫头倒好,却说只拿他当做是个哥哥?
    陶氏不禁蹙了眉。
    待苏绍华沐浴出来,见到陶氏黛眉紧锁,手不停地敲在腰间,完全是一副酸痛难忍的样子,顿时生出了些心疼。
    陶氏这腰酸也算老毛病了,每逢遇见下雨,甭管白日还是晚上,这腰就会酸的厉害,而任是用了什么法子来治,甚至荀九诊断后给她针灸了半个月都没能缓轻些,只要下了雨,该酸的还是照样酸。
    偏生这段日子,因着西夏的和谈使者即将来京,这宫中上下忙着筹备接待,他也甚是繁忙,这每每回府,早已疲惫不堪,自然也忽视了娇妻。
    苏绍华心生愧疚,他大步上前,坐***伸手搂上陶氏的腰,轻柔捏了捏,心疼道:“锦儿,瞧你这般模样,还是去请荀神医再给你瞧瞧吧?”
    陶氏半倚在苏绍华怀中,闻了闻他身上的清爽味道,听他提到荀九,这心里倒是分外想与他说说话。不过有些事她倒还不想说,比如荀九与苏珗源二人之事。这二人之事目下还未张扬出来,在府内,恐也只有陶氏与苏寻几人知晓。而这自然是陶氏命人先把此事压下来的,毕竟这是件伤风败俗的丑事,又还未有善后的办法,只能先当没事发生一般了。
    这件事不想说,可有件事却是不能不说,那便是“皇帝病重之事”了。
    是了,之前听了荀九之言,她便觉得是真有其事的,可再仔细想想,这圣体有恙,即使瞒着,也不至于皇宫内任何一人都瞧不出些端倪来。wWw.
    陶氏想了想,便启唇道:“妾身被你揉着便没那么酸了,哪里用得着去请荀神医。不过妾身有一事堵在心里倒是真难受。”顿了下,她抬头直视苏绍华的眼眸,也不拐弯抹角,道:“便是听说当今圣上染疾,不知可有其事?”陶氏与苏绍华成亲也有二十几载,两人之间有什么话往往都是开门见山,不会含糊其辞,不过这说得到底是皇上,陶氏没敢直问是否病重,这声音也压低了些。
    苏绍华听见陶氏提起这话,倒是没吃惊,反而这心里生出了一些酸酸的感觉。这也难怪,任是哪一个男人听到心爱的女人关心另一个男人,都会有些吃味,更何况他其实是知晓那个男人一直对陶氏念念不忘的。
    可饶是心里酸的厉害,对着妻子的问话,苏绍华自然不敢不答,他有些郁郁道:“圣上近来政事繁忙,经常待在乾清宫几日不出来,倒不曾听说病了。不过这段日子,有好些折子却是由着太子代批了。”边说着,这搂着陶氏的手也更紧了些。
    陶氏哪里不晓得苏绍华有些吃味了,她伸手戳了戳他的肚子,笑道:“都这么大年纪了,怎得这里面的醋倒是不曾见少,可酸死我了。”说着垂了头,又喃喃了一句,“那太子今年也十八了,是该纳妃了。”
    苏绍华不是笨的,之前听她突然提及皇上就觉得有些奇怪,这会子,又关心起太子的事,且是婚事,也不难猜出她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了,他轻抚了下陶氏,摇头道:“锦儿,你真是多虑了,我们沅沅才多大。”在大曌王朝,历来选妃,这备选女子须得是行过及笄礼的。而如无意外,今年皇帝就会为太子选定太子妃了。
    陶氏听了没有言语,只暗道:凡事都有破例的时候,想当初,她就差点成为那个破例。那如今,谁又能保证不会发生呢?
    毕竟皇上病重之事极有可能是真的……
    而到底是念着苏绍华累了一天了,陶氏不再多言,与他拥着而眠,可闭上眼,这脑子里却浮现了自家女儿与徐王世子相处的一幕幕场景,不由心道:莫非做娘的还看不透女儿,那眼神瞅着可不是在瞧哥哥……
    ……
    落了场雨,天气日渐炎热。
    今儿个便是大晴天,只是这日头尚早,倒还没热得厉害。瞧那碧空万里,骄阳润红,又时有和风习习,倒正适合出行,而今日也恰好是与项雪萱约着去国色院赏牡丹的日子。
    苏寻用手撩开面前的灰色薄纱,抬眸眺了眼蓝澄澄的天色,深吸口气,便觉得神清气爽,似想起了什么,又转头瞧了眼那不远处,低头慢悠悠走着的陆宝珠。
    陆宝珠近几日是在荣国公府,与她同住的的。依着记忆里的前世,苏寻实在是不放心陆宝珠一人独处,便说想与她多玩耍几日,硬是留了下来。这几日,两人形影不离,寸步不离的,甚至连黎先生来讲学苏寻也带着她。至于二哥的事,甚至包括他的种种,苏寻自然也命人不许在跟前提起的。而她住的玉芙院本就是个清静之地,也没有会嚼舌根的人。
    目下,陆宝珠虽瞧起来有些颓废,可整个人的精神气却好了很多。
    不过说也奇怪,这些天,府里压根没人提荀九与二哥之事,仿若从没发生一般。
    苏寻思忖了下,见到陆宝珠快走到跟前了,她脸上微微笑着,回了身,牵了陆宝珠的手,柔声道:“宝珠,听说国色院不仅牡丹开得好,里面供应的糕点也很别致,待到了那,咱们边吃着糕点赏花,你说多好。”边说着,朝一旁的莲雾招招手,将那给陆宝珠备着的帷帽取了过来,给她带上。
    原本陆宝珠伤心着,苏寻是不想去赴约的,可再想想,这一同出去散散心,正是良辰美景,赏心乐事,那人的心情岂不是也会好得快些。
    陆宝珠听了,只轻轻应了声,任着苏寻给她戴好帷帽。
    随后两人一道牵着手,到了门口,却见到着了一身暗红牡丹花纹锦服的陶氏正立在那。
    陶氏今儿也是要出门去的,不过她是去荟芳阁置备些胭脂水粉的。这会子,她候在这,便是想着临出门前再好好嘱咐几声。
    几人见是陶氏,纷纷唤了声。
    陶氏应了声,瞧了眼陆宝珠,微微笑着道:“宝珠,这几日在府里可住得习惯?若有什么要的可要说出来。”
    陆宝珠自然点点头。
    又寒暄了几句,陶氏的眼眸子又落在自家女儿身上,伸出手帮她理了理衣衫,道:“沅沅,记得早点回来,可不许贪玩。”
    苏寻晓得娘亲是关心她,也有几分猜出二哥那事被遮得密不透风,准是与娘亲脱不了关系的。听见娘亲的嘱咐,自然乖乖应了声:“知道了。”
    陶氏也不忘对一旁的两丫鬟吩咐:“出了门不比家里,你们可得跟紧了姑娘。”
    说完,又同苏寻唠叨了几句,这才让两人出门。
    门外早已停着两辆朱缨华盖的马车。
    荟芳阁自是与国色院不同路,待上了马车,行了一会,两个马车便分了道。
    陶氏吩咐车夫驶得慢些,撩了车帘,瞧了眼渐行渐远的马车,才放下手,可突得,她又撩起了帘子,瞧着那辆正驶过去的朴素马车,只觉得莫名的熟悉。
    ……
    半个时辰后,苏寻与陆宝珠便到了国色院。
    这时天色尚早,可国色院门口早已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也难怪,时值牡丹花季,这儿却是种植了好些的名贵牡丹,都道是“唯有牡丹真国色”,待百种牡丹怒放争艳,景色美不胜收,有好多平民百姓兴许一辈子都不能得见,又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
    待马车停稳,苏寻与陆宝珠下了马车,便有人迎了过来。
    ——是项雪萱身边的丫鬟墨画。
    国色院虽是以赏花为主,里面倒也建了楼阁台榭,分上、中、下三等,供赏花之人休憩,自然,这是要另收银子的。
    目下,项雪萱便是包了间风景极好的二楼雅间,早已候在那了。
    苏寻牵着陆宝珠的手,跟着墨画往里走。
    可还没走出几步,苏寻便突然觉得袖子一紧,她疑惑低头看去,就瞧见一只已瞧不出原本颜色,满是黑色污泥的手正紧紧拉住了自个的袖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