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自掘坟墓  最强皇后系统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真的?叶菁菁当真在画符咒,你没听错?”

    被禁足的苏媚儿难掩激动地连声问道。

    一个小太监跪在她面前,语气十分笃定,“是,奴才亲耳听到,叶贵妃叫了宛白和思菱两个人,三人在书房里鬼鬼祟祟的。”

    “奴才只听见了这一句,她们就立刻将门窗全都关了个严实。”

    苏媚儿狂喜,“哈哈哈哈哈,岂不就是做贼心虚?”

    “叶菁菁,本宫还正愁找不到你的把柄,没想到你今日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一旁的宫女也是一喜,“那叶贵妃害的我们娘娘被皇上禁足,娘娘还是应该尽早将此事告诉皇上,好让皇上知道,娘娘您才是一心为皇上,心里时时刻刻地惦念着皇上!”

    苏媚儿冷冷地瞪了她一眼,“你是在教本宫做事?”

    “奴婢不敢!”

    小宫女慌张跪了下来,急忙认错。

    苏媚儿却是摆了摆手,“罢了,本宫今日心情好,不与你一般计较。”

    “不过,此事在我们抓住她的把柄之前,还不宜轻举妄动。”

    她掏出了一枚金锭子来,在地上的小太监眼前晃了晃,那小太监立刻双眼放出了光来。

    “这件事你做的不错,本宫自然重重有赏。”

    “多谢娘娘,多谢娘娘!”

    苏媚儿却话锋一转,“不过,这还要等你去将叶菁菁那个小贱人画的符咒找出来,好让本宫能在皇上面前将她死死地踩在脚下,毫无翻身之力,本宫自然会给你更大的赏赐。”

    “至于这个。”

    苏媚儿晃了晃手上的金锭子,“本宫暂时为你保管。”

    “……”

    小太监虽然有些迟疑,却还是点了点头,然后趁着夜色偷偷溜回了佳宁宫。

    小宫女看着他跑远,有些担心地问苏媚儿,“娘娘,这么做会不会让他心生反骨,出卖了娘娘?”

    “反骨?”

    苏媚儿狠冷冷地笑了笑,“他知道,在这宫中,只有本宫才是他唯一的主子,本宫让他生他便生,本宫让他死他便死。”

    “若是他想背叛本宫,只会死无葬身之地。”

    小宫女还是有些担心,“可叶贵妃,叶贵妃毕竟是叶丞相的女儿,有丞相府做靠山,她在宫中的地位也不容小觑啊娘娘。”

    苏媚儿慵懒地靠在了身后的软垫上,嗤笑了一声,“叶则微么?”

    “只怕叶则微这个丞相自己还不自知,皇上可是早就巴不得叶菁菁这个蠢货在后宫犯下点什么错,好让他能将丞相府都一举消灭。”

    苏媚儿似乎心情极佳的样子,连日以来的郁结都一扫而空,“等着瞧吧,这一次,叶菁菁就是在自掘坟墓。”

    ……

    “阿嚏!阿嚏!”

    叶菁菁一个喷嚏把自己给惊醒,浑身上下一阵恶寒。

    这是怎么了?好像昨天晚上一直在打喷嚏,而且脊梁骨似乎有嗖嗖的冷风在吹。

    难不成是有人在算计她?

    “娘娘,您醒了?”

    宛白试探着敲开了门,看到叶菁菁裹紧了被子的样子,急忙走到近前。

    “娘娘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奴婢听见您似乎整夜都没睡好。”

    叶菁菁又朝着被子里缩了缩,“皇上昨夜没来么?”

    宛白点点头,“奴婢遣人去看过,御书房的烛火一直到寅时三刻才熄灭。”

    寅时?

    那不是说帝乾陵整整一夜没睡?

    看来朝中是出了什么大事,他一夜没睡,今日一早又要去上朝,这样下去,身子怎么吃得消?

    “宛白,跟我去趟厨房,我去熬一锅粥,你给皇上送去。”

    “是。”

    叶菁菁熬了一大锅的香菇鸡肉粥,放在食盒里,让宛白拿去送到帝乾陵的面前。

    他会吃的吧?这可是她的一点心意啊。

    咕嘟咕嘟地喝了三大碗粥之后,叶菁菁终于原地复活,急忙打发从御书房回来的宛白,去将御膳房那个会在鸡蛋上雕花的小太监找了来,还有宫中的画师。

    还包括内务府的管事,三人听了叶菁菁天花乱坠地说了整整一个多时辰,就各自领命去做事了。

    叶菁菁说的口干舌燥,靠在贵妃榻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太累了,让这些古代人跟上她的思路太累了,怕不是这副扑克牌做出来之后,根本没有人能陪她斗 地 主吧?

    那她真是要哭了。

    “……”

    趁着扑克牌还没做出来之前,叶菁菁为了自己今后的日子不再孤独寂寞,急忙给宛白和思菱进行了急训!

    先让她们理解理解游戏规则,这样扑克牌拿回来的时候也好立刻就能上手!

    整整三日,内务府那边才终于有了消息。

    整整三日,帝乾陵没有踏进过佳宁宫半步。

    叶菁菁不知道,她每日吩咐宛白送去御书房的点心和小菜,无一例外地被帝乾陵吩咐宫人去倒掉。

    他不再相信那个曾让他隐隐心动过的女人了。

    第四日。

    “娘娘,内务府的人将娘娘要的东西送来了!”

    思菱一路小跑着通知叶菁菁,她们主仆三人这几日可是一直望眼欲穿啊!这下终于做好了!

    叶菁菁这三日因为帝乾陵有意无意的冷落,整日都恹恹的,如今听见思菱的声音,总算是精神了几分。

    内务府的人将五十四张竹牌都放在了一个锦盒里,花色按照叶菁菁吩咐画师画出来的花色一点不差地雕刻在竹牌上。

    这竹牌也打磨的十分仔细,光滑的很,握在手中根本没有半点不适。

    “公公有心了,这竹牌,比我想象中还要精致。”

    内务府的公公低低道谢,“娘娘谬赞了,能为娘娘效劳,是内务府的无上荣幸。”

    谁不知道眼前这位可是最有希望坐上后位的?她吩咐的事情,自然是要尽力办妥的。

    叶菁菁笑了笑,不再多言。

    可是,佳宁宫外,却是有个声音突兀地插了进来。

    “姐姐今日好兴致,可是弄了什么好东西?不知道,妹妹能不能有这个眼福,看上一看?”

    “……”

    叶菁菁凝眉,“苏媚儿,你不是还在禁足,怎么……”

    她佳宁宫的大门外,一身锦绣宫装的苏媚儿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她的身边,是叶菁菁数日未见的帝乾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