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找点乐子  最强皇后系统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用过了晚膳,帝乾陵就又回去他的御书房了。

    今夜他要处理那些贪墨了赈灾银两的官员,有很多事要忙。

    叶菁菁在他出门前像个小媳妇一样小心翼翼地问道,“那皇上今夜还会来么?”

    帝乾陵看了他一眼,清晰地看见了叶菁菁眼中的期待。

    可是——

    “朕今夜有要事要忙,叶贵妃若是累了便早点歇息,朕明日再来看你。”

    说完,帝乾陵就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佳宁宫的大门。

    他怕若是自己再多看一眼,会忍不住要留下来。

    他也不知道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但是现在叶菁菁的身上,似乎有一种在不断吸引着他的魔力,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

    可每每此时,他又会想起叶菁菁那个身为丞相的爹。

    叶丞相,他对自己的成见可是大的很呢。

    那么,叶菁菁在他与叶丞相的这场无声的博弈之中,到底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帝乾陵闭上了眼睛。

    罢了罢了,这些事不想也罢。

    ……

    叶菁菁一直站在门口看着帝乾陵的身影渐行渐远,一直消失在她的视线之中。

    这才终于依依不舍地转过身走进了房间里。

    倚在贵妃榻上,叶菁菁的手里捧着一本古籍,本想再好好了解一下这个朝代,可这本书上的字,她现在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宛白细心地拿过一张毯子,盖在了叶菁菁的腿上。

    “入夜了,娘娘当心着凉。”

    叶菁菁看了看在一旁忙进忙出的宛白,又看了一眼正倚在门边偷偷打哈欠的思菱,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有些奇特的想法。

    “宛白,去取我让你准备好的笔墨纸砚来!”

    “……”

    宛白还以为自家娘娘是心血来潮,想要遵从皇上的吩咐,练练书法。

    可没想到的是,自家娘娘竟然又去厨房的炭火里找出了一块能写字的木炭,在宣纸上勾勾画画了起来。

    宛白和思菱在一旁伺候着,可这宣纸上的东西她们却是连一边一角都没看出来到底画的是什么。

    “娘娘,您到底是在画什么啊?宫里可不许妃嫔私下里画符纸的,若是被发现的话,是要被杀头的!”

    思菱虽然看不懂,可自家娘娘画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可不就是鬼画符么?

    “思菱,不许胡说!”

    宛白厉声呵斥了一声,思菱立刻面色一白,伸手捂住了嘴巴。

    她这个榆木脑袋!

    宛白分明告诉过她,有人在监视佳宁宫的!

    看着她们两个这幅紧张的样子,叶菁菁却只是笑了笑,柔声安慰道,“不用担心,你家娘娘可没做什么能让人抓住把柄的事情。”

    “我画在这上面的东西,叫扑克。”

    “扑克?

    思菱和宛白全都是一副懵懂的样子。

    娘娘说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她们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叶菁菁摆了摆手,“没事没事,不知道也不要紧,我看这长夜漫漫,自然要找点乐子来打发时间了。”

    “宛白,你明日去给我找个画师和一个懂雕刻的来,我有事要让他们做。”

    “是。”

    “还有,让内务府着人给我做54张大小相等,厚度相当的竹板来,要薄,非常非常薄,明白么?”

    宛白点点头,柔声道,“娘娘,奴婢倒是认识一个在御膳房打杂的小太监,手艺精巧,能在蛋壳上雕花。”

    叶菁菁眼前一亮,“对对对,就是他了!”

    “你明日去将人给我找来,帮我办好这件事,我重重有赏!”

    她本来还担心竹板要打薄的话,想要在上面雕出扑克牌的花色来必然十分艰难,可现在似乎不用担心了!

    叶菁菁满意地看着桌子上自己画了整整一张纸的扑克牌的花色,满意地点了点头。

    对嘛,还是要有点娱乐活动,否则这整日里,怕不是闲的就只剩下勾心斗角了。

    ……

    御书房里,帝乾陵一双好看的剑眉深深地皱了起来。

    “你说什么?叶贵妃在房中画符咒?”

    地上跪着的黑衣人低着头,忙道,“奴才不敢撒谎,奴才在屋顶上的确是听见房间里的主仆三人在谈论符咒之事。”

    “她们可有说要干什么?”

    “奴才无能!房间里的叶贵妃和宫女似乎有所防备,关上了窗子,奴才就只能断断续续地听到一点模糊的内容,不敢断定。”

    “但是,奴才曾从屋顶上瓦砾的缝隙里偷偷看到了一眼,叶贵妃的确在纸上画了什么,是奴才从未见过的图案。”

    “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是,奴才告退。”

    “……”

    帝乾陵面沉似水。

    叶菁菁想要画符咒?到底是为什么?他竟然不知道,他的叶贵妃还有这样的本事。

    果然,先前他对她还是太过掉以轻心了。

    “顾进忠。”帝乾陵沉声唤道。

    “奴才在。”

    “你觉得,叶贵妃这道符咒,是给何人画的?”

    “……”

    顾进忠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他自然也听到了方才那个奴才的话,心中除了疑问之外,便是心惊。

    世人皆知当今皇上最忌讳的就是装神弄鬼的那一套,别说是符咒,整个宫内宫外,便是连个道士都很难见到。

    见顾进忠不说话,帝乾陵微眯着眼睛,冷笑道,“前朝,先帝末年正是因为沉迷所谓国师所言,一心寻求长生不老之法,才让前朝日益衰微,变成了今日这个局面。”

    所以,他登上皇位的第一件事,就是下令处死了那个妖言惑众的道士!

    人是肉体凡胎,就算是一朝天子也好,也不过是被推上了高位的凡人而已,如何能长生不老?得道成仙?

    “呵,若是凡人真的能坐化成仙,那为何国师那种人修炼了一辈子,也没能飞升仙道?”

    帝乾陵的脸色渐渐变得恐怖起来,整个御书房寂静无声,顾进忠甚至连大气也不敢出。

    他始终觉得,帝乾陵是先帝一众皇子中最具帝王之相的,世人总会被他那张俊郎如谪仙般的面容所惑,却不知,这位年轻的新帝手段有多恐怖。

    “派人留意丞相府的动向,一旦叶则微有任何不寻常的举动,立刻给朕绑了叶菁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