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哎哟,羞羞!  最强皇后系统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太医看了看叶菁菁脸上的伤势,开了张消肿化淤的方子,又留下了一瓶药,之后就走了。

    叶菁菁的脸实在疼的厉害,连话都说不出来,只一味地掉眼泪。

    她低着头,委屈巴巴地拿着太医留下的药膏,连鞋子也不穿,就朝着铜镜前走过去。

    苦命的她,还要给自己上药。

    “还真是成日都不让人省心。”

    帝乾陵嘴上骂着,一双大手却是握住了叶菁菁的肩膀,将她按在了床上,甚至还贴心地拿过了一个软垫垫在了她的腰后。

    然后,从她的手上拿过了药膏,坐在了床边。

    叶菁菁眨巴着眼睛,仿佛根本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现在是怎么回事?这个狗皇帝突然转了性,要亲手给她上药?

    果然,帝乾陵打开了瓷瓶的瓶塞,将里面乳白色的膏体抹在了指腹上,还未等他开口,叶菁菁便乖觉地凑过了脸去。

    帝乾陵哑然失笑,“你倒是不客气。”

    若是寻常宫妃,有这样的待遇,必然还要矜持地“皇上乃是九五至尊,身娇肉贵,哪能做这样的事情?”

    可叶菁菁却是一脸的坦然,仿佛这就该是他做的事情一样。

    “……”

    闻言,叶菁菁眨巴了几下眼睛,杏眸中又是一片水雾弥漫。

    帝乾陵蓦然心中一酸,神色冷峻地伸手在叶菁菁被打伤的左脸上小心翼翼地抹上药膏。

    一副生怕弄疼了叶菁菁的样子,仿佛像是在对待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珍宝,动作温柔的不像话。

    房间里鸦雀无声,只有一股无形的暧昧气息在空气中激荡着。

    帝乾陵微微皱着一双俊朗的剑眉,抹的十分仔细。

    叶菁菁侧着脸,用眼角的余光看着他脸上认真的神色,心里美滋滋的。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狗皇帝平日里一副不近人情的样子已然帅的掉渣了,可现在这幅样子简直是帅炸了!

    叶菁菁不自觉地勾起了嘴角……

    “嘶——”

    她忘了自己的脸刚刚被苏媚儿狠狠打了一巴掌,想笑的瞬间脸上的肌肉才稍稍牵动了一点,立刻痛的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原本正在专心致志地给她上药的帝乾陵被吓了一跳,手都狠狠抖了一下,忙问,“是朕弄疼你了?”

    叶菁菁眼珠一转,也不说是,也不说不是,只是一味地流眼泪。

    这才穿越到这里几天?她怕是把上辈子的眼泪都要流完了!

    帝乾陵看着叶菁菁这实在肿的厉害的脸,也不免有些心疼。

    声音也跟着软了下来,“朕知道你受苦了,太医说过,这药膏三日便会见效,你好生将养着。”

    叶菁菁委屈巴巴地点了点头。

    好不容易等药膏抹完,帝乾陵让叶菁菁躺了下来,然后亲自给她掖了掖被角,样子看上去生疏且笨拙。

    可叶菁菁却十分受用。

    帝乾陵柔声道,“你先歇着,朕还有些朝事要处理。”

    他转身,这才发现自己的衣襟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被叶菁菁攥在了手里。

    叶菁菁眼巴巴地看着他,唇角稍稍下弯,正眼巴巴地看着他。

    这幅样子,根本就是在问帝乾陵,“皇上还会回来么?”

    脑子里仿佛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等到走出了佳宁宫的门口,帝乾陵才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方才说了什么。

    他竟然说,“等朕办完了事,晚点就来陪你。”

    “……”

    他这是怎么了?

    叶菁菁平日里仗着自己是丞相的女儿在后宫里嚣张跋扈,自己分明是最不喜她的,却碍于丞相的面子不得不与她虚与委蛇,可现在……

    帝乾陵停住了脚步,突然转头看向顾进忠,“你可曾觉得朕与平日里看起来有什么不同?”

    顾进忠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问的一头雾水,“奴才愚钝,不知皇上所指何事?”

    被这么一反问,帝乾陵反而觉得有些难为情,想问的问题也问不出口了。

    他转过头,有些懊恼地走在前面。

    难道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叶菁菁自从上次被他一脚踢落水中九死一生之后,竟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尽管样子看上去还与以前一模一样,可眉宇间的神色,为人,处事,甚至是脸上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与之前判若两人。

    难道是病中让她转了性?还是,根本有人在背后指点她?

    一想到叶菁菁的父亲在朝中的势力帝乾陵的一双看似平静无波的眼睛悄无声息地掀起了一片惊涛骇浪。

    他承认,现在的叶菁菁的确有些吸引他,可事关江山社稷,他不会掉以轻心。

    “着人给朕时刻留心着佳宁宫的一举一动,叶菁菁每日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朕都要一清二楚。”

    “是,奴才这就着人去办。”

    ……

    入夜。

    叶菁菁顶着一张肿的老高的脸就坐在宫门前的台阶上,简直是翘首以待着狗皇帝的到来。

    因为,她的第六感告诉她,狗皇帝对她的态度已经有所松动了。

    她的支线任务,有戏了!

    “娘娘。”

    宛白取了一件披风贴心地给叶菁菁披在了身上,“更深露重,娘娘还是回去宫里等吧。”

    叶菁菁却是将头摇成了一个拨浪鼓。

    她哪里都不去,就是要在这里等着!

    帝乾陵答应她会来看望她,一言九鼎,他一定会来的!

    她要让他第一眼就看到她在等他!

    男人嘛,总是有那么点子虚荣心的,看到有女人如此一心一意地为他,一定会高兴的。

    一高兴,就容易兴奋。

    一兴奋,就容易冲动。

    一冲动,就容易……

    哎哟,羞羞!

    宛白看着叶菁菁这幅扭捏的样子,自然也能猜到几分自家贵妃娘娘的脑子里在脑补什么样的画面。

    她看着叶菁菁的背影,虽未名言,可心里也有一种叶菁菁已经脱胎换骨,变成另一个人的感觉。

    毕竟先前的叶菁菁虽然也是一心想要得到皇上的心,可她除了靠胡作非为换得皇上的一点注意之外,再没有其他办法。

    爱的用力,却也笨拙,惹人生厌。

    是以才会处处被苏媚儿生生压了一头。

    可如今……

    宛白看着甬道尽头出现的身影,无声地笑了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