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娘娘她害了失心疯!  最强皇后系统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叶菁菁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地在自己的卧房里躲了整整一日。

    她算是想清楚了,她想要完成这个什么最强皇后系统给她出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任务,就必须先除掉她最大的竞争对手,苏贵妃!

    俗话说得好,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

    否则,有苏媚儿这个女人在,她要何年何月才睡的到帝乾陵啊!

    叶菁菁配合着宛白的计划,整整一天都躲在卧房里,一会哭一会笑一会哀嚎的,早就已经又累又饿,震耳欲聋的肠鸣音简直是绕梁三日!

    好在,宛白这个丫鬟是个通透的,虽然不能让人知道叶菁菁是在演戏,气到不能进食,所以偷偷拿来了好几个苹果,塞给了叶菁菁。

    “娘娘再坚持一下,等入了夜,奴婢保证可以将皇上找来,还可以让皇上留宿在佳宁宫。”

    叶菁菁一边大口大口地啃着苹果,拉着宛白的袖子含糊不清地说道,“宛白,你可记得交代御膳房一声,娘娘我明日要吃栗子鸡!”

    这世界上大约没有比她更憋屈的贵妃了,为了勾引皇上留宿还要挨饿,这是什么世道嘛!

    宛白实在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来,“娘娘放心,明日不光有栗子鸡,还有烤鸭烧鹅酱羊腿。”

    叶菁菁咬着苹果,眼冒星星地用力点头。

    狗皇帝,敢让本小姐挨饿,等着你迟早会拜倒在本小姐的石榴裙下,本小姐一定要让你好好尝尝挨饿的滋味!

    ……

    御书房。

    好不容易将折子看的见了底的帝乾陵竟是突如其来地打了个喷嚏。

    顾进忠立刻惊得送上了一杯热茶到帝乾陵的手上,“皇上,可是受了风寒?奴才这就去宣太医!”

    帝乾陵挥了挥手,“无碍。”

    他低下头,默默在心里想着,只怕他这个喷嚏可不是感染了风寒,而是有人在背后偷偷地骂他呢!

    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顾进忠。”

    “奴才在。”

    “可是觉得今日宫中有些什么反常?”

    “……”

    顾进忠眨巴了两下眼睛,这才有些反应过来。

    是啊,这佳宁宫的叶贵妃可是这宫中最闹腾的妃子了,整日里不管有事没事都要到皇上这里来闹上一闹才是。

    可今日这是怎么回事?竟然这么安静?的确有些反常。

    顾进忠回禀道,“回皇上,佳宁宫的叶贵妃或许是得到了教训,今后想必也会……”

    贤良淑德,温婉可人,善解人意,六宫表率……这些褒义词还没来得及从顾进忠的嘴巴里吐出来,就听见外面有小太监高声喊道。

    “皇上,佳宁宫的宫女求见!”

    顾进忠讪讪地闭上了嘴。

    他可是受了叶丞相不少的照拂,可如今,他为这叶贵妃美言几句的机会好不容易落到了他的身上,竟然就这么飞走了。

    帝乾陵冷哼了一声,却是大手一挥,朗声道,“让她进来,朕倒是要看,叶菁菁今日又是唱的哪一出。”

    御书房的大门被推开,宛白和思菱哭的那叫一个歇斯底里。

    思菱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连话都说不出来。

    宛白也是一脸的涕泪横流,,却是条理清晰,一字一句地高呼道,“皇上,您快去看看我们娘娘吧!”

    “你们娘娘怎么了?”帝乾陵沉声问。

    宛白简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皇上,我们娘娘她害了失心疯啊!”

    帝乾陵的眼睛狠狠眯了起来,没有接宛白的话,而是幽幽地问道,“你可知道,欺君,朕可以让人现在就将你拖出去,凌迟处死。”

    思菱狠狠打了个冷颤,连哭也忘记了。

    凌迟处死,那就是要被浑身扒光了绑在一根柱子上,然后刽子手会用薄如蝉翼的小刀一刀一刀地去割她身上的肉。

    最后,不是活活疼死,就是流干了全身的血液而死!

    想到那副惨状,思菱怯生生地低下了头。

    帝乾陵见自己的话成功地吓到了思菱,颇为得意地看向宛白,“现在,你可以再将你方才的话再说一遍。”

    宛白面不改色心不跳,“皇上,娘娘她得了失心疯!”

    “皇上,娘娘这是心病,心病还需心药医,普天之下,只有皇上您医好娘娘!”

    帝乾陵冷哼,“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下人,你倒是说说,朕分明昨日还见她好端端的,怎么今日就得了失心疯?”

    宛白声泪俱下,一副心疼叶菁菁心疼的不得了的样子。

    “皇上,娘娘大病初愈,身子骨本来就弱,昨夜雷电交加,娘娘惊悸交加,今日被柳妃娘娘那么一刺激,整日把自己关在房里,不吃不喝,失心疯就这么发了!”

    帝乾陵的眸子里飞快地闪过一道暗芒。

    他铁青着脸,厉声呵斥道,“你好大的胆子!”

    思菱被吓得狠狠一抖,恨不得整个身体都贴在地上。

    宛白却是低着头,仿佛帝乾陵在骂的人根本不是她一样。

    御书房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似乎过去了她们人生中最漫长的一段时间之后,宛白清晰地听见了龙椅之上的帝乾陵蕴含着怒气的声音。

    “顾进忠,摆驾佳宁宫。”

    他倒是要亲眼去看看,这个叶菁菁,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皇上走出了御书房,宛白才揉了揉被这冰凉的大理石地面的凉气透入的膝盖,顺便将思菱从地上拉了起来。

    思菱有些后怕地抓着宛白的衣袖,“若是皇上到了佳宁宫,发现娘娘根本没有得失心疯可怎么办啊!”

    宛白拍了拍她的手背,用帕子擦去了思菱脸上的泪痕,柔声道,“放心,我们娘娘冰雪聪明,一定会有办法的。”

    “冰雪聪明?”思菱却很是怀疑地看着宛白,“你说的是我们娘娘么?”

    “……”

    被思菱鄙视,宛白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同情她家娘娘。

    “总之,娘娘绝对舍不得思菱被人凌迟的!”

    说完,宛白拉着思菱急忙追上了帝乾陵的圣驾。

    佳宁宫里,这一整日的高强度卖力工作让叶菁菁的脑袋晕涨涨的,喉咙也是一阵阵地干痒。

    她瞪大了眼睛,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