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各怀心思  医妻不种田:带娃巧发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自从得知穆青娘有一手好医术,天知道刘大娘多后悔分家把她分了出去。若穆青娘还在家里,那她赚到的钱,刘家就能理直气壮的分一杯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想讨都没有个由头。

    肯留阿迁在家吃饭,也是给穆青娘表态,目的是为了重新拉近两家的关系。谁知道王二丫这个棒槌居然讨上钱了。

    刘大娘气的快走两步,一巴掌拍在王二丫背上,“胡说啥呢?”

    穆青娘垂下眼,“大嫂跟我要孩子的伙食费呢,今后我不在家时候,阿迁跟阿水每天给十文钱。”

    一天十文钱伙食费?

    这吃的是啥山珍海味?

    刘大娘堆出了笑容,“自家人要啥钱,别听她胡说。”

    “不,大嫂说的对,我已经带着阿水分家分出去了,孩子再去吃饭,是该给钱。”

    穆青娘掏出荷包,数了十文钱,刘大娘不肯要,她便递给了刘老大。

    当着里正面,刘老大现在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二弟妹,这……”

    “当初分家确实说清楚了,我分出单过,过的好坏是我自己的事儿,跟刘家再没关系。”穆青娘执着的把拿钱的手递出来,刘老大无法,只得接下了。

    里正瞧了全程,不动声色的说,“我找刘二媳妇有点事,也跟刘家有关,还有阿迁小子,一起来听。”

    一群人涌进了刘家屋里,王二丫没眼色的也挤进来,被刘老大瞪了一眼赶了出去。

    “关于给阿迁小子上户籍的事。没问题!我去问了,下次县衙查报人口时候报上去,就能办了。”王德荣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把阿迁小子的籍贯经历都写上,然后再给我二两二钱银子。”

    登记当然没问题,穆青娘识字而且有一手漂亮的行楷,只是银子……

    她的全部财产也就一两多点。

    刘老大沉吟片刻,“阿迁上户,这银子我家出了。”

    “啊?!”刘大娘吃惊的瞪大眼,阿迁上户关他家啥事?任由刘老大不停给她递眼色,她都不肯依,“不成,这个不行!”

    她不介意对穆青娘略施小恩惠,可一旦动银子,就是掏她的命根子,坚决不同意。

    穆青娘淡淡的瞥了他们母子一眼,从怀里掏出了全部积蓄,数了数,只有一两一钱,她全部给了王德荣,“剩下一两多能不能先欠着?我保证在一个月内补上。”

    王德荣掂了掂银子,毫不犹豫的应了,“成。”

    收起了阿迁的登记信息带着银子走了。

    穆青娘也带着阿迁跟阿水离开,态度礼貌且疏离。

    刘老大恨铁不成钢的瞪着自家人,“你们都目光这么短浅!穆青娘有大本事,还愁今后赚不来银子?”

    刘大娘立即巴巴的凑大儿子身边,好奇的问,“咋样,那小贱人医术是不是真有那么神奇?”

    刘老大不悦的瞪她,“娘,你今后注意着点,别总这么叫她,让人听见了不好。”

    刘大娘吃惊的瞪大眼,过往她也骚蹄子小贱货的叫穆青娘,从未见过儿子说过半句。这才多久就改口风了?

    刘老大坐下,把今天的经历原原本本的告诉众人。

    “你都不知道正元医馆的老板多客气,还问要不要给我们租马车送我们回来!”

    “天呐,小贱……青娘真的这么厉害?”刘大娘眼珠子咕噜噜的只转,“早就听说她家外祖是当朝的御医呢,给皇上看病的。没想到她也这么有本事。”

    王二丫撇嘴,不屑的说,“御医又如何,还不是一样被砍了头。”

    当即挨了刘大娘恶狠狠的一记眼刀。

    “连皇上都敢议论,你找死啊?”刘大娘又回头问老大,“青娘把人救活了,得了多少钱啊?”

    刘老大比出了一根手指头,“一钱银子。”

    这下连王二丫都吃惊了,“多少?看个病就能得一钱银子?”

    一钱银子,那可是一百文大钱啊!

    刘老大有手艺,去县里头干活,一个月拿回家六百文钱,是刘家收入的大头。放眼整个临水村,可是独一份儿,就没有比刘老大更会赚钱的男人。

    这也是王二丫骄傲的资本,所以她在村里腰杆才能特别硬。

    可那个骚浪贱货,居然看个病,一天就赚了一百文钱,王二丫心里瞬间酸的要命。

    刘老大再度嘱咐自己老娘,“娘,你今后可得对她好点。”

    刘大娘出奇的没有反驳,也心里飞速的盘算着。虽然说她一直不喜欢穆青娘不知检点,可若是会赚钱,那可就不一样了。

    确实得对这个名义上的二媳妇好点了。

    在刘家屋子的一角,刘老四独自一个人坐着。从头到尾没有发出任何意见,视线放空,盯着墙角,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家里其他人都震惊于穆青娘的本事,没人注意到他的异常。

    穆青娘带着孩子回了自己家,抱着阿迁开心的笑道,“阿迁你很快就要有户籍啦!”

    阿迁还心疼花出去的钱呢,穆青娘摸着他的头,“不怕,阿姐会赚钱。那点钱比不上咱们阿迁落户来的重要!”

    阿水软糯糯的拉着她的衣袖,“阿娘,我也要赚钱,养家养阿娘!”

    穆青娘故意逗他,“你不养阿迁舅舅吗?”

    阿水小大人似的拍着阿迁的肩膀,“舅舅是男子汉,要自己养自己。”

    阿迁赞同的点头,“阿水说的对,男人要自己养自己!”

    两个屁大点的小孩儿自称男人,把穆青娘逗笑,乐得就差满地打滚,“好好好,我们家的都是小男子汉,不过男子汉就不能像小孩子一样吃糖啦,我今天买了好甜的糖块,只能我自己一个人吃掉了。”

    两个男子汉一听糖块,立即馋的冒口水,异常惊喜的看着穆青娘拿出来的纸包。

    零食面前,哪里还有面子,俩小孩迫不及待的推翻了刚才的豪言壮志。

    “我还没长大呢,不算男子汉,阿姐,就让我吃一小块嘛!”

    “我、我也想吃。”

    穆青娘忍笑把糖块给他们分了,但是不允许他们吃太多,“吃完记得漱口,小心吃坏牙齿。”

    一家人又嬉笑打闹了好一会儿,穆青娘这才抽空去了趟王六家。王六已经大致无碍了,剩下清理余毒跟调养,穆青娘留下了药,嘱咐了用药。

    王六嫂亲自把她送出来,“穆丫头,谢谢你。你救了当家的,是我们家的大恩人!今后有什么难处,尽管来找我们。”

    “王六嫂别这么客气,医者仁心,这都是我该做的。你也不用送了,守着王六哥吧。”

    王六嫂坚持送她到家,才返回。

    晚上,吃了晚饭,待安顿了阿迁阿水睡下,穆青娘进了制药室空间。

    她还有事要做呢,答应了陆梓的两种药,得连夜做出来。

    第一种自然就是伤寒药,把左氧氟沙星白色的西药片碾碎,与蜜丸混合揉成了莲子大的丸剂。

    另外她还利用制药设备做了两瓶外伤止血药,穆青娘上辈子有种中外文明的外伤药,名为云南白药。她有幸知道配方。

    云南白药有很多种,她先做了一瓶药效最强的保险子,又名救命丹,一般用于比较严重的外伤,有强效镇痛止血效果。

    做完之后,穆青娘看着制药室所剩无几的药材库存叹口气。保险子好是好,可惜所需药材太过珍贵。

    她考虑片刻,又做了一瓶普通方的云南白药。

    怕玻璃瓶太打眼,她只能暂且用草纸包了起来,这样会导致药效流失,存储不了多久,可眼下她没能用的容器,也是没办法的事儿。

    她考虑明天跟陆老板商量,若合作卖药,一定要医馆提供药瓶。

    从制药室空间出来,夜已经深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