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商议合作  医妻不种田:带娃巧发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陆梓连忙说,“姑娘可以慢慢考虑,不成与不成,只需要给我一个明确答复就好。”

    穆青娘深吸一口气,“谢谢陆老板的看重。只是,我家里还有孩子,不能答应您的请求,实在抱歉。”

    她来镇子赚钱,阿水阿迁就没人照顾。而且刘家也绝对不会允许她来当什么郎中的。

    陆梓难免失望,努力挤出了个僵硬的笑容,正要说些场面话。却听穆青娘继续道,“但我想跟陆老板谈笔合作。不瞒你说,我能救回胡夫人,是因为我手里有一味专治伤寒的特效药。”

    陆梓眼露精光,他也猜测过穆青娘能把伤寒重症的人救回来,定然有独门秘方,只是没想到她竟然毫不隐瞒。

    该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他隐含期待的问,“姑娘的意思是?”

    “我希望将伤寒药交给老板您代售。”

    “真、真的?”陆梓内心狂喜,激动的手都抖起来了。

    那可是伤寒的特效药啊,不说其中蕴含的商机,若能有这样一份药镇店,他们正元医馆的名声风头绝对稳压仁和医馆。

    不,甚至可以扬名全国!

    陆梓突然意识到他遇到了大贵人,这女子将会是他的机缘。

    穆青娘将他的激动收入眼中,平静的说,“但是,对于药寄售伤寒药,我希望老板能答应我三个要求。”

    陆梓连连点头,“你说。”

    能得到这样的奇药,别说三个要求,三十个要求他都答应。

    “第一,伤寒药售价一丸二十文,价格不可再高。”

    陆梓吃惊的瞪大眼,被惊喜冲上头的亢奋劲儿逐渐平息,他愣愣的反问,“二十文一丸?病愈需要几丸?”

    “不超过十丸。”

    也就是说治愈病症花销不超过二百文钱,寻常找郎中看诊,光诊金都不止这个价格。

    这样珍奇的特效药,居然只要二百文钱?

    陆梓十分不解,“姑娘这是为何?是药丸有何不妥?”

    穆青娘一双眸子黝黑,带着些许碎芒,星星点点,无比明亮,“药丸本身并没有不妥。我只是希望,穷苦人家也能够买得起。”

    陆梓无言,半晌才问,“其他的要求是什么?

    穆青娘接着说,“第二点要求便是,需要郎中确诊病人是风寒,才能开售这种药。第三,对一位病患售出数量不得超过十枚。如果老板答应我这三点要求,我保证这份伤寒药今后对贵店都有优先寄售权。”

    陆梓缓缓坐回椅子里,沉吟不语。

    按照寄售规矩,抽二成收入。自然售价高,抽成也高。若定价二十文一枚,医馆得不了多少。

    穆青娘也不催他,捧着茶水轻啜,茶叶很好,清香可口,回味甘甜。还有桌上的点心,也都是好东西。她多久没吃过这样的精细食物了,抱着点心小口的啃了起来。

    她是穷,可她不愿意在这种攸关性命的东西上面做生意。从任何时候来看,她先都是一位医生。

    陆梓看她吃的幸福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再看她的穿着,突然问道,“穆姑娘家境不算很好吧。”

    “是。不怕老板见笑,前几天我还过着混水饱的日子。”

    刘老大感觉自己挨了一巴掌,脸上瞬间火烧火燎的。

    陆梓说,“那你可知道针对伤寒症的特效药,有多大的商机吗?”

    “我知道。”穆青娘抹掉脸颊的点心渣子,“可我祖父也常说,为医者,自当以悬壶济世,救死扶伤为己任,万不可忘却医者初心。”

    陆梓动容,起身郑重行了一礼,“姑娘仁心,当真是医者的楷模,是我太市侩,失了初心。”

    奇效的伤寒药,有时候就是一条人命,若把它当奇货,定然能赚取大笔的银子。

    可是穆青娘却执意压低药价,却是为了造福于民,希望药能用在最需要的地方。

    “穆姑娘,你的要求,我全部都答应!”

    陆梓虽然心疼钱,可转念一想,按照穆青娘的要求,他们的医馆还可以赚到很好的名声,不算亏。

    “老板不必如此。你开的是医馆,自然是要做生意的。我的要求,对你来说是有些苛刻,这样吧,我另外还会在你这里寄售一种外用的止血药,售价为二两银子一瓶。”

    一瓶止血药卖二两银子?

    陆梓顿时觉得自己的思路跟不上她了,只觉得牙酸,“是什么外伤药啊?”

    傻子才会买吧?

    外伤药又不是什么奇效药。

    穆青娘自信的笑笑,不多解释,“今天我没准备,什么都没带。要不我明日再来,给您带两瓶样药,您可以查验药性,然后再确定要不要合作。”

    陆梓自然满口答应,亲自把她送出医馆,期待的说,“那明天我便在医馆等候姑娘。”

    “没问题。”

    回村前,穆青娘还去集市买了点粮食。这次坐着牛车呢,不运点东西回去多浪费。

    刘老大诧异的看着她,“你咋还要买粮食吃?”

    “家里没粮了嘛。”

    刘老大脸色当即不太好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他自觉家境还不错,有田有地,每月还有他县里做活的进项,老三去山里打猎,也是个能赚钱的,不至于连穆青娘一口饭都没有吧。

    而且穆青娘进门,可还带了十两银子的嫁妆呢。

    自家老娘到底怎么想的。

    穆青娘又去买了点肉,看到还有卖糖块的,她去问了问,十文钱一份,她想着家里的孩子,一咬牙买了两份。

    回到村里,刘老大去还车。穆青娘先回家,老远看到刘家门外站着一大一小俩孩子,看到穆青娘的身影,立即飞奔而来,扑到她怀里。

    “阿娘。”

    “阿姐,累不累?”

    穆青娘心里熨帖,抱着俩小子,一人亲了一大口。

    “我不累,你们今天乖不乖,吃饭了没有?”

    王二丫冷哼一声,“吃的比猪还多,家里难得攒下来点余钱,都要被他们俩给吃光了!”

    俩孩子被比作猪,不敢有半分不满,阿迁更是忐忑的低下头,绞着手指,“对不起,我下次不吃那么多了。”

    穆青娘心里揪着疼,“今后我额外给俩孩子伙食费!”

    王二丫眼睛一瞪,感觉被落了面子,刚巧眼下婆婆跟小叔子都不在,家里没人,王二丫决定给她点颜色看看,“咋地,说你两句还不愿意了?当然要给伙食费,一天十文钱!不然别在我家吃饭!”

    穆青娘沉下脸,“好,十文就十文,但是顿顿要有肉,而且精米白面要管饱!”

    按照当前物价,精米一斤才两文钱,乡下人辛苦一年,一亩田的收入都不会超过两百文钱。

    两个小孩子吃顿饭,就要十文钱,王二丫也真敢开口。

    王二丫呸的一口浓痰吐向她,“就他们也配吃肉,还精米白面?他们咋不当天王老子呢!”

    穆青娘连忙避开,简单破旧的粗布衣裳都难掩她的灵动,满面怒容,模样依旧妩媚好看。

    就是个天生会勾男人的狐狸精!

    王二丫越发气不过,这只骚狐狸,不知道给刘家人灌了什么迷魂汤,一个个的突然都对她转了态度。不就是会点医术,行为那般不检点,刘大娘居然都忍下了,还不许她到处说。反倒把自己拿了锅鸡肉的事到处宣扬,弄得村里头人尽皆知,让她没脸,出个门都受人指点。

    穆青娘气的不行,“呵,俩孩子一天十文钱的伙食费,还不给吃好的。你心也太黑了吧?”

    王二丫叉着腰,“不愿意拉倒,我们刘家早跟你没关系,凭啥上我家白吃白喝!”

    刘老大伴着刘大娘从外头回来,身后是里正王德荣。

    他们来的迟,就听到了最后两句对话。王二丫那句撇清关系的话,差点气的刘大娘心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