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再相遇  医妻不种田:带娃巧发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你!”冯一手几乎要被气吐血了,“好好,小小年纪就狂妄自大,有点成绩就自傲,别就是个花架子。”

    他越想越觉得有理,冷冷的瞪了一眼病蔫蔫的妇人,讥诮道,“伤寒症拖到她这样子压根治不好!我倒要看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说完甩袖子走人,出门就对着一众围观者冷笑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片子,就知道逞强!”

    围观者又迷糊了,这是治好了还是没治好啊?

    胡元歉然道,“我没想到冯神医会跟上来,你不要把他的话放在心上,能保住茹娘的一条命,我们夫妻就非常感激了。”

    “放心,无碍的。”穆青娘压根没把所谓神医放在心上,她交代了煎药的要诀,嘱咐道,“尊夫人治好还会反复,如果再发热,你学我那样,取白酒给她擦拭腋下腹沟等部位,帮助她物理降温。麻黄汤还要在吃三天,期间饮食要清淡,切忌辛辣油腻。”

    她想了想,到底不敢把左氧氟沙星直接留下,“我明日再来复诊,期间若尊夫人突然高烧,就去临水村找我,我名穆青娘。”

    胡元记下了,从怀里珍而重之的掏出了二两银子,“谢谢姑娘出手,救了我媳妇。”

    一把全是碎银子,再看男人装扮,衣衫破旧还打着补丁,想必生活也不容易。

    穆青娘只取了一个最小的小角,约莫一钱银子,“这些就够了,剩下的给嫂子买些肉,剁碎了做肉糜粥补充点营养吧。”

    胡元眼睛当即就红了,感激的差点落泪,千恩万谢的把她送出了门。

    在仁和医馆闹出这么一场,穆青娘只能换家医馆去买药。

    这家医馆态度就很好了,药童一点都没有因为她的穿着产生歧视。语气平和的询问她需要的药材,认真仔细的抓了包好。

    “欢迎下次光临。”说完又自顾自去忙了。

    穆青娘心里很舒坦,出门前还专门抬头看医馆牌匾,记住了名字:正元医馆。

    她揣好药材,抬脚往集市方向走,难得来一趟镇子,多少得逛逛。

    想着家里俩孩子正在长身体,需要荤素搭配,她走到肉摊子前,眼下已经到下晌了,肉都卖的差不多,摊主着急回家,剩下的都便宜处理。

    穆青娘花了二十文钱,买了一条很不错的五花肉,摊主给她搭了一点精瘦肉。

    喜得她笑眯眯的道谢。

    蓦的,身后传来一声冷哼。

    穆青娘连忙回头,却只看到一辆缓缓驶过的马车。

    她轻叩自己的额头,猜测八成是最近有点累,都出幻觉了。她轻笑着对摊主说,“就这些吧,都给我包起来。”

    穆青娘不知为何突然失去了继续逛街的兴趣,心里莫名的有点慌,总觉得好似要发生什么事。

    她担心家里的俩小子,顾不得心疼钱,坐了牛车赶回去。到村口时候天还亮着,只不过各家各户都回去吃饭了,村里没什么人走动。

    穆青娘加快脚步,老远的看到刘家,隐约听到了阿水跟阿迁的声音,心终于放下来了。

    没事就好。

    都没来得及让她再舒一口气,突然眼前一黑,被套了东西。接着身体一轻,被粗暴的扛走了。

    穆青娘只怕做梦都想不到,她有天还会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套麻袋。

    “喂!干什么?救命啊!!”

    只是叫声被袋子阻隔,能传出去的实在有限。

    麻袋捆的很紧,抓着她的人也有些技巧,任她她使出了浑身的劲,也只能像毛毛虫一样扭动,根本挣不脱!

    穆青娘气的磨牙,心里琢磨是谁要害她?

    她被扛着走了约莫一刻钟,就被放下了,穆青娘像垃圾一样被倒了出来,披头散发的好不狼狈。

    她抬头,最先看到的是一双高帮绣金丝麒麟纹的靴子,半隐在藏青色下摆里。

    穆青娘顺着这双脚抬头瞧去,坐在他面前的男人,脸部线条硬朗,一双眼睛宛如狼般,霸道又危险。

    是他!

    被她当贼人举报,丢进县衙大牢的江大善人。

    穆青娘心里一紧,努力挤出笑容,“江大善人,你好啊。”

    江毓骁视线微垂,纤长的睫毛在高挺的鼻梁处投下模糊的阴影。嘴角勾起个不甚明显的弧度,“怎么不叫贼人了。”

    穆青娘心里直骂娘,可面上却露出越发谄媚的笑容,“这不是小女子有眼不识泰山,大爷您大人有大量,就别跟我一个妇人计较嘛。”

    “装的倒是无辜。”江毓骁失笑,“也罢,我不就是给你这幅无辜无害的脸给骗了。”

    穆青娘紧紧地攥着拳头。

    说好的不追究呢?眼下哪里是不追究的样子?

    她正要说些什么,江毓骁已经把她拉了起来,“算啦,又不是刚知道你会骗人。”

    穆青娘咬牙,她哪里会骗人了?擅闯她家,还不许她自保了?

    江毓骁轻笑,“说起来还托了你的福,我第一次知道府衙的大牢长什么样。”

    他伸手压在了她的嘴唇上,“别咬。”

    亲昵的动作硬是让穆青娘起了一声鸡皮疙瘩,她有点笑不出来了,隐隐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穆青娘心里懊恼的不得了,她到底是招惹了怎么样的煞星啊?

    现在这个煞星又要怎么惩罚她?

    只要稍微一想,她就憷的不行。

    “对不起。”穆青娘颤声说,“我真不知道,你是……”

    江毓骁突然拉了她一下,穆青娘没反应过来,脚下打绊,一头扎到了他怀里。江毓骁胸膛结实,全是肌肉,他自己还没怎么样,倒是把穆青娘磕痛了。

    “疼么?”江毓骁顺手把她搂到怀里,穆青娘挣扎起来,还是一如第一次见面那样,毫无作用,男人的手就像铁箍,紧紧的搂着她。

    “放过我。”穆青娘低声祈求。

    江毓骁笑道,“其实,你确实救了我。”

    若非他被府衙大牢关了几天,意外失去了踪迹,只怕“那人”的死士就寻到他了,那他定然难逃一死。

    这些穆青娘当然不知,只觉得江毓骁故意说反话。至于现在的亲密姿态,也是报复在自己当初逗他。

    穆青娘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感觉。

    “走吧,带你看个人。”江毓骁就这样半搂着她,拉她走了出去。

    这里也不知是哪里,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庭院尽显富贵高雅。江毓骁自然的行走期间,没有半分拘束,熟络的带着穆青娘穿过树影婆娑的的漂亮院子们,越走越偏僻,最后停在一座朱红的院门外。

    “这里是红院。”

    江毓骁介绍道,却是没说来这院子干什么,又来见什么人。

    不过穆青娘很快就知道了。

    院子实际上比外面看到的要宽敞复杂,地砖呈现一种诡异的红褐色,进门后左右边各有两排高大的铁笼子,笼子底也是跟地砖一样的褐色物质。

    穆青娘打了个哆嗦。

    她知道那暗褐色的物质是什么了。

    江毓骁神色如常的绕过沾满鲜血的铁笼,带着穆青娘进了后面的屋子。

    刚进门,穆青娘就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夹杂在血腥中还有别的臭味。

    曾经,她在医院的停尸间闻到过的相似的气味。

    “公子。”有下属上来问候。

    江毓骁颔首,“李嬷嬷呢?”

    “还活着。”

    活着的范围很大,可以活的很好,也可以活的半死不活。

    穆青娘脚下生了根,死活不肯再走。江毓骁好似看着调皮孩子,“你要我抱你走吗?”

    “不不,求你放了我,我错了!”穆青娘声音都抖了起来,她真后悔了,如果重来她绝对不会招惹这个煞星,让他高兴的来再高兴的走。

    可惜,没有如果。

    她能重生一次已然是上天眷顾。

    上天不会再给她第二次机会,就像江毓骁没再给她机会,直接打横把她抱了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