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20章剑指无双,林家依云

镇世仙尊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与此同时,天地间的金属性能量暴涨,疯狂地加持在妖元气刀之上,太快了,虚空中,无中生有般浮现出一幅画面,摄人心魄。

        一只如同山岳般大小的绿色螳螂,脚踏虚空壁垒,威严无尽,其骤然间抬起一只千百丈长的螳螂爪,难以形容的刀气、刀意席卷四方,粉碎千里虚空,刀气凌厉到了极致。

        其无视虚空乱流与风刃,一刀斩出,前方的巍峨山岳当即从中间分开,断口光滑如镜,而后轰然倒塌,山崩地裂,鬼哭神嚎,威势无双无对!

        方青目光湛亮,一丝战意当即涌上全身,这种武技,非同小可,不知道经过神螳族多少代人的完善,达到如此精妙绝伦之境,此刀法为方青所见到的第一刀法,没有之一!

        铮!

        一瞬间,方青并指如剑,四季轮回剑意在右手食中二指之上流转不休,他同样动用了三重剑意,乾坤一气剑——天地有正气再现!

        剑气汹涌澎湃,正气凛然,一瞬间充斥方圆几百丈之地,内敛到了极致的力量,无视一切有形之物阻碍,刚猛绝伦,无坚不摧,无物不破,一剑斩向前方的巨大妖元长刀。

        轰!

        令唐三刀的瞳孔剧烈收缩的一幕出现了,他的妖元长刀,被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骤然间撕裂,毫无反抗之力。

        继而,一道凌厉至极的特殊剑气,铺天盖地而来,搅碎了虚空中的武道意境,无敌之势尽显无疑!

        铛!噗!

        仅仅是一瞬间,方青的剑指与唐三刀的掌刀碰撞到了一起,两者碰撞,天地间响起金属交击音。

        而后,有碧绿色的血液飞洒,方青的手指刺入了唐三刀的手臂内,破开了他的碎灵境肉身体魄,击溃了他所有的力量。

        滴答!滴答!

        等到烟尘散去,力量场域消失,三个小家伙露出了然的神色,已经见怪不怪了。

        但是,那六个侍女却是以玉手掩住了小嘴,俏丽的大眼睛内满是惊骇欲绝之色,她们眼中强横无比、天纵奇才的少主,居然被那个少年一击击败,并且破开了肉身体魄防御,遭受重创。

    “好剑法!好剑意!不愧是青帝方青,唐三刀败了,败的心服口服。”

        唐三刀的神色充满了震撼,刚刚一击,他居然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妖元长刀像是纸糊的一般,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撕裂!

        其中的刀意在颤抖不安,像是遇到了意境中的王者,臣服之意传递到了唐三刀心中,令他心神剧震,死死地控制刀意不至于溃散,差点爆发出高境界进行压制。

        更加令他难以接受的是,他神螳族的肉身体魄可谓是相当不凡,没有几个族群能够媲美他们。

        但是,在方青无坚不摧的剑指下,依旧如同纸糊的一般,被一瞬间破坏防御力,刺入手臂,直达骨骼,若非那个少年有意留手,他的右臂恐怕保不住了。

        方青收回右手剑指,后退一步,淡淡的看着唐三刀:“唐前辈的刀法的确是非同小可,方青若无相匹配的剑法剑意,也难以胜过前辈,今日,方青也获益匪浅。”

    “哈哈哈,可笑我唐三刀自命不凡,认为年轻一辈中能够胜过我的不多,无时无刻不想挑战风云界年轻一辈,而后登临风云绝世榜!”

    “没有想到,我与方兄弟居然差了这么多?在方兄弟面前,唐三刀如同木偶,毫无还手之力,今日受教了!”

        唐三刀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他随后对着方青躬身行大礼,态度之诚恳,无微不至。

        方青在心中叹息不已,风云界的本土生灵,的确是修炼不易,他若非身负混沌仙灵体这种无上体质,也绝对难以在这种环境下逆流而上。

        天地有缺,法则秩序有缺,生灵必定受***,任凭无数的英豪绞尽脑汁创造出无数的功法战技,也难以与天地大环境相抗衡,人力岂能与天地抗衡?那是不可能的。

    “唐兄言重了!风云界修炼不易,我等皆在苦苦寻求道路,能够结识唐兄,也是方青的荣幸!”

        方青看着失落之意难以掩饰的唐三刀,开口安慰他,他不希望唐三刀自此一蹶不振,那样太可惜了,是风云界的巨大损失。

        唐三刀目光一亮,能够得到对手的认可,对于一位战败者来说,是弥足珍贵的强心剂,他深吸一口气,再一次对着方青躬身行大礼,表示感谢!

    “三刀太过于追求修为境界的晋升,忽略了太多东西,今日与方兄弟一战,方知欲速则不达之理,三刀拜谢!”

        唐三刀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方青点点头,表示同意,唐三刀的修为进境的确是太快了,根基不稳。

        神螳族如此做,应该是想要自己的族群,尽快跻身风云界顶级势力层次,刻意培养出这么一位顶级天骄,以此用来扛大梁。

        再加上,风云界大乱,神螳族想要立足当今的风云界,不得不提升族人的实力,以便应对接下来更为艰难的岁月,这就是唐三刀的病根所在,否则,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荒兽,如何能够拥有生死境巅峰修为?

        当然了,广寒宫秦玉瑶不可以比较,当年,人家是广寒宫宫主的候选人,又是韵灵峰的天之骄女,备受周峰主的喜爱。

        所以,广寒宫与韵灵峰七八成的资源,倾向于秦玉瑶,只是后来,冰心体无法媲美九转玄阴体,她也失去了担任下一任广寒宫宫主之机会。

        放眼风云界,能够在六七十岁,拥有天人境巅峰修为者,绝对不出三指之数,可想而知,秦玉瑶的天赋该是何等恐怖了。

    “唐兄不必如此。天色已晚,方青不能久留,就此告辞,咱们石策山见!”方青摇摇头,当即要离开此地了。

    “我与方兄弟一见如故,日后,请方兄弟前往我神螳族做客,三刀将以上宾待之!”

        唐三刀邀请方青去神螳族,方青道谢不已,表示日后有时间,会前往神螳族拜访。

        看着方青四个消失在暮色中,唐三刀叹息不已:“未来的霸主,风云至尊,人族的梁柱,前所未有的盖世天骄!”

    “少主,您......他真的有那么强?”

        为首的女子小心翼翼地看着唐三刀,俏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因为她这位少主心气之高,难以想象,能够令少主这般尊崇者,该有多么恐怖?

    “很强!前所未有的强!我在怀疑,他刚刚那一剑,到底是用出三分力还是一分力?同境无敌,风云至尊!”

        唐三刀眼中充满了回忆之色,他抚摸着开始愈合的伤口,脸色无比凝重,道出的话令六位侍女骇然。

        同境无敌,风云至尊!

        一时间,唐三刀口中的八个大字,不断地在六位侍女脑海中回响着,振聋发聩,震得她们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回应唐三刀。

        风云历二十万五千一百零三年十月,青帝方青驾临逍遥城,传说中的黄金血妖蛇现世,引起贪心不足之辈觊觎,青帝方青以摧枯拉朽之势,强势击毙两大超脱境高手,威压整个逍遥城。

        最后,他迫使三大圣人境城主现身,游无妄城主迫于无奈,以逍遥城六成收入了结此事,这个骇人听闻的大消息迅速传遍整个风云界。

        临去时,青帝方青有言:老辈人物若是再敢以大欺小,小爷就真不客气了,莫要令小爷的剑沾染同族人的血!

        一时间,风云界震动,无数修士露出骇然之色,听的胆战心惊,而后,诸多老辈眼中充满了凝重之色,那个少年实在是疯狂到了极点,他如此做,不外乎是想要警告风云界,老东西们莫要出手,出手的后果很严重!

        此刻,东武域西方方位,无尽的千山万壑间,越过十几座巍峨古岳,略去数之不尽的古老建筑物,直达一片犹如人间仙境般的地域内。

    “唔,好小子!老夫真是......,打劫资源宝物,居然打劫到自己人头上了,这份气魄愣是要的!”

        老者盘坐在一道五彩屏障前,喃喃自语,眼中充满了惊讶与震撼,陷入了遥想中,不知道他在想象着什么人什么事。

        五彩屏障内,一位白衣白裙的女子刚刚好经过,玉手中拿着一个花洒,准备去浇花的样子。

        她听到老者喃喃自语的话后,女子俏脸上浮现出一抹诧异,明亮如星辰的大眼睛内充满了疑惑,也偶尔流露出一抹哀痛与无助。

    “老祖,您在说什么?”女子下意识地开口询问。

    “说青帝方......呃?没有什么,没有什么,人老了,话就多了些,小丫头莫问就是了。”

        老者像是还未回过神,同样下意识地开口,刚刚说出四个字,当即止住,眼中充满了清明与凝重之色,像是在忌惮什么。

    “说青帝方?什么意思?老祖,云儿最近这大半年内,一直感觉到您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不知道这家的什么事情不能让我知道?”

        白衣女子冷冷淡淡地看着老者,道出了“这家的什么事情”几个字,令四周的虚空浮现出一抹异动,而后就平复了下去。

        老者听到白衣女子的话后,脸色一阵难看,而后就叹息不已,眼中充满了挣扎,欲言又止,神态无比复杂。

        嗡!

        虚空生出波纹,有奇异的力量波动衍生,下一刻,五彩屏障外的虚空壁垒裂开,从中走出几位老者与几个年轻人。

    “是你?回去吧,我累了。”白衣女子看了一眼虚空,而后道出了这些话,提着花洒转身就要走。

    “等一下。”

        其中一个青年开口,他随后对着旁边盘坐在虚空中的老者行大礼:“秋雨见过通圣前辈!”

    “好!你小子可是有一段时间没有来看老头子了,你这修为境界晋升的不慢啊,不足四十岁的超脱境巅峰高手,放眼风云界可是不多啊。”

        老者看了一眼青年,露出一抹惊讶,而后释然了,因为,他想到了那个小怪物,脸上纠结无比。

        青年听到老者赞赏的话后,脸上同样充满了纠结,嘴角抽搐不已,眼中充满了苦涩之意,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你们聊,我要回去了。”

        五彩屏障内的白衣女子俏脸冷漠无比,她眼中充满了哀伤,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隐隐约约有煞气浮现,却被她死死地压制在心中。

    “等一下!妹子,我今天不是来和前辈闲聊的,我要告诉你一件开心的事情,我看着你难过的样子,若是再不说出来,我自己都不会原谅我自己,会不会做出令此地的诸位前辈悔恨一生的事情,我自己也不知道!”

        青年缓缓地开口,他的话语越是到后面,越是冷漠无比,语气中的杀意毫不掩饰,身上的气息微微泄露,粉碎虚空壁垒,令其周围的老者蹙眉无比,眼中充满了压迫力。

        白衣女子依旧淡漠地看着青年,眼中充满了疑惑,也充满了舒畅,青年能够道出这些话,令她心中的阴云驱散了不少。

        一股直欲横击四方敌的恐怖气势浮现,御虚境五重天的气息暴露无遗,扭曲了五彩屏障内的虚空壁垒,又被无形的力量抚平。

        外界,青年的眼中一瞬间爆发出一阵精光,白衣女子的力量极其不凡,绝对不次于他多少。

        其他人的脸色无比难看,死死地压制着心中的怒火,盯着五彩屏障内的女子,也深深地看了一眼青年,而后闭上眼睛,来个不闻不问,省的被气死。

    “什么事情,说吧,我听着,若是你说这家某些人将要被强敌逼疯,我会很开心!”

        白衣女子看了一眼外界某个方位,以一副不温不火的语气,道出了这些令人无语且难以接受的话。

        一瞬间,外界的虚空像是凝固了一般,群山轰鸣,大地微微颤抖,有恐怖的气势席卷四方,杀气扫过无垠的虚空,灵兽哀鸣,飞鹤匍匐,灵鱼躁动不安,反正,凡是有灵性有感知的生灵,皆战栗不已。

    “依云妹子,莫要这样说,往事已矣......好吧,当我没说。我要告诉你外界的一些事情......”

        青年苦笑不已,他温和地劝解五彩屏障内的女子,却不料,白衣女子一瞬间冷下了俏脸,当即就要走。

        这种场景,他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反正,那些老家伙每一次都气的脸色铁青,而后,青年缓缓地开口了。

        仅仅是停了青年不到五句话,五彩屏障内的白衣女子心绪起伏不定,娇躯颤抖不已,她的身体摇摇欲坠,一阵的头晕眼花,当即扶住了旁边的一棵花树,勉强支撑着娇柔无力的身体。

    “我的青儿......”

        白衣女子眼中含泪,心绪激动到了极致,简直难以承受这种巨大的情绪波动。

        她缓缓地坐到地上,如玉般的俏脸上满是惊喜的清泪,玉手用力过猛,将手臂粗细的花木硬生生的捏碎。

        而后,上半部树冠轰然倒向一侧,白衣女子满头满身都是花瓣、绿叶,一身白衣上像是绣满了红花绿叶,令白衣女子更显典雅富贵。

    “依云你......”

        青年眼下却是不敢再说,他心痛无比地看着五彩屏障内的白衣女子,满脸担忧,生怕她承受不住这种刺激,会出现什么意外。

        不错,这就是东武域霸主林家,这片优雅且神秘的小庭院,就是方青的母亲林依云的住所。

        说是住所,其实与囚笼差不多,只是比囚笼好上几百倍,林家人对林依云的看重,会超出风云界的想象,种种布置,匪夷所思。

        林依云即便是无心修炼,也在不到四十岁的年纪拥有御虚境六重天境界,实力高深莫测,乃是林家年轻一辈的顶级人物之一。

    “说!继续说,老娘要听下去!”

        林依云尖叫着呵斥那青年,犹如母老虎一般,无比的疯狂,到了此刻,任何人想要阻止青年,她都会去拼命拦截,只想要听下去。

        听到林依云疯狂的话后,青年浑身一震,而后脸上充满了纠结,大小姐,咱可是大门大户之弟子,焉能以‘‘老娘’’二字称呼自己?

    “我......你先冷静一下吧。”青年小心翼翼地看着林依云,依旧不敢开口。

    “童秋雨!说!”

        林依云死死地盯着外界的青年,一身气息震动天上地下,搅碎了远处成片的灵药,令青年童秋雨连连点头,跟个孙子似的。

        足足一刻钟后,林依云在此期间又笑又哭,状若疯婆子,披头散发,毫无之前优雅超然的气质,此刻的林依云只是一个思念孩儿的母亲,不是林家大小姐。

    “哈哈哈,我的青儿,我的青儿。呜呜呜,呜呜呜,我可怜的孩儿,不知道受了多少苦?”

    “老东西们,老东西们,你们听到了吗?方青是我的孩儿,你们快放我出去!他一个人太苦了,呜呜呜!老东西们,你们听到了吗?快放我出去!”

        林依云又哭又笑,状若疯狂,声音哀伤且痛彻心扉,她在担心自己的孩子会有危险,以恐怖的真元发声,声震天地。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