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48章往事如烟,镇世界内,恢复

镇世仙尊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方青笑眯眯地看着英俊不凡的童秋雨:“童前辈过奖了,方青不过是听说过罢了。对了,您老的伤势无碍吧?”

        童秋雨的脸色一黑,这个小混蛋简直岂有此理啊,什么叫您老?

        您老个屁,老子不过是三十八岁好不好?和方不悔那混蛋年纪相仿,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故意贬低自己啊。

    “少给老子嬉皮笑脸的。方不悔那个混蛋教子无方,若是从依云那算起,你该叫我一声秋雨叔。”

        童秋雨瞥了一眼方青,开始贬低方不悔,方青小脸上满是郁闷,他焉能不知道这事?只是,他哪里好意思这样套近乎啊。

    “唔,这话倒是不假,小道友真该称秋雨一声叔叔啊,这些年来,若非秋雨阻拦,林家人与我宗弟子焉能放过东武域方家?小家伙又如何成长到这一步?”

        徐九丰笑眯眯地看着方青,简短地道出了童秋雨这些年所做的事情,令方青心中一动,想到了很多事情。

        难怪方家这些年没有发生过被人上门为难之事啊,原来,童秋雨这般大度,为了母亲林依云,他居然做到了这一步,此人真乃是情痴啊。

        方青脸色一正,眼中充满了感激,对着童秋雨躬身行大礼:“方青见过秋雨叔,这份恩情,方青铭记于心,不敢稍忘!”

    “起来!想不到,方不悔那个混蛋真是好运气、好福气啊。那家伙沉沦十二年,终于让他熬过来了。”童秋雨满脸遗憾地看着方青。

    “在你七岁那年,我去过柳林镇,在你们父子小院内待了三天,那时的混账方不悔简直就是个酒鬼,整日失魂落魄、萎靡不振,我很生气,差点出手教训方不悔那混账东西。”

        童秋雨道出了这件事,方青大为好奇,原来,童秋雨早已经去过柳林镇,整个方家居然没有人能够发觉他的存在,这家伙果然是非同小可啊。

        童秋雨笑眯眯地看着好奇不已的方青,接着开口:“还有你小子,不知是何原因导致你无法修炼,始终无法踏上修行路,我出于好奇,曾经在夜间潜入你的房间,探查过你小子的情况。”

    “令我不解的是,你的情况极其特殊,当时并不是什么吞噬体质,我将自己的真元注入你体内,却发现,你的身体如同无底洞一般,根本无法填满。”

    “我当时大喜过望,想到了绝迹十几万年的吞噬体质,暗骂方不悔那个混蛋真特么好福气啊。”

    “但是,我动用了百块中品灵石,动用了十枚地阶下品丹药,也动用了一坛中品大地石乳,却依旧无法激活你的体质,最后只能放弃。”

    “后来,我想到了一个可能性,我怀疑是林家人做了手脚,要以另一种方式报复你们父子,出于种种原因,我没有再尝试开启你的体质。”

        方青很是无语,原来,这家伙早已经探查过自己,也相助过自己,其所做的一切,令他感动啊。

        这一切,他们方家居然丝毫不知情,若是他当时有坏心思,那就没有今日的方青了啊。

    “您老的大恩大德,方青不敢忘。”方青对着童秋雨再一次躬身行大礼,这是一位至诚君子,值得他去尊敬。

    “小混蛋!什么您老?你故意的吧?是不是因为老子骂方不悔那混账东西,你心里不舒服吧?难道老子不该骂他几句?”

        童秋雨斜视着方青,当即看穿了方青的小心思,他这样评价方不悔,令方青既是无语又是郁闷。

        此刻,徐九丰却是叹息不已:“可惜,实在是可惜!秋雨错过了吞噬体质拥有者啊,当时若是开启小道友的体质之力,那么,今日的青帝方青就是我破星宗的弟子啊,可惜了!”

    “是啊,我现在也很后悔,当年若是再坚持几天,堪破小混蛋的情况,我就将小混蛋偷走,管他什么林家呢,让方不悔那老混蛋哭去吧。”

        童秋雨瞥了一眼方青,颇为遗憾地开口,他的话令方青极其无语,把小爷偷走?你真敢想啊。

        还有,你就算是偷走小爷又如何?破星宗能够堪破混沌仙灵体的秘密?简直笑话。

    “好了,老夫该回去了。关于矿石一事,秋雨就费费心,与小道友进行交接,务必要让小道友满意。”徐九丰开口,他当即离开了童秋雨的洞府。

    “秋雨叔,眼下,方青要去见我母亲,您老有没有好办法?”

        方青不敢让童秋雨再说下去了,这家伙一口一个老混蛋,骂的都是他的父亲方不悔啊,他又不能呵斥童秋雨,老辈之间的恩恩怨怨,他作为一个小辈,实在是不好开口啊。

    “小混蛋!你若是再以‘您老’称呼老子,老子就撒手不管了。小心眼的小混蛋,老子骂方不悔几句那是应该的。夺妻之恨,不共戴天,老子没有一掌拍死那混蛋,你该感谢老子。”童秋雨斜视方青,道出了这么一番话。

        方青当即反驳童秋雨:“打住!什么夺妻之恨?您当年仅仅是与我母亲定亲好不好?她同意了吗?嫁入破星宗了吗?没有吧,那我父亲与我母亲两情相悦,又碍着您老啥事呢?”

    “混账!若不是方不悔那混蛋横刀夺爱,我与依云早已经成亲了,你如今该是我的儿子!”

        童秋雨大怒,狠狠地瞪着方青,道出了令方青无比郁闷的话,赵福笑而不语。

        方青不敢再与童秋雨理论什么,这家伙遗憾的跟什么似的,他当即开口:“得得得!你们老辈之间的事情,我不掺和了。您说说看,我如今该怎么做?”

    “若不是看在依云的面子上,老子非得拍烂你的屁股!怎么做?还能怎么做,我带你去林家,把依云接出来,然后你们娘俩来我破星宗,等万毒门、拜神宗与林家的大战结束。”

        童秋雨看了一眼方青,而后看着运转不休的聚灵阵,喃喃自语,道出了令方青的脸色诡异无比的话,方青暗自腹谤不已,这家伙居心不良啊。

    “秋雨叔真是用心良苦啊。算了,我还是自己去林家好了,您老就等着好消息吧。”

        方青斜视一眼童秋雨,这家伙实在是坏的很啊,这件事若是坐实了,风云界还不笑话死他们父子。

    “混账东西!你那是什么表情?你以为老子要做什么?老子要保护你们。”童秋雨脸色一红,小心思被拆穿,他恼羞成怒,狠狠地呵斥方青。

    “我用得着秋雨叔保护?放心吧,您只要带我进入林家就好,其他的,我自有安排。在风云界,没有人能够伤害我们娘俩分毫,谁动,谁死!”

        方青负手而立,语气极其自信,眼底深处有剑光撕裂万里山河,话语中充满了滔天的杀气,令童秋雨二人浑身一震,皆被方青的自信惊住了。

    “好!不愧是她的儿子。唉,老子没有别的心思,仅仅是想请依云小住几日,以了却当年的承诺,你莫要以为老子有什么歪心思,小心眼的小混蛋!”

        童秋雨目光悠远,道出了这些话,赵福摇摇头,当年是当年,现在是现在,不可同日而语。

    “这样啊。于情于理,方青父子都要感谢秋雨叔当年的照拂,日后,我们一家人会来拜会秋雨叔的。”

        听到童秋雨的话后,方青心中也很不是滋味,这么一位光明磊落、矢志不渝的情痴,在风云界实在是少之又少,奈何,世事弄人,他只能有苦自己尝了啊。

    “那就算了吧,老子不待见方不悔那混蛋。明日下山,我带你去见依云,我事先提醒你一句:到了林家门前,凡事听我的,不可鲁莽行事,我自会带你去见依云,明白吗?”

        童秋雨摆摆手,认真地看着方青,道出了这么一番话,方青略微沉吟,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今日一战,我看你颇有体会,你就在我这待一晚,好好的体悟沉淀一番,明日一早上路。把握机会,提升一下自己。”

        童秋雨若有所指地开口,随后,他走出了洞府,方青心中一动,像是想到了什么,如此大事,童秋雨应该是去请示破星宗的诸位太上长老了。

        方青有些触动,童秋雨这个人的确是大度,心胸开阔,拿得起放得下,实乃一位翩翩君子啊。

    “小祖宗,这破星宗的底蕴非凡,童秋雨既然有意成全小祖宗,那么此间内的东西,小祖宗但取无妨啊。”识海深处,蛟荒芜开口,老家伙这般挑唆方青,要在破星宗搜刮一番。

    “这是什么话?秋雨叔为人正直,对方青坦诚相待,我们焉能夺取人家的宝物。”

        方青有些不悦,根本不想听从蛟荒芜的话,蛟荒芜无可奈何,眼睁睁地看着那么多天地灵物摆在眼前,特别是那块地炎玉,令他无比渴望。

        方青不知道地炎玉的其他作用,可是蛟荒芜与牛伤天却是清楚的很,因为,地炎玉对于元神体也是有好处的啊。

        随后,他盘膝而坐,闭目沉思,开始总结与童秋雨一战的得失,之前一战,可谓是方青出道以来所经历的巅峰大战之一。

        不得不说,童秋雨的实力极强,令他动用仙灵体六成本源力抗衡,那可是非同小可的。

        特别是那门星辰掌武技,令他的掌意飞速飙升,达到了一重天巅峰层次,收获之大,难以想象。

        识海深处,混沌仙灵珠缓缓地转动,散发出璀璨的七彩仙光,照亮了方青的识海,令他无时无刻处于最清明状态。

        寒冰掌的武技奥义涌上心头,这门掌法,到了方青手上,开始发挥出惊人的威力,诸般用力手法开始娴熟,寒冰奥义被他抽丝剥茧般领悟。

        半个时辰后,寒冰奥义达到了二重天巅峰圆满层次,念动间,整个洞府的温度极速下降,变得冰冷至极,诸多器物蒙上白霜,只有那地炎玉不受影响,依旧散发出温热的气息。

        如今,方青研习剑、拳、掌、爪四大武道,剑道不必多说,那是方青的立道之本,至于拳掌爪三种武道,仅仅是辅助性的手段。

        即便是如此,他依旧以掌法压制了伪玄黄体,这皆是混沌仙灵体与混沌仙灵珠之功,否则,他是不可能拥有这般悟性的。

        很快,方青总结完毕,收获巨大,睁开眼睛,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剑光,剑光璀璨,似冬日里的阳光照耀无尽的冰原,反射着无暇白光。

        触类旁通下,他对于剑道的认识变得更加宽广,假以时日,他绝对能够将其他武道融于剑道之内。

        心念一动,方青的一缕神念投入镇世界内,立身在镇世界一角,方青看到了无边无际的红色能量充斥在空间内,那皆是精纯无比的血色灵气,蕴含了难以想象的生机与活力。

        假以时日,这些血色能量很快就会被镇世界同化,融入五行灵气内,变成镇世界的底蕴,滋养所有的事物。

        并且,天地灵物区域堆满了无穷无尽的血灵石,若是切割成寻常灵石大小,粗略估计,足有百亿块,这是一笔惊天动地的财富。

    “很好!此番收获极大,我也该完成对诸位的承诺了。”

        方青欣喜无比,他喃喃自语,想到了七星灭世阵的七个阵眼,七星灭世阵合阵之际,老流氓白白的耗损了它们的力量,如今,方青得到了恐怖的资源宝物,也该弥补它们了啊。

        念动间,镇世界界源之力涌动,大批的血灵石飞向了七星灭世阵,那是惊人的数量,足有五十亿之多啊。

    “诸位前辈请收好!”

        方青的声音传到了镇世界中央,一瞬间,天枢方位,琉璃不灭塔发出璀璨的琉璃光芒,塔门缓缓地打开,战傀琉九立身在不灭塔塔门前,一挥手,恐怖的力量涌动,无数的血灵石倒转而去。

    “主上不必如此,之前的消耗,不灭塔还承受的住,以此塔的诸多布置,这些日子,不灭塔的损耗早已经自行修复完毕。”琉九对着方青开口。

        天璇方位,青铜棺椁发出幽深的光芒,有神秘的力量席卷四方,无数的血灵石被送回。

        青玄炉器灵青玄的声音响起:“主上也不必为青铜棺椁担心,此棺椁的底蕴,还要超出主上的想象,区区消耗,算不得什么。”

        开阳方位,黑金鼎震动不休,震开了将它掩埋住的血灵石,但它却是难以挣脱仙灵珠的封印,即便有心吞纳血灵石,却无从下手。

        天玑方位,虚天炉器灵虚天立身在本体上,对着方青开口:“小道友,这些东西,你还是自己留着吧,虚天的损耗不足为虑,眼下,小道友需要尽快提升修为境界,这些血灵石用得着啊。”

        天权方位,同天阵阵盘同天点点头:“尊主说的对,小道友的确是需要尽快提升修为境界,我等的些微损耗,与小道友的修为境界与实力相比,算不得什么。”

        方青有些无奈,也有些感慨,想那老流氓,恨不得掘地三尺寻求资源宝物,以补充己身,再看看这些无上之物,送上门来的能量都推脱不接受,两相对比,差距颇大啊。

        像是感应到了方青的心思,识海深处,沉寂中的混沌仙灵珠晃动着,却没有像之前那般惩罚方青,老流氓应该是处于某种状态中,没有时间与方青计较。

        再看玉衡方位、瑶光方位,玲珑九玄塔与五爪紫金雷龙令沉浮着,气息萎靡不振,光华暗淡。

        它们不曾有器灵出现,因为紫龙小世界的几位无上存在不允许这两件东西有器灵,其中倒是有一缕元神力存在,却被老流氓封印了,绝对动弹不得。

        方青对着几大无上存在躬身行大礼,这些存在值得他去尊敬,

        念动间,无穷无尽的血灵石燃烧,血红色的能量爆发,如同长江大河一般涌向那两件宝物。

        这是方青的补偿,既然其他存在不接受血灵石的能量滋养,他就赠与这两件宝物,先行恢复它们。

        半个时辰后,玲珑九玄塔爆发出璀璨的光芒,塔身晶莹无暇,充满了难以言喻的道韵,恐怖的威势蛰伏着,算是初步恢复。

        时至今日,方青也知道了玲珑九玄塔的品阶,那是不可想象的品阶,放眼风云界,除了镇世界内的存在,能够媲美玲珑九玄塔者,少之又少。

        再看五爪紫金雷龙令,此刻的令牌通体紫气萦绕,古老而神秘,初步恢复了昔日的荣光。

        当然了,这种消耗也是恐怖的,足足二十亿血灵石消失不见,若是以聚灵阵去汲取天地灵气恢复它们,简直是痴心妄想啊。

        要知道,方青所得到的血灵石,大部分都是中品之上的灵石,上品、极品灵石不在少数。

        这其中,还有方青最为关注的三千枚王阶下品层次的灵石,被他放置在了天地灵物区域,就在那座血灵石山上。

        做完此事,方青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放松了很多,当日,老流氓为了给他开辟丹田气海,严重损耗了它们,如今,它们恢复了过来,方青心中的一块大石头也算是落地了。

        此刻,方青却是对玲珑九玄塔很是好奇,自从得到这尊小巧玲珑的宝塔,他还未曾进入过,如今闲了下来,他自然要去见识见识了。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