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3章变数,因果无处不在

镇世仙尊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突然,二楼包厢门口,出现了一个年轻人,一身青衣,体态壮硕,面色微黄,眼神淡漠,嘴角有一颗米粒大小的黑痣,显得有些富贵气。

        青衣年轻人的修为境界不高,通脉境五重天巅峰境界,他此刻面对如此多的武相境高手,却显得极其淡漠,眼神没有丝毫波澜。

        底下,静坐着的方青心中一动,他瞬间就想起了,当日在青天酒楼遇到的那个年轻人,就是他。

        话音刚落,年轻人一扬手,一片皮质的卷轴就飞向了主持台,钱贯眉头一扬,还是伸手接住了年轻人抛来的卷轴。

        其他武相境高手,同时皱起眉头,显然对年轻人的无礼有些不满,就算你的身份背景不俗,也不能如此无礼。

        你毕竟只是个通脉境五重天的蝼蚁,胆敢对武相境六重天巅峰高手无礼,等同于,同时挑战这么多武相境高手的尊严。

        他们修炼了几百数千年,还没有见过如此无礼的年轻人呢,这让他们心里很是不舒服。

        但是看到钱贯平静的脸色,他们心中同时一震,极其诧异钱贯的态度,都有些开始忌惮这个无礼的年轻人,钱贯是什么身份?

        别人不知道,他们这些武相境的老东西们还不知道吗?

        这是古鹏拍卖场的一位长老,地位仅次于传说中的古鹏,乃是古鹏拍卖场三大长老之一,钱三长老!

        开泰城城主李牧,心中忽然升起一个不好的感觉,他眼角直跳,这是高手的敏锐感知力,极其玄妙,却是非常准确,无法解释,只能归结于运气与气运。

        接住了卷轴,钱贯心中有些疑惑,他虽然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但是,拿出这么一个卷轴,就想拿走他们古鹏拍卖场最大的底蕴之一,未免太不将我们放在眼中了。

        即便是你的身份高贵,身后的势力再如何恐怖,但是古鹏拍卖场,近千年的名声不容亵渎,亵渎者,滚!

        钱贯缓缓打开卷轴,只是刚刚看到开头一段文字,他的脸色剧烈变化,身体剧震,有些头晕眼花。

        随后,他猛然抬头,眼神狂热且羡慕至极,简直就要大吼出来了。

        他们的千年付出,终于有了回报,老大与他们三人的愿望,初步达成了。

    “那个势力终于肯接纳我们了?哪怕身份依旧卑微,总算是见到了希望啊!”

        钱贯心中大吼,心神剧烈波动,哪里还顾得上在场的武相境高手啊!

    “多谢公子!这把惊雷枪算是我们的见面礼了!”钱贯语气有些恭敬道。

        说完,他捧着惊雷枪,一个飞跃,就到了二楼,亲自递给了青衣年轻人,然后恭敬地行礼退下。

        现场,所有人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钱贯,眼睛都要掉出来了,像是看到了什么令人惊恐的事物。

    “钱兄,这是何意?”

        开泰城城主李牧沉声道,他已经极其不满意钱贯的做法了,只是,李牧忌惮传说中的古鹏,才没有当场翻脸。

    “钱兄,老夫也要个解释!”

        柳星辰的老脸极其难看,脸黑如锅底,死死地盯着依旧兴奋的钱贯。

        听到李牧与柳星辰的话后,钱贯心中冷笑一声,脸色却是没有任何变化,他的心机极其深沉,喜怒不形于色,淡淡开口:“两位是不是不知道拍卖会的规矩?谁的价格高,物品就归谁,没错吧?”

    “是这样,可是你确定就凭一个少年,拿出一个卷轴,就会比我们的价格更高?”开泰城城主李牧皱眉道。

    “李兄的话,也是我柳星辰要说的!”柳星辰脸色黑黑的,极其不甘心。

    “老夫非常确定,这卷轴的价值,比你们所有人的财富都要贵重,这一点毋庸置疑!”钱贯也冷下了脸。

        他心中极其不屑,你们是什么东西?也配和那个势力对比,别说你们了,就是整个凌云皇朝又如何?不配与那个势力对比,远远不配。

    “你......钱兄可否如实相告?也让我们输的心服口服?”开泰城城主李牧强忍着怒火,沉声道。

    “不必了!李牧,退下吧!回府!”

        突然,古鹏拍卖场门口,又出现了一个陌生老者,一身灰色衣衫,有上位者气息流露,对着愤怒无比的李牧开口,让他回府。

        转身一看,李牧的脸色和刚刚的钱贯一般,剧烈波动,神色恭敬至极,还有隐隐的惧意与担忧。

        他心中掀起滔天波澜,开泰城局势已经开始不可掌控了吗?

        没有丝毫犹豫,李牧抬脚就走,随着灰衣老者极速离开,没有任何停留。

        其他人再次愕然,这又是哪路神仙啊?一句话就令李牧乖乖地走了,比孙子还恭敬。

    “柳兄,算了吧!”

        伏虎城杨立神色凝重,劝解柳星辰,因为,他看出了那灰衣老者的来历:凌云皇朝供奉之一,比他这个记名供奉,身份要高的多,不可同日而语。

    “各位,本次拍卖会到此结束,各位请随意!稍后请来后堂交接拍卖物品!请!”钱贯开始下逐客令,宣布本次拍卖会结束。

        看着在场的武相境修士,方青心中感叹不已,即便是修炼到了武相境,依旧不能摆脱别人的掣肘。

        你不情愿也没有任何办法,形势比人差,只能低头服软,再憋屈也要承受。

        方青再次抬头看了一眼二楼,刚刚好,那个神秘的年轻人同时看来,他眼神中浮现出探索的欲望,很显然,方青引起了他的兴趣。

        神秘年轻人对着方青点点头,随后就离开了包厢,进入了古鹏拍卖场深处,消失不见。

    “你到底是谁?来自哪里?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影响力?”

        方青心中疑惑不解,他也对神秘年轻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能够令古鹏拍卖场如此忌惮的人,他身后的势力,想必是非同小可。

        随着人群来到了古鹏拍卖场后堂,方山海亲自前去交接。

        方家的三枚极品丹药,拍卖出了天价,他估算了一下,总共是一百七十六万两银子,除去古鹏拍卖场提取的十七万六千两,还剩一百五十八万四千两,对于方家来说,这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前辈,我的银白树枝与龙吟剑法,总共多少银子?”方青看着一个管事的,开始问道。

    “六万一千两!你是.......方公子?”

        这个老者头也不抬,开口道,但是又感觉哪里不对,抬头看了方青一眼,询问道。

    “是我!”方青道。

    “哈哈哈,原来是方公子,刚刚钱长老交代了,方公子所拍卖的物品,无需交纳银子,直接取走就可以了!”老管事的笑眯眯地看着方青道。

    “呃?这不好,这是三万一千两银票,您数数!一码归一码,方青不能占古鹏拍卖场的便宜,承诺的一次炼丹,我会百分之百完成的。”

        方青瞬间想起了是什么原因,但是他心中有数,绝对不能欠下古鹏拍卖场的人情,银白树枝关系重大,沾染因果绝对不行。

    “这......方公子,老朽不好交代啊?”老者为难道。

    “您放心吧,方家与百炼阁做人做事,绝对可靠!”

        方青再次保证,取了银白树枝与残缺的龙吟剑法,就向着方山海走去。

        此刻,方青心中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神秘的银白树枝到手了。

        他当即揣在怀里,小心地保管好了,绝对不允许丝毫意外发生。

        此刻,方山海也交接完了,令方青诧异的是,古鹏拍卖场依旧没有扣留提成,如数给了一百七十六万两银子。

        方青想了想,随即又摇头,这些事情不会有多大的因果,反正是方家占了大便宜就是了。

        走出古鹏拍卖场,方青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虽然没有经历大战,但是这一趟拍卖会之行,比大战一场还要疲惫。

        首先是银白树枝,令他提心吊胆,然后又经历了武相境高手的对决,令他加深了对四季轮回剑法的领悟,夏之剑法,已经有了一些眉目。

        然后就是,得知了二十万年前的秘事——问天剑宗!

        诡异地是,他莫名其妙地激怒了天道意志,致使混沌仙灵珠彻底沉寂。

        此刻,他再也感受不到之前的密切联系了,只是可以感应到,它如今依旧存在于自己的识海深处。

        一场心绪变化,产生了如此可怕的后果,令方青心中沉重到了极点,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涌上心头。

        这就是因果了,他与传说中的问天剑宗产生了一丝因果,玄之又玄,不可理解,不可想象,不可忽视,诡异莫名。

        再者就是与散修许攸的因果,他既然应承了下来,就必须去做到,否则他心中难安。

        还有物我两忘剑法,他必须要得到,既然已经产生了不可阻止的因果,那就承受吧。

        他倒要看看,是如何的可怕因果?真的能够毁灭自己?真是笑话!

        最后便是令他提心吊胆的妖兽作乱,仅仅是通过观察就可以知道,此次妖兽作乱,绝对非同小可。

        接连出现了如此多的武相境与神秘家族弟子,想必不会那么简单,影响力一定是巨大无比的,后果也是极其可怕的。

        至于其他的一系列联系,想必都会是好事,既然暴露出百炼阁的影响力,那就开始承接炼丹事宜。

        相信,自己接下来不会有什么时间闲着了,单单是炼丹,就会令他焦头烂额,也会极大地提升他的炼丹水平,玄阶炼丹师层次,距离他不会太远了。

        来找青木老人炼丹,就自己带灵药吧,炼制丹药不是白白炼制的,需要付出代价,你们心甘情愿来送钱与丹药,我又如何会拒绝?

        只是这玄阶丹药,是个大问题,一旦有人拿来玄阶灵药,自己该如何应付呢?

        毕竟,百炼阁是没有青木老人的,这个问题,方青心中头疼不已,他只能拼命提升自己的炼丹水平了。

        否则一旦暴露,没有什么青木老人,那么整个方家就完了,自己也不能保证自己和方家的安全。

        开泰城已经开始乱了,局势开始不可控制,连城主李牧都积极筹备着,没看见他倾尽所有,也要得到那惊雷枪吗?

        为什么呢?

        为了他的城主之位,也为了开泰城,开泰城都没有了,他还做个屁的城主?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