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8章通灵神猿掌,徐家危机

镇世仙尊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第238章

    “霸天拳法!”

        有人认出了岳擎天的拳法,这是霸天拳宗的著名拳法,是霸天拳宗立足于风云界的顶级武技,极其可怕,霸气外露,拳法的终极状态,有压盖***八荒之力。

        有人目光深邃,想起了霸天拳法的来历,据说,这是初代霸天拳宗宗主,少年时期,自西武域禁地——问天剑宗边缘得到的拳法。

        更有传言讲,此法根本就不是完整的霸天拳法,只有前五式拳法,却是威震风云界几万年,厉害至极。

        其来历神秘无比,拳法无比古老,不可追溯其来源,拳势中蕴含了极其古老的气息,像是洪荒时代的拳法。

        轰!

        整个地下世界剧烈摇晃,无数的山石轰然炸碎,可怕的拳势,笼罩了最前方的修士,全部都是御虚境高阶修士。

    “岳擎天,你敢!”

        有老怪物挺身而出,可怕的气息席卷四方,这是一个灰衣灰发的老者,两只苍老的手掌探出,没入了虚空深处,而后骤然出现在了岳擎天的拳头前,掌力雄浑至极,撼动了地底世界。

    “通灵神猿掌!是呼伦和玉前辈!”

        有超脱境六重天的高手,一眼就认出了这门可怕的掌法,惊呼声震动四方,道出了灰衣灰发老者的身份来历,令四方御虚境以上的高手目光湛亮。

        轰!

        属于超脱境九重天的力量,瞬间席卷四方,将周围上百修士震飞出去,有人当场筋断骨折。

        甚至,其中一位御虚境三重天的高手,在虚空中炸碎,化作了漫天血肉,凄惨无比。

        嗡!

        虚空之地开始紊乱,可怕的虚空乱流绞杀一切,吞噬一切有形之物。

        犹如上古饕餮临世,又如吞天神兽再现尘寰,所有的修士如临大敌,这是最可怕的虚空乱流,等闲超脱境都不敢硬撼。

        轰!

        拳掌相交,发出了无与伦比的力量波动,甚至有刺目的光芒闪现,那是真元之间的对抗,属于不同属性的真元,在相互抵消力量。

        蹬!蹬!蹬!

        虚空中同时响起了三道脚步声,两人同时倒退了三步,踩碎了虚空壁垒,脸色皆是凝重无比地看着对方。

    “呼伦和玉,你敢与我霸天拳宗作对,你找死!”

        虚空中,霸天拳宗的岳擎天背负双手,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他的右手颤抖不已,显然是承受了不可想象的力量,剧痛无比,手骨都有些变形了。

        这是一位强大的散修,乃是凌云皇朝本土人士,是隐士高人,向来不参与皇朝之间的斗争。

        此人绝对不次于岳擎天,他机缘造化不绝,以散修之身,一路摸爬滚打,修炼到了如此地步。

        呼伦和玉在整个东武域,都很有些名气,几大顶级宗门都曾经邀请过他,担任宗门客卿长老,但是,都被他拒绝了。

    “找死?不见得吧?老夫就是看不惯你们,霸天拳宗向来是盛气凌人,你岳擎天更加狂妄到没边了,今日还敢逞凶,击杀我人族修士,你们霸天拳宗活腻歪了吧?”

        虚空中,灰衣灰发老者呼伦和玉,他同样背负着双手,苍老的眼睛犹如秃鹫一般,冷冷的看着十几丈外的岳擎天。

        他语气中没有丝毫,惧怕霸天拳宗之意,如此呵斥整个霸天拳宗,若是论此刻的霸气,就连岳擎天都要自惭形秽,他妈的,到底谁才是霸天拳宗的传人啊,草。

    “哼,呼伦和玉,怪不得,原来是你这个老东西!你他妈无非是故意挑刺,当年败在我宗大长老手下,一直耿耿于怀,想要找我霸天拳宗的晦气,你以为老夫就不知道?幼稚!”

        虚空中,霸天拳宗的岳擎天开口,道出了一些往事,揭开了呼伦和玉针对他的原因,令底下所有的修士,目光中带着疑问与探寻,都想要知道当年的事情。

    “哼!是老夫,周勤道那个老东西,仗着霸天拳宗的势力、资源,老夫现在是比不上他,可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老夫自有办法对付你们,咱们走着瞧!”

        散修呼伦和玉语气依旧豪气,丝毫不惧霸天拳宗,扬言日后还要寻霸天拳宗的晦气,硬气的一塌糊涂。

    “就凭你一个乡野散修,也配与我霸天拳宗为敌?不自量力!”

        霸天拳宗的名头的确是威震东武域,也的确是可以令东武域,九成的修士望而却步。

        但是,不包括呼伦和玉这种强大散修,他们这种人,四海为家,机缘造化深厚,到底还有多少底牌与关系网,谁也不知道。

    “那就走着瞧吧!”

        散修呼伦和玉不再与他多费口舌,带着十几个御虚境高手,就离开了地底世界,既然造化已经被取走,他们何必白白浪费时间呢,还不如去找方青或者青木老人的踪迹呢。

        所有人心中有数,找青木老人非常不现实,那种级别的高手,已经不是他们可以触及的了,触之必死无疑,差距太大了,两者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

        看到霸天拳宗与诸多散修为敌,浩然宗的黑白双剑,心中非常高兴,面无表情地看着岳擎天,对于这个老东西,他们算是恨上了,太无耻太不要脸了,明目张胆地支持霸天皇朝,令人鄙夷。

        哼!

        霸天拳宗的岳擎天,冷哼一声,他自然清楚,自己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霸天拳宗如此霸道行事,已经非常不得人心了,很多散修眼中充满了恨意,那是对于霸天拳宗的深切恨意。

    “擎天长老果然是霸气无边啊,老夫佩服至极,此事已了结,咱们该算算其他账了吧?”

        铮!

        浩然宗的赵东流身形一动,瞬间就到了岳擎天身前,手中的雪白长剑,发出可怕的剑鸣声,锁定了岳擎天。

    “赵东流,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

        岳擎天终于暴怒了,今日他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什么好处都没有得到,还得罪了诸多散修,日后一旦与浩然宗起冲突,那些散修会站在哪一边?用脚指头都可以想出来。

    “不干什么,你既然插手皇朝之争,那老夫就陪你玩玩,今日我们就做过一场吧?三千年来,老夫一直想要再次领教一下霸天拳法,择日不如撞日,就在这里吧!”

        赵东流一副你必须要和我一战的样子,令岳擎天怒极反笑,这个剑疯子,分明就是心里不畅快,想要寻老夫的晦气,你他妈真的敢和我生死搏杀?不见得!

    “赵东流!老夫没有功夫陪你胡闹,你还是考虑一下凌云皇朝吧,告辞了!”

        岳擎天一步迈入虚空中,转眼间消失不见,他心中还有其他打算,既然此地出现了龙脉,必须要调查清楚,到底去了哪个势力,若是真的去了那个恐怖的势力,那就没有办法了。

        不仅仅是岳擎天,就是黑白双剑都存有这种心思,不夺取归不夺取,但是,哪个宗门势力再得一条龙脉,那就是天大的事情了,绝对会影响东武域的势力平衡,极其重要。

    “走吧,去开泰城,方青既然是方家子孙,他就一定会再次回到方家,到时候,将会有一场血战,妖族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但是,他们现在还不敢,再明目张胆地进入开泰城。”

        黑袍长老童江水脸色凝重地看向开泰城,此番他们来到开泰城,想不到会出现这么多的事情,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一刻钟后,所有人退出了地底世界,地面上,小山村里却是热闹的很,诸多修士再盘问山民,无意中得知了,方青这个小子,在此地停留了一夜,救了一个小童,还收下了一个三岁的徒弟。

    “哈哈哈,真是笑死老子了,一个通脉境修士,收了徒弟,还是一个三岁的徒弟?那小子如今才十五岁吧?屁大丁点的小东西,居然学人家收徒弟,这世道啊。”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方青这个小子,绝对是和那个老东西一起来的!当日,他发出号召音,莫非是另有深意,故意布下疑阵?”

    “反正不管怎么说,如今最大问题就在方青身上,只有找到他,才能得知龙脉何去,是守在这里?还是前往开泰城?”

    “废话,你他妈以为那小子真的有意收徒弟?守在这里有什么用?这帮刁民,之前还敢隐瞒,若非吴奇葩这个老东西,突发奇想施展摄魂术,我们真的被骗过去了,草!”

    “这帮刁民的确是该死,但是,留着他们或者还有些用处,引那小子出来!”

    “带着这个小娃娃,去开泰城守着方青,用他当诱饵,引他出来。”

        六个大高手,此刻围在徐天家中,看着徐天一家三口战战兢兢的样子,如此定下来计谋,准备以徐天要挟方青,逼他说出来青木老人的下落。

    “你们都是坏银,师父会打死你们的!”

        小徐天挥舞着胖乎乎的小手,怒视眼前这些强盗,他虽然幼小,但是却是不傻,从这些人的脸色上,看出了他们的恶意。

    “各位大爷,请你们饶了俺们,方公子虽然收了小儿为徒,但是,他的下落,我们真的不知道啊?”

        徐天之父徐大牛苦苦哀求这些人,希望可以放过他们,不要带走小徐天,这可是他们唯一的儿子啊。

    “废话,你个刁民,当我们傻啊,以你们做诱饵,是你们的造化,还敢拒绝?”

        其中一个高手身上,散发出淡淡的,超脱天地的气息,像是快要进入那个层次了。

        他微微一瞪眼,一股若有若无的真元,就击在了徐大牛身上,令徐大牛当即横飞了出去,骨骼都断裂了几根。

        他只是寻常的猎户,如何抗衡的了这种大高手的气息,即便是一丝气息,也不是徐大牛可以承受的。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