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11章一剑重创玄阳体,小主母

镇世仙尊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很难想象,一个杀手居然会使用这种极其显眼的兵器,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刺天盟该是如何的肆无忌惮了,也可以看出钟落枫的强大信心,这一枪出,绝对要克敌制胜。

        方青眼中终于浮现出慎重与凝重了,他一瞬间感受到了可怕的枪意,这家伙居然也隐藏了这么多的实力。

        钟落枫居然领悟出两种武道意境,先是二重的掌意,配合圣阶下品武技金阳掌,威势无双。

        而现在,这家伙一瞬间拿出来一杆玄阶上品灵器长枪,施展出来落星枪枪法,枪为落星,枪法是圣阶下品武技——落星枪法,相得益彰,力量之恐怖,不可想象。

        方青深吸一口灵气,青剑经终于运转了起来,之前大战,他根本就没有运转青剑经。

        刚刚那一战,钟落枫还是不够强,无法带给他生死危机,他的混沌剑元,钟落枫不配见到与体会。

        但是,这一刻不同了,落星枪实在是太强横了,锋芒摄人,无坚不摧,即便是方青碎灵境巅峰的肉身体魄,也不敢轻易硬撼。

        随着青剑经轰然运转,方青身上浮现出恐怖的气势,一股无法想象的威严气势,就迸发了出来,充斥着方圆几百丈空间。

        方青一挥手,手中出现了一把银白色的长剑,正是久违了的陨星剑,  本体材质达到了玄阶上品巅峰层次,剑灵的境界更加恐怖,达到了天阶巅峰圆满地步,匪夷所思。

        铮!

        陨星剑发出恐怖的剑鸣声,无数的剑气纵横驰骋,撕裂了虚空壁垒,一道道森然的剑气,与虚空乱流相抗衡。

        对面,极速刺出一枪的钟落枫大吃一惊,因为,他手中的落星枪在颤栗,微微发出臣服之意,那是对高阶灵器的惧怕。

              钟落枫恐怖的真元疯狂涌入落星枪内,加持着玄阶上品灵器的力量,再次提高了一分速度与力量,稳住了落星枪的战栗。

    “风起云涌!”

        可怕的混沌剑元疯狂涌动,方青以青剑经为引,将花生米大小的丹田气海内的混沌剑元,一瞬间调动了出来,注入了陨星剑内,他毫不犹豫,一剑劈杀而出,这是地阶中品武技——乱寰剑诀的第一招。

        一瞬间,方圆百里内,恐怖的剑气搅动了天象变化,狂风大作,飞沙走石,一阵又一阵的灰白色云朵极速汇聚,发展变化之快,匪夷所思,气势磅礴到了极点。

    “不可能!落星裂青天!”

        刺天盟的***成员,种子杀手钟落枫脸色剧变,他大吼一声,眼中浮现出不可思议之色,手中的落星枪再次爆发出璀璨的光芒,力量真正达到了极限。

        这一瞬间的变化,令他措手不及,对面那个少年实在是太恐怖了,那种剑法虽然平平无奇,但是,其中蕴含着无法言喻的磅礴大气。

        还有他手中的银白色长剑,将这门剑法的终极威力,发挥到了极致,搅动了天象变化,剑气无坚不摧无物不破,凌厉到了极点。

        轰!

        剑气与枪芒剧烈碰撞,虚空彻底破碎了,无数的虚空风刃与剑气枪芒相互抵抗,铿锵作响,火花四溅。

        大地被剑气枪芒割裂,出现了无数的沟壑,整个战场一片狼藉,混乱不堪,等到一切的混乱能量逐渐散去,远处的白玉荒蟒白玉成松了一口气。

        它即便是对方青有信心,但是,刚刚那神秘青年拿出一杆玄阶上品灵器时,它还是非常紧张的,此刻,这家伙震惊地看着远处的战场,深深地被震撼了。

        战场上,方青手持陨星剑,站在钟落枫身前,左手死死地扣住了落星枪枪杆,右手中的陨星剑深深地刺入了钟落枫的左侧胸口,一滴又一滴的鲜血滴在了地上。

    “咳咳咳,咳咳咳,好一个青帝方青,好一个吞噬体质,你居然藏得这么深,刚刚那一剑,其中深藏着的意境,是剑意吧?”

        此刻,钟落枫脸色惨白道,整个身体剧烈颤抖,他的体内,无数的混沌剑气疯狂地破坏着他的生机。

        与此同时,陨星剑发出了难以想象的嗜血力量,吞噬着玄阳体的本源力,令陨星剑剑灵兴奋到了极点,这是它第一次吞噬玄阳体本源力,大补啊。

        方青没有回答钟落枫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很白痴,他心念一动,以神识力传音,令白玉成先行离开此地,他会尽快赶去与它汇合的。

        而后,引雷神金一瞬间出现在他头顶的虚空中,无极锁空隐虚阵再现,遮蔽了此地百里空间。

        令外界不能窥探分毫,他已经感到了诸多恐怖气息,在极速向着此地赶来,那是被两人的恐怖大战所吸引来的荒兽与修士。

    “钟落枫,告诉我东武域刺天盟根据地,你可以活命。”

        方青心念一动,控制住了陨星剑的可怕吞噬力,令陨星剑剑灵很是不满,但是,它不敢违抗方青分毫。

        随后,方青一掌拍在钟落枫的丹田气海处,封住了这家伙的真元流动,随即出手如电,剑指上,伴着可怕的剑元与剑意,封闭了钟落枫全身上下的各大经脉,防止他有什么特殊手段逃脱。

    “咳咳咳,噗!你想多了,刺天盟的根据地,没有人知道,即便是我也没有资格知晓,杀了我吧,败在你手中,我败的心服口服。”

        钟落枫开口,这更加令方青震惊了,连这种***成员,种子杀手都不知道东武域刺天盟的分部,这刺天盟,实在是神秘到了极点。

        神识力一瞬间启动,方青趁着钟落枫最虚弱,意志最萎靡之际,一瞬间以天星炼神术侵入了他的识海空间。

        而后,方青又一瞬间退了出来,因为,他再次遭受一种古老、神秘的禁术阻击,没有侵入钟落枫的识海深处。

        那种恐怖的禁制力,如渊似海,不可抗衡,伟力无边,令混沌仙灵珠都束手无策。

    “你......神识力?咳咳咳,咳咳咳,好一个青帝方青,好一个吞噬体质拥有者,万万没有想到,你居然提前诞生了神识力?还是我所不能理解的恐怖神识力,咳咳咳,咳咳咳,你果然非同小可啊。”

        刺天盟的***成员,种子杀手钟落枫大吃一惊,脸色剧变,眼中浮现出震惊到了极点的光芒。

        他死死地盯着方青,道出了方青拥有神识力的底牌,他像是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心气,真正被方青打击到了,打击的体无完肤。

        砰!

        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方青右手一震,一掌拍在了钟落枫的脑袋上,当即将他震晕,随手丢进了极品虚空石内。

        而后,方青带着无极锁空隐虚阵,极速前进,百里外,方青一瞬间收起了引雷神金,显露出来身影。

        不到半刻钟,方青就追上了白玉荒蟒白玉成,只听着白玉成在以神识音说着什么。

    “小主母,不是老白我吹嘘,以老白的实力,带着你们飞上九天,遨游无尽的虚空,那还真不在话下,主上的战力是非同小可,但是,在这方面,他还是不能与老白相提并论,这就是修为境界的差距了。”

        此刻,白玉荒蟒白玉成极速前进着,这家伙发出神识音,不知道在和谁说话,方青听的满头雾水,片刻之后,他的小脸就黑了下来。

    “蟒神大人,如玉说过您多少次了,您不要一口一个小主母。还有,您真的能够上天?那您岂不是和传说中的神龙一样了?好厉害哦。”

        白玉荒蟒背上,马车车厢内,传来一个少女的柔和声音,声音中带着娇嗔,还有无限的崇拜。

    “小主母说的是......呃?白玉成又忘了,口误口误。还有,神龙二字可不能乱比喻啊,虽然老白如今距离化龙也差不了多远了,但是,一些敬畏还是要有滴。”

        白玉荒蟒白玉成那叫一个舒畅,这个小丫头实在是很上道啊,这不是拍马屁,而是少女天生的好奇心与对强者的崇拜之心,真心实意地赞美的。

    “蟒神大人,您这是要上天啊?真够厉害的,我之前怎么不知道您有这么大本事呢?”

        后方,方青一步迈出十几丈,直接与白玉荒蟒白玉成并排而行,笑眯眯地看着白玉荒蟒白玉成,这般调戏这家伙道。

        白玉荒蟒白玉成大吃一惊,巨大的蛇躯微微一震,差点将车厢震飞,方青眼疾手快,一把就按住了车厢车辕,稳住了即将冲天而起的车厢。

    “主上神威盖世,这么快就将那家伙解决了?刚刚那一战,实在是令白玉成佩服至极啊。”

        白玉成急忙对方青进行恭维,这家伙听着方青语气不善,就知道刚刚自己忽悠小丫头与自恋的话,被方青听到了,它可不敢让方青称它为蟒神大人啊,那可是会折寿滴。

    “少废话!赶紧走,半个时辰内到达落霞城,否则,我帮你上天。”

        方青淡淡的看了一眼白玉成,这个混账东西,还当起了红娘,什么小主母?你他妈还距离化龙不远了?小爷真是草了,你有几斤几两,小爷还不清楚吗?

        白玉荒蟒白玉成浑身一紧,感觉皮骨发寒,当即施展出来全力,一股强大的妖元牢牢地笼罩住了车厢。

        它身躯一动,四周狂风大作,这家伙的实力的确是非同小可,直接悬浮在十八丈高的虚空中,蛇尾猛地一摆,身体犹如一道白色闪电一般,极速狂飙。

        方青摇摇头,脚步一动,在大地上一步就是五十丈,逍遥追仙步被他暗中施展了出来。

        脚底尽是神秘的纹路,复杂到了极点,风之奥义被方青一瞬间加持在风驰步上,速度之快,难以想象。

        再看虚空中的白玉荒蟒白玉成,这家伙果然是被方青吓到了,天蟒身法被它施展到了极致。

        蛇尾以玄奥的轨迹不断地摆动,蛇躯配合着蛇尾的摆动轨迹,令虚空颤抖,一股无法想象的力量,就传递到了白玉成身上,令它的速度陡增。

        此刻,车厢内,两个小丫头不断地惊叫,她们被白玉成的恐怖速度惊吓住了,即便是害怕,她们还是压制不了好奇心。

        偷偷地从车帘缝隙内向外看去,看着地上的连绵山脉,在不断地后移,她们知道,不是山脉在后移,而是白玉成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一个呼吸就是十几丈,匪夷所思。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