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20章神秘之地,刺天盟的未来

镇世仙尊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方青听到神秘古老虚影卫道剑尊的话后,他深深地皱起眉头,苦苦的思索着。

        他是真的听不懂卫道剑尊的话,什么叫他们也在守护这片星空?哪个星空?风云界的星空?

        看到方青皱眉思索自己的话,卫道剑尊的元神力分身摇摇头,听不懂就听不懂吧,他也懒得和这个小家伙解释,日后自会有分晓。

    “小子,本尊最后告诫你一句,我刺天盟想要招揽的天骄,从来都没有什么生灵可以避免!”

    “在风云界,无论是人、妖、魔、海四族生灵,皆不会有例外,你如今与我刺天盟结下因果,日后,注定了要与我刺天盟有个了断。”

        刺天盟的卫道剑尊分身开口,他语气中的霸道与自信,令方青再次反感与皱眉,这个老东西,实在是狂妄到了极点。

    “前辈就这么自信?”

        方青似笑非笑地看着卫道剑尊,他绝对不相信这个老东西,可以看到他识海深处的混沌仙灵珠。

        有老流氓傍身,刺天盟除非能够拥有撼动诸天万界的力量,否则,绝对无法抗衡混沌仙灵珠之威。

    “本尊可以告诉你,你即便是传说中的生灵,我等也有办法克制你,刺天盟就是你的最好归宿,好了,小家伙,本尊要消散了,咱们日后再见。”

        刺天盟的卫道剑尊说完最后一句话,身影缓缓地消散在了虚空石空间内,化作了精纯的元神力能量,融入了极品虚空石的虚空内。

    “老东西!你注定会失望的,小爷不相信你的本体,可以知道这里的一丝信息,你特么能够找到小爷再说吧,狂妄自大的老东西。”

        方青看着卫道剑尊消散的那片虚空,喃喃自语,他绝对相信混沌仙灵珠,这个老流氓在自己体内,没有人可以推演出自己。

        与此同时,在一处无尽遥远与神秘之地,没有人知道这是哪里,也不会有人推演到此地。

        最可怕的是,此地居然流淌着丝丝缕缕的淡薄混沌气,和方青丹田气海内的混沌气一模一样,同样的神秘与伟岸,同样的沉重如太古神岳,压塌虚空。

        在一处神秘、古老、尊贵的不知名古洞府内,一位黑衣白发老者,盘坐在一块奇异的莲花座台上。

        这是传说中的十八莲花台,乃是混元石雕刻而成的,放眼整个风云界,绝对找不出二十块混元石,价值无量。

        他满头的白发,眉心有一把黄豆大小的剑形印记,印记呈暗金色,神秘无比,他浑身上下像是没有半点修为力量一般,平凡的像是一个普通百姓家的老者。

        突然,黑衣老者一瞬间睁开眼睛,眼中浮现出恐怖的剑光,眼底深处,有剑气纵横九天,撕裂无尽虚空,粉碎苍茫大地。

        像是一把斩破万古时空的神剑,自天界而来,划破了万古青天,降临在了风云界的苍茫大地上。

    “是谁?是谁破灭了本尊的一缕元神分身?九十九道元神分身,任何一道分身之力,也绝对可以斩杀风云界,所谓的圣人境八重天高手。”

    “难道其中一个小家伙遭遇了那种存在?为何本尊推演不出任何的蛛丝马迹?有意思。”

    “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来自何方,只要你在风云界,没有人可以躲过我刺天盟的探查。”

        老者喃喃自语,双手不断地结着神秘的印法,随后,他就停下来动作,因为,他推演不出任何的蛛丝马迹,虚空中,像是有什么伟岸的力量,在阻止他的推演。

        很快,神秘的老者就再次闭上了眼睛,不再做无用功,因为,他相信因果之力,日后一定会遇到的。

        到那时,他一定可以感应出来一些东西,不过是时间早晚罢了,时间对于他们这种高手来说,真的很充足。

        东武域,落霞皇朝,落霞城,明霞楼客房,极品虚空石内。

        方青看着眼前依旧痛苦不堪的钟落枫,心念一动,收回了太阳灵火,这家伙看来是真的不知道东武域刺天盟分部啊,再折磨他也没有丝毫用处。

        这令他心情沉重,刺天盟连种子杀手都进行了保密,还在他们识海最深处留下了元神力分身,这种底蕴,实在是可惊可怖。

        若不是他在虚空石内,试探出来刺天盟的这种手段,他真的就危险了,那个神秘的卫道剑尊,绝对能够制伏自己,擒下自己带回刺天盟,极其恐怖。

    “荒芜前辈,牛前辈,两位可以看出,那个什么卫道剑尊的修为境界吗?”

        方青在心中询问蛟荒芜与牛伤天,他对那个神秘的卫道剑尊很是好奇,想要知道他的修为境界。

    “蛟荒芜惭愧,没有想到刺天盟会如此可怕,那个神秘的卫道剑尊,已经超出了圣人境巅峰的***,达到了我们所不能知道的境界,实在是不可思议。”

    “不过,我们也总算是知道了刺天盟的一些信息,他们的老巢,不在风云界大世界内,这简直就是难以想象的,超出了我们的想象范围。”

        识海深处,七彩混沌牢笼内,龙纹金蛟蛟荒芜满脸的凝重与忌惮,他活了这么多年,今日真是大受刺激,古老神秘的刺天盟,果然是恐怖到了极点。

        令他产生了敬畏之心,先不说刺天盟的行事作风如何,单单是他们高层人物的修为境界,就足够令风云界顶级高手汗颜与崇拜了。

    “不在风云界大世界内?明白了,他们是担心风云界的天地法则秩序压制他们吧?只是,我不明白的是,对于那种境界的高手来说,他们在年轻一辈识海深处,留下元神分身有什么用?难道就是为了保护他们?不至于吧!”

        方青真的想不明白这一点,那种高手,焉能屈尊降贵为几个年轻一辈护道?

    “小祖宗这就想错了,他们不可能为年轻一辈护道,即便是特殊体质拥有者,他们也不会这般重视的。”

    “他们的目的,蛟荒芜可以猜测出来一丝,他们要探查风云界的情况,这也是他们估算风云界的手段之一吧!”

    “所以,小祖宗日后再遇到刺天盟的杀手,千万不要大意,尽可能的隐藏自己的气息,否则,一旦引来那种存在,小祖宗就太危险了!”

        识海深处,七彩混沌牢笼内,龙纹金蛟蛟荒芜,满脸严肃与忌惮地看向外界,如此告诫方青。

        刚刚的卫道剑尊,实在是太恐怖了,那种元神力,已经超出了蛟荒芜的想象范围,以元神体之力,只手抗衡极品虚空石的空间法则秩序神链,不可想象!

        方青脸色凝重且严肃,卫道剑尊实力之恐怖,超乎想象,那种手段,简直闻所未闻,这是方青所遇到的第一高手,没有之一。

    “风云界要变天了,神秘的刺天盟将要掀起滔天波澜,老牛之前严重低估了刺天盟的实力。”

    “或许,整个风云界顶级势力,也严重低估了刺天盟的恐怖实力,小祖宗需要加快提升修为境界了。”

        识海深处,七彩混沌牢笼内,撼天神牛牛伤天语气严肃地开口,这个老家伙今日真的被震惊了。

        他圣人境七重天的修为境界,在刚刚那道神秘虚影面前,根本不够看,要知道,那仅仅是人家的一道元神分身而已。

        方青与两个老怪物在极品虚空石内叹息,时至今日,他们对于实力的渴望,已经达到了巅峰。

        特别是方青,之前,他全力以赴的一剑,被卫道剑尊轻描淡写的一指破去,令他遭受重创,很显然,那个老东西也是手下留情了,否则,他绝对有死无生。

        这种巨大的差距,令他升起无穷的进取心,他如今的实力虽然不凡,但是,面对风云界最顶级的高手时,还是不堪一击,这不是潜力与体质的问题,而是修为境界与阅历、战法的差距。

        修为境界对于如今的方青而言,绝对是个大问题,混沌丹田气海的扩展,绝对不是能量积累就可以做到的。

        他只能寻找数之不尽的资源,提升混沌仙灵珠的实力,要靠那个老流氓为他开辟更大的丹田气海。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希望落霞岭之行,莫要令我失望。”

        方青看向落霞城的中心方位,那里就是落霞皇朝的权利中心,也是落霞岭古遗迹所在。

        看着地上昏迷不醒的钟落枫,方青眼中浮现出一丝杀气,随即,这一丝杀气就敛去了。

        因为,他还是不能理解卫道剑尊的话,他们亦在守护这片星空,守护哪一片星空?

        方青很是不理解卫道剑尊的话,若是守护风云界星空,更加讲不通,也难以理解,刺天盟残害奴役了多少人杰?

        那真是数之不尽的,连牛伤天的亲子牛论道都被刺天盟招揽了去,还有妖族那么多的绝世天骄,这种损失,令万妖山脉高层震怒,却无可奈何。

    “你们到底守护哪一片星空?若真是如我所想,今日若是斩杀钟落枫与石飞云,岂不是错杀好人?”

    “好一个神秘的老东西,好一个卫道剑尊,一句话就令我进退两难。不过,你们别惹到小爷,否则,小爷的极品虚空石,就会成为关押刺天盟杀手的牢笼!”

        方青很是郁闷,他狠狠地看着石飞云与钟落枫,喃喃自语,道出了这样的话语。

        日后,刺天盟若是还对他锲而不舍,妄想奴役招揽他的话,他真的会将极品虚空石空间,变成关押刺天盟杀手的牢笼,这一点,方青绝对有办法做到。

        咚咚咚!咚咚咚!

        外界,明霞楼客房内,响起了敲门声,方青心念一动,一瞬间离开了极品虚空石,石飞云满脸惊恐与绝望,他呆呆傻傻地看着方青一瞬间消失。

        刚刚,极品虚空石内的变故,令石飞云震惊到了极点,刺天盟传说中的人物——卫道剑尊现身,他也没有办法撼动极品虚空石,刚刚那一幕,实在是令石飞云失去了言语与思考。

    “好一个青帝方青,好一处小世界雏形,居然恐怖到了这一步?这个少年真是不可思议,不可想象的,刺天盟的不世大敌,非此子莫属!”

        石飞云喃喃自语,再次被方青的恐怖底蕴震惊了,他这是第一次为刺天盟的未来而担忧,这若是放在以往,那是不可能的。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