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60章心丹之境,地炎炉

镇世仙尊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前辈客气了。”

        方青看向落霞皇朝当代皇主,对其抱拳行礼,他心中对这落霞皇朝当代皇主宋长啸颇为好奇。

        其超脱境三重天巅峰境界,却令方青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这在其他超脱境三重天高手身上从未感受过,这位皇主一定有非同小可的际遇。

        以方青如今的实力,即便是被混沌仙灵珠,压制隔绝了半数的仙灵体本源力,其战力也绝对是惊人的。

        等闲超脱境三重天高手,方青绝对可以抗衡乃至出其不意击杀,但是,宋长啸却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宋长啸有意无意透露出来的气息,比之之前庞统给予他的压力更大,他没有把握击败或者击杀宋长啸,想要全身而退,估计也需要费很大的力量。

    “小道友天纵之资,年纪轻轻,修为境界却达到了开辟境一重天层次,战力更是宋长啸前所未闻的强,我有意助小道友一臂之力,这些道灵露,既然诸位前辈与大师不接受,小道友可有兴趣?”

        宋长啸心中其实也是有怨气的,他堂堂的一朝之主,亲自出来赠送这些人宝物,这些人却担心落霞皇朝连累他们,不想涉足四大皇朝之争,一个个拒绝了他的好意,令他下不来台,只能强自装笑。

        如今有青帝方青的出现,他看到了一丝希望,也感激方青的解围,当即话语一转,要以大手笔赠与方青所有道灵露,有意做给其他人看。

    “前辈厚爱,晚辈感激不尽,既如此,方青就多谢前辈的赠与。”

        方青对着宋长啸拱手行礼,有意配合宋长啸的做法,他其实也是很需要这些道灵露的,混沌仙灵珠对天地间所有灵物来者不拒,这些道灵露正是他如今所需要的。

        看到这一幕,很多人暗自皱眉,对于方青的做法,很多人已经产生不满之意了,但是顾忌方青与落霞皇朝皇主的威势,没有人开口质疑什么,枪打出头鸟,这些人怎么可能为他人身先士卒试探方青之威呢。

        接连有落霞皇朝的皇子皇女上前,将手中没有送出去的道灵露交给方青,特别是四个娇艳无双的公主,更是暗自打量了一眼这个传闻中的绝世天骄方青,想要看看他到底有何不同。

        方青微微一笑,随手一挥,足足十五瓶道灵露,就被他收进了储物灵戒内,这第一笔财富已经到手了,剩下的就需要他自己去争取了,他在心中鄙夷那些老东西们,送上门来的宝物都不知道收取,顾忌的太多了。

        他也想起了自己之前的迂腐做法,错过了太多太多宝物,狗屁的因果,狗屁的平衡,在这风云界,什么样的因果与平衡之道,是混沌仙灵珠所不能承受的?

        老流氓连天域能量都敢盗取,没有下限到了极点,与老流氓混沌仙灵珠相比较,他收取这么点东西算的了什么。

        不得不说,蛟荒芜与牛伤天之前一番话,对方青的影响是很大的,让一个浩然正气加身,凛然不可侵犯的正直少年,变成了如今该出手就出手,果断、果决,带着一丝腹黑之人,收取宝物毫不手软。

        识海深处,混沌仙灵珠像是感受到了灵物的气息,一道淡淡的七彩仙光浮现,当即深入了方青的储物灵戒。

        一条能量通道骤然衍生,像是不存于世间一般,无人可以察觉,滔滔不绝的道灵露能量,就被混沌仙灵珠一瞬间汲取一空,方青的储物灵戒内,只剩下了十五个空空如也的玉瓶。

        外界,方青脸色有一瞬间的异样,心中很是诧异与无语,他还没有尝到道灵露是什么滋味,就被混沌仙灵珠盗取一空,这家伙实在是不客气啊。

        不过也从侧面说明了一点,混沌仙灵珠如今真的是需要无穷无尽的能量滋养,时间紧迫,他虽然成功开辟出了丹田气海,但是,他的丹田气海实在是太另类了,根本不能带给他太多的力量。

        方青不清楚当今诸天万界修炼界的情况,老流氓混沌仙灵珠却是知道很多事情,它不能说给方青太多,避免引起太多的变数。

        它即便是能够一力镇压,却也会增加方青的灾厄,天地厄运伴随者的路不好走,如今仅仅是初步开启。

        方青已经落后于那些人太多太多了,若是再被神金天堑海困个十年八年的,那么他就不用去与那些人争锋了,就好好的在风云界混吧。

        所以,混沌仙灵珠此刻有些饥不择食,无论什么资源能量,统统汲取一空,只要不是它自己贸然汲取大天地的能量,就不会有太大的变数产生,这是方青的机缘造化,也是混沌仙灵珠的机缘造化。

    “各位大师请便,若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宋长啸就不叨扰诸位进行交流了。”

        落霞皇朝皇主宋长啸对着在场的修士微微行礼,当即告辞离去,落霞皇朝内忧外患,他需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了,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

        等到落霞皇朝皇主离去,现场只剩下了来自东武域与西武域的炼丹师与修士,落霞皇朝的几个皇子皇女却是留了下来,在来仪阁空地的一侧落座,等待着炼丹师交流会开启。

        很快,众人一致推举来自西武域的龙承天做交流会的带领者,龙承天推让一番,还是接下了这件事,他当即宣布道:“诸位道友,我等炼丹师涉足炼丹之道,为的就是探索丹道的至高领域,一些交流学习、互补不足之举,正是我们所需要的,感谢落霞皇朝能够给予我们这处地方,让我们可以汇聚一堂,初步探讨炼丹之道。”

    “时间紧迫,大家就各自发表一下自己的见解与经验吧,日后,在凌云皇朝凌云城的九阁赛上,我等再深入交流一番。”

        随后,由龙承天开头,他将自己炼丹制药中的领悟讲述了一番,此人不愧是玄阶极品炼丹师,其距离地阶下品炼丹师仅仅是一步之遥,见解很是不凡,一些感悟令方青也是获益匪浅。

    “龙前辈刚刚所说的‘心丹之境’,是否与武道上的天人合一境界相似?”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开口询问龙承天,刚刚龙承天讲述了他自己的领悟,道出了心丹之境四个字,被在场很多人重视。

    “不然!心丹之境,与天人合一境界还是有所不同的,其不是老朽所第一个提出来的,九万三千年前就有人提出了这个理论。”

    “老朽研究了五百年,也曾经想过这个问题,它到底是不是武道中的天人合一境界,但是很遗憾,它绝对不是武道中的天人合一境界,两者之间有很大的不同。”

        龙承天没有隐瞒什么,当即解释了自己的见解,丹道浩瀚无垠,绝对不是某个炼丹师闭门造车就可以进步的。

        它是需要研究摸索,很有可能,一个黄阶下品炼丹师提出不同的见解,就引发炼丹界的大地震,这是有事实依据的。

        心丹之境?

        方青早已经在思索这个理论了,因为万妖灵药录内有过对心丹之境的描写,却是寥寥无几的几句话,根本没有讲出多少实质性的东西,仅仅是前辈炼丹师将这四个字传了下来而已。

    “老朽请问各位道友,若是不动用神识力或者元神力,谁能够看清灵药与丹药的内部构造与变化?”龙承天笑眯眯地问出了一个问题。

    “前辈,这......这是不可能的吧?神识力乃是我们赖以观察丹药的重要依据,否则,我们何以辨别药力冲突与变化?”

        又是一个黄阶上品炼丹师开口了,他道出了神识力对于炼丹师的重要性,他说的非常有道理,为何没有诞生神识力的修士难以学习炼丹之道,即便是学习了炼丹之道,也是很困难的,成丹率极低,神识力其实就是其中的关键。

    “怎么不可能?那些没有神识力的低阶炼丹师,他们如何炼制出来丹药的,无非是要靠经验与感觉。”

    “经验很重要,但是,老朽认为,感觉更加重要,这里的感觉绝对不是寻常意义上的感觉,它极有可能就是心丹之境的入门或者浅薄之意。”

        龙承天脸色凝重地说道,他对这个问题可能怀疑了很久很久了,今日将其抛了出来,就是要集合所有人之力,共同探讨此事,若是发现了其中的奥秘,那可就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件。

        方青点点头,心中悚然一惊,是啊,过于依赖神识力或者元神力,对炼丹的确是有很大的帮助,因为可以看得见其中的变化,可以随时纠正错误。

        但是,其弊端也是很多的,无法使全部身心投入其中!所谓的身心,也不是寻常意义上的身心,而是一种入微通神之境,不可描述不可理解,反正的确是有这种境界。

        龙承天的话令所有人皆是陷入了思索之中,他说的道理很简单,但是做起来却是极其艰难的。

    “在炼丹过程中,炼丹炉不可轻易开启,只能透过观察孔查看灵药变化情况、丹药成丹情况。”

    “若是不使用神识力或者元神力观察炼丹炉内部情况,其中一些细微处极易忽略,被炼丹炉的构造与火焰、热力、烟雾笼罩,你根本就察觉不到,一炉丹药也会报废。”

    “而若是达到心丹之境,以心观察丹药,以心聆听丹药的所有变化,再加上神识力元神力的辅助,会不会炼制出传说中携带丹纹的丹药呢?”

        龙承天缓缓地讲述了心丹之境的神妙之处,再次道出了一个很重要的词语——丹纹。

        丹纹?

        所有炼丹师大吃一惊,他们倒是听说过传说中的这两个字,风云界自古以来就有一种传说,丹药上若是携带一些自然生出的纹路,那将是惊天动地的,丹药极有可能诞生灵性,继而使丹药的药力呈十倍百倍暴涨。

        方青更加震惊了,他死死地盯着龙承天,此人居然知道丹纹,还设想过如何炼制出携带丹纹的丹药,这种想法真的是令方青震惊。

        他自己都没有这样去设想过,只是单纯地认为,是机缘巧合下令当初那枚真元丹诞生出来丹纹。

        如今想一想,会不会是因为当初自己无意中进入心丹之境,险之又险,玄之又玄地炼制出来一枚奇异的真元丹呢?

        一瞬间,此地的炼丹师疯狂了,若是真的如同龙承天所言,有人进入心丹之境,炼制出来携带丹纹的丹药,那将是风云界前所未有的惊天变局,将会被铭刻入炼丹史册上,流传万古。

        一刻钟后,很多炼丹师才慢慢平复下来,心丹之境与丹纹之说,实在是太过于引人入胜,没有人能够无视这种极致***。

        很可惜,此地无人可以涉足其中,龙承天研究了五百年心丹之境,至今也不能涉足其中,否则,风云界炼丹第一人的名头,早已经被龙承天夺去。

        接下来,很多炼丹师纷纷发表自己的见解,方青也道出了自己的一些真实感悟,特别是对于灵药提纯方面的说法,得到了龙承天与魏开元等人的高度认可,就连九渡湖畔的蒋钟都悉心记忆方青的话,抛开了一些个人恩怨。

        而蒋钟自己的见解也是非同小可的,那应该是九渡湖畔的传峰大师的教诲,被他搬过来畅论丹道见解,令此地的炼丹师获益匪浅,也对蒋钟刮目相看。

    “时间不等人啊,若不是落霞岭开启在即,我等真的应该再畅论三天三夜,一起研究丹道,眼下还剩下半日时间,也不能令久侯我等结束交流的其他道友失望,接下来的环节,还是请各位大显身手吧。”

        龙承天有些遗憾地看了看天空,当即结束了此次炼丹交流会,开始了真正的实战演练,也令周围听的索然无味的修士为之振奋。

        刚刚诸多炼丹师的见解的确是精彩,但是,对于九成九的修士来说,这种深奥晦涩的炼丹交流,他们实在是听的云里雾里,很多人干脆盘膝而坐,进入了修炼中,以等待接下来的炼丹委托。

    “哈哈哈,我等却是忽略了其他道友的感受,也罢,将这些难以解开的话题,留待日后的九阁赛上,想必,中武域丹宗的一些前辈也会驾临九阁赛,到时候一起研究参悟这些未解之谜。”

        开元大师魏开元看了一眼四周,有些意犹未尽地说道,他也同意龙承天的话,将剩余的时间拿来进行实战演练,毕竟,理论归理论,真正表现个人水平的还是实际炼丹。

        一时间,很多炼丹师取出了自己的炼丹炉,这些炼丹师个个身家丰厚,储物灵戒对于寻常修士来说,是不可想象的宝物,但是对于财大气粗的炼丹师而言,不算什么难得之物。

        最让诸多黄阶、玄阶炼丹师羡慕的是九渡湖畔的蒋钟,这家伙居然取出了一尊玄阶上品炼丹炉,简直羡煞众人。

        黝黑色的炼丹炉充满了古老的气息,其材质也是惊人的,乃是用地炎黑铁所铸就,那可是地阶极品层次的铸材,不知道是哪个技艺不到家的炼器师,就只炼制出了一尊玄阶上品炼丹炉,浪费了价值无量的地炎黑铁。

    “小道友果然是底蕴深厚,这是九渡湖畔诸多炼丹炉之中的地炎炉吧?传峰大师倒是看重小道友啊。”

        开元大师魏开元一眼就认出了蒋钟的炼丹炉,开口赞叹不已,玄阶上品炼丹炉价值无量,与他的炼丹炉不相上下。

        这就是九渡湖畔的底蕴,自己穷其一生,不过是得到了一尊玄阶上品炼丹炉,哪里像人家蒋钟,年纪轻轻就拥有玄阶上品炼丹炉,人比人是不可比较的啊。

    “前辈好眼力,正是家师赐予的地炎炉,玄阶上品层次,也多亏此炉相助,蒋钟才能晋升到黄阶中品炼丹师之境。”

        蒋钟抚摸着身前的炼丹炉,语气中的傲然怎么也掩饰不住,没有办法,玄阶上品炼丹炉真的很惊人,等闲炼丹师很难得到。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蒋钟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俏生生站立着的慕容秀与夏雨柔,有些得意地一笑。

        其实,他心中极其郁闷,怎么这两个绝色佳人,都站在方青那个混蛋身边,这家伙的运气就那么好?这是蒋钟的心里话。

    “哼!牛气什么啊,不就是仗着有个好师父吗,也值得那家伙如此骄傲,和四弟相比较,他差了十万八千里。”

        夏雨柔小姑娘很敏感,当即就察觉到了蒋钟的窥视,很是不屑地鄙夷蒋钟那家伙。

    “雨柔妹妹说得对,比炼丹炉好坏实在是很幼稚,他也只能在这方面自傲了,比炼丹之道,那家伙不堪一击。”

        慕容秀也是对蒋钟极其鄙夷,这家伙贼心不死,依旧在打她的主意,手段之低级,令她不屑与鄙夷。

        方青会心一笑,这两个女孩子真的不能得罪啊,她们可不管你是什么势力的传人,拥有多么恐怖的底蕴,只要她们觉得不好的人,都会加以鄙视,特别是与自己有关的人或事,这让方青很是温暖与温馨。

        其他老辈人物也是笑而不语,三个年轻人之间的事情,他们实在是不宜过问,只有老妪孙丹彤配合着她们打击蒋钟,令慕容建等人无语,却不敢多说什么。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