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97章横击天堑海,诸天动

镇世仙尊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其他三人很是无语,他们自然知道老四说的是谁,眼中也浮现出复杂之色,像是想起来什么往事。

        嗡!

        老四见三人不加阻止,这家伙当即一挥手,激活了此地深处的另一座古老法阵,有恐怖的阵纹纵横交错,神光大作,一面紫红色的巨大镜子浮现而出,不知道与哪一处古地相连。

        三个呼吸后,对面传来了古老且模糊的画面,隐隐约约可以看出一些轮廓,那是一处紫气莹莹、宛如仙境一般的古老地域,若是方青在此,一定会感受到似曾相识的气息,也就会想起来什么。

    “嗨!老家伙们,有大事,有好事,都来听听吧。”

        老四嬉皮笑脸地看着巨大的镜子,对着镜子打招呼,一副老流氓样子,很是欠收拾的鸟样子。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对面的画面模糊无比,根本看不见对面的生灵是什么样子,只有苍老的声音传来,显得极其不耐烦,也很是不客气。

    “他妈的!紫相黄,你个老不死的!你特么不要嚣张,记住,把你妹妹和表姐看好了,老子是不会放过的。”

        老四大怒,当即反击对面的古老存在,道出了人家的名字,也道出了这些混账话,令其身后的三个老怪物脸色诡异,眼神中透发出笑意与回忆之色。

    “他妈的!草!火相荒!你等着,我特么跟你没完!”

        足足沉默了一个呼吸,巨大镜子中有呼气声传来,可以想象,对面的老家伙一定是气的火冒三丈,随即,对面的古老存在,狠狠的怒骂出火相黄之荒之名。

        很快,在其他人的‘调解’下,两个老流氓这才停止骂街,等到所有人都知道了此地发生的事情后,神秘的镜像空间对面,有四道恐怖的气息爆发出来,令镜像空间都在剧烈颤抖。

    “你们他妈的不厚道!竟敢瞒着我等做下此事?没有想到,你们还想要独自笼络那小家伙,真特么做梦!”

        老四紫相黄大怒,狠狠的鄙夷这处地域内的四个老东西,他掩去了当日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令他身边的三个老家伙咧嘴不已,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妈的!你们做过的事情,真当老子不知道?他身上沾染的无上龙气是怎么回事?别他妈告诉老子是他自己修炼出来的!”

        这边的火相荒也是大怒,狠狠的盯着镜像空间,毫不留情地揭开对方的遮羞布,他气愤到了极点,脸色通红,***鼓胀,他再次触发了曾经的诡异伤势,令他身后的三个老东西很是无语。

        呃?

        一时间,对面的四个老东西也是无语了,相互看了对方一眼,皆看出了对方眼中的一丝不好意思,但是,更多的还是戏谑之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羞愧还是良心发现,双方的老大开口,当即结束了这次的‘争锋’,将话题转向这一次的事情上。

    “有无上存在坐镇他体内,应该不用担心,我等要做的就是封天镇地,尽量隔绝气息!”

    “我想,那伟岸的存在,之所以在此地为他冲关,也是存了这个心思吧?其迟迟未动,就在等着我等。”镜像空间对面的老大开口了,他这样猜测此事。

    “不错!紫兄言之有理,所以,我等才会知会你们,有我等八人联手,再借助两大古阵,沟通界源,封天镇地,短时间内应该不至于引出太多老东西,赶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将此子隐藏起来。”这片地域的老大点点头,同意镜像空间对面的老大之言。

        仅仅是三个呼吸后,两处神秘地域内,同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力量波动,风云界这片苍茫大地下,有难以想象的力量涌动,山呼海啸一般上涌,不知道汇聚向何方,有封天镇地的气息出现,隔绝了风云界与外界的联系。

        这样的变故,令九天之上,电闪雷鸣,无穷无尽的混沌雷霆隐而不发,伟岸的意志席卷天上地下,在寻找企图行‘不轨’之事者,偏偏却无法察觉分毫,其只能以雷霆震慑‘宵小之辈’!

        无尽遥远外的天域内,两股更加伟岸至极的意志,隐隐约约要复苏,却始终拿捏不定,有混沌雷霆在暗中积蓄,无尽的规则秩序纵横交错,欲毁天灭地!

        与此同时,八卦小世界内,方青的丹田气海之中,混沌仙灵珠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它骤然间爆发出极致的力量,四股璀璨的仙光,一瞬间激活了四大仙器,两道本源仙力蓄势待发。

        嗡!

        一张流淌着混沌气的神秘大网动了,其一瞬间分化出九张小型网兜,九张网兜亦是流淌混沌气,力量强绝到了极点,直欲粉碎天地,再演混沌。

        噌!

        一杆仙枪在嗡鸣,玄黄二气,密布整个枪身,枪尖处,混沌破碎,洞虚世界被刺破,更加恐怖的混沌气流淌而出,压塌了其所处的方位空间。

        铮!

        血海滔天,白骨森森,一把通体血红色的仙剑动了,它的血红色剑气纵横千万丈,杀气滔天,难以想象的剑势锁定了神金天堑海,无上的剑意直欲斩破万古青天!

        铮!

        又是一道可怕的剑鸣声响起,新生的陨星剑不甘落后,整个剑身流淌混沌气,密布着无数的剑道符文,神秘至极。

        还有一股欲同化世间万物的神秘力量浮现,震动天上地下,剑气无远弗届,撕开重重空间,直达神秘的洞虚世界!

        丹田气海外,方青的神识体一瞬间爆碎,化作了精纯的神识力量,回归了本体。

        五股难以想象的力量突然出现,即便是泄露出一丝气息,也令他化神境中期的神识体无法承受,不知道是不是混沌仙灵珠有意为之,还是说这仅仅是巧合。

        外界,方青盘坐着,他一瞬间睁开眼睛,眼中充满了惊惧与无力,他想要观摩那些伟岸存在,为他开辟丹田气海的场景的打算落空了,那种场景,根本就不是他现在可以观摩的。

        不仅仅是他,即便是那八大古老存在,都未必可以观摩一时半刻,五大存在的力量,早已经超出了寻常生灵可以观摩的极限,若非神金天堑海实在是不可想象,混沌仙灵珠也绝对不愿意耗费这么多的力量。

        方青不敢怠慢,他要全力以赴配合混沌仙灵珠,即便是不能出手帮助它,他也要为它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那就是,为混沌仙灵珠提供能量。

        青剑经一瞬间运转到了极点,混沌仙灵体本源力疯狂涌动,极限吞噬此地的精纯能量,他刚刚运转功法就大吃一惊。

        因为,此地的能量之恐怖,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太浓郁了,他像是坐在了仙家本源仙液内,全身上下,无处不被精纯能量包裹。

        无穷无尽的能量进入体内,汇聚向花生米大小的丹田气海,方青的青剑经与本源髓海同时极限催动,所产生的力量,也是不可小觑的。

        远处,虚天炉器灵动了,它盘坐在炉顶之上,双手划出一个圆环,像是怀抱天地一般,无穷无尽的能量疯狂地涌向圆环。

        继而,一股无法想象的压缩力出现,将无穷无尽的能量极限压缩成一团,而后,他一瞬间将这一团恐怖至极的能量打向方青,强行打入了他的体内。

        方青闷哼一声,他一瞬间看出了虚天炉器灵的做法,艰难地对着虚天炉器灵点头。

        而后,他艰难地引导着这团无法想象的能量团游走经脉,这自然是极度痛苦的,能量团实在是不可想象,将他的经脉极限扩张,进入了丹田气海道洞。

        不仅如此,同天阵器灵催动无穷无尽的阵纹,径直将方青摄起,令其悬浮在虚空中。

        一瞬间后,方青的一身青衣全部化作了粉末,而后,四面八方、天上地下的能量,沿着他所有的毛孔进入他的体内。

    “啊!”

        方青大吼一声,这自然是极度痛苦的,达到了他所能承受的极限层次,前有能量团不断地塞入他的身体内,再有同天阵以恐怖的力量压缩能量,使之进入他全身上下的所有的毛孔内,可以想象,这不次于千刀万剐之痛。

        此刻,丹田气海内,五大终极存在疯狂地汇集力量,无穷无尽的混沌气与精纯能量混合,分别被它们吞噬,可怕的力量积蓄到了极点,混沌仙灵珠终于动了。

        五大终极存在爆发出可怕的仙光,分别击向四面八方,像是要重开天地,演化轮回,再现最古老的太初时代!

        铛!铛!铛!铛!铛!

        五道震动天地的金属撞击音响起,像是仙界仙钟被撞响,又像是仙界终极巨头在锻造新的仙兵,仙气遮天地,仙音震宇宙!

        终极撞击音一瞬间响彻天上地下,震动***八荒,终极的力量彻底暴动,仙光无尽,混沌破碎,再演太初!

        一瞬间,这片古老的天地变了,无穷无尽的规则秩序纵横交错,驰骋大千世界,横击宇宙边荒!

        无尽遥远外,不知道有多少处星域爆发出伟岸的力量,宇宙深处,无尽的星辰簌簌而动,像是下饺子一般坠落,而后化作了烟花,爆碎成千万块陨石,坠落到宇宙最深处。

    “这是何意?诸天内发生了何事?为何我之气运开始衰减?谁能够***老夫?万古时空皆幻灭也不行!”

        一处古老的星域深处,有淡淡的神光浮现,混沌气流淌着,压塌了一片虚空,有古老的话音响起,外界只能闻其音,却不能知晓其话语真意,令这片古老的星域内,无数的生灵叩首不已,在行最崇高的大礼。

    “好熟悉的三股气息,好伟岸的力量,为何老祖有些似曾相识?哼!逝去的,莫要归来;存在的,终将再殒!”

        又是一处古老星域深处,响起来这么几句话,令虚空颤抖,星辰摇曳,冷哼之道音一出,震动天上地下!

    “时空?命运?轮回?呵呵,谁能够阻我?这一世,造化属于我!”

        更加古老的古界深处,有这样的呢喃声响起,令这片古老的天地微微颤抖,混沌雷霆疯狂涌动,像是其触及到了禁忌一般,天道震怒,欲毁灭大逆不道者。

        无尽的宇宙边荒外,此地的环境极其恶劣,宇宙罡风肆虐,电闪雷鸣,混沌气时不时流淌而出,压塌一片又一片星辰残骸,粉碎一根又一根森森白骨,等闲修士根本无法立足此地一瞬间。

        此时,却有一位少年人,立于一块残破的地域内,其眉心处,有仙光点点,璀璨无比,像是有一片世界在其眉心孕育着,时不时有伟岸的气息外泄。

        其一身残破的战衣,战衣之上,血迹斑斑,不知道是他的血,还是其他生灵的血,每一片血迹都充满了可怕的杀伐气,像是洪荒猛兽一般,难以想象其是何等生灵所留。

        他手持一把黝黑的长剑,长剑所处虚空,演化出一个又一个小小的黑洞,黑洞吞噬一切驳杂能量,其像是可以吞噬一切之物一般,极度可怕。

    “不错!真的很不错,你,不枉我等苦守啊,希望你尽快赶上来,时间不多了啊......”

        少年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眼中有淡淡的仙光流淌,他看向一个方位,喃喃自语,脸色有些复杂,这样开口。

        另一个方位,同样是混乱无比的宇宙边荒,此地颇有些不同寻常,像是有无尽的气运汇聚于此。

        极为遥远外,一座巨大的伟岸的古老宫殿,立于宇宙星空内,汲取混沌气,吞纳宇宙能量,散发出帝者气韵,神秘莫测。

        此刻,有一位白发中年人背负长剑,遥望无尽星域,眼中有九道剑光浮现,随后,一闪而逝。

        若是细观其瞳孔深处,有天崩地裂、大道崩毁、乱天动地的场景浮现,可怕到了极点,他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

    “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人要赶上来吗?这个弟子,能否收下?唔,命运玄妙,天机混乱,还是不可猜测啊。”

        白发中年人喃喃自语,这样开口,道音铿锵不绝,诸天道则在其身上演化,古老的气息,怎么也掩饰不住。

        此刻,一道平和且略带尊敬的伟岸目光,自另外一个方位看来,令白发中年人微微侧目,点头示意对方。

        他看向遥远外的少年人,其头顶一座仙塔,身上浮现出十二道可怕的气息,令诸天万道都在颤抖,凌厉的恐怖气势,令这片星空都在颤抖。

        忆及其所作所为,令白发中年人惊叹,那少年人真的是不可思议的,其后来居上,横扫宇内,接连抗衡数尊可怕的生灵,无有抗手。

        此刻,少年人亦是看向了一处星域,眼神平和,气质如玉,凌厉且恐怖的气机开始内敛,他略微诧异,随即嘴角浮现出一抹微笑,点点头,像是在赞叹什么。

        嗯?

        此刻,这神秘的三人同时皱眉,他们身上,接连爆发出最恐怖的气息,目光透发出淡淡的仙光,分别看向不同的方位。

        一瞬间后,有汹涌澎湃的战意与杀意,自其身上显化而出,令宇宙星空剧烈颤抖,数颗小行星坠落而下,化作了无尽的星骸碎片,不知道他们在针对什么。

        更为遥远外,早已经有撼动天地的伟岸金光爆发,一尊金色的巨人立于宇宙深处,其周身环绕星辰,金色的拳头遥指一处星域,恐怖的战意,足以倾天裂地,更有不可言喻的心绪波动产生,不知道他在针对什么存在。

    “我看谁敢动?谁动谁死!”

        金色巨人口吐道音,语气铿锵如仙金碰撞,传到了极其遥远的地域,他在警告着什么,有惊天动地的杀意,一瞬间席卷无垠星空,粉碎***八荒!

        铮!铮!铮!

        接连三道不可想象的无上剑鸣声响彻星空,像是可以直达混沌海,没入洞虚世界。

        剑鸣声传到了同一处地域方位,他们在配合金色巨人,震慑宵小之辈,战意与杀意,无远弗届!

        不仅仅如此,宇宙四方,各处古老的古界内,接连爆发出几道伟岸的气息,同时传向那一处地域,有惊人的杀意在蛰伏,震动天上地下,无远弗届!

        更有三个奇异方位,浮现出最为可怕的无上道纹,遮天蔽日,粉碎无垠的虚空!

        有无法想象的力量在蛰伏,锁定了那一处地域,随时都会爆发出最为凌厉的一击,破灭一切,重开天地!

        三个呼吸后,四位伟岸存在,收回了摄人心魄的气息,皆负手而立,遥望无垠星空,像是在守护、等待着什么。

        此刻,风云界,东武域,八卦小世界内。

        惊天动地的金属碰撞音响起后,悬浮在虚空中的方青猛然剧震,一口血当即就喷了出来。

        方青脸色煞白,眼神充满了惊惧与绝望,很快,他就惊喜莫名,像是感应到了什么。

        因为,丹田气海内,混沌仙灵珠与四大仙器同时发力,倾尽力量,横击神金天堑海,可怕的力量搅碎一切,这片诡异的空间,像是回到了开天辟地之初,气息紊乱且极度恐怖。

        无穷无尽的混沌气涌动,遮蔽了这片诡异、奇异的空间,等到混沌气缓缓地散去一些,显化出来其中的存在。

        最中间方位,一枚仙光缭绕的神秘珠子沉浮着,有伟岸的气息浮现,令这片空间更加神秘莫测了。

        这片空间边缘,一把长剑静静地躺在空间壁垒上,有丝丝缕缕的混沌气进入其中,成为了它的补充。

        那正是助方青开辟丹田气海的陨星剑,此刻的陨星剑像是透支了很多力量,有些萎靡不振。

    “仙灵珠大人?这是......如何了?”

        方青的神识体一瞬间来到了自己的丹田气海外,他依旧不敢轻易涉足其中,五大伟岸存在实在是不可想象,不是他现在可以观摩接触的,贸然接触,只会身死道消。

    “废话!......本大爷亲自出手,焉有不成之理?”

        老流氓混沌仙灵珠,此刻略微有些虚弱地发出无上道音,这样呵斥方青的白痴问题。

        方青听其语气,心中一沉,难道自己的丹田气海空间,还是令这个老流氓不满意?

    “那......有多大?”

        方青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混沌仙灵珠,他都不敢以神识力探查自己的丹田气海,生怕自己所看到的结果,令自己大失所望。

    “他妈的!神金天堑海果然是不可小觑啊,它超出了本大爷的预料,没有想到,它居然有三重天堑!”

    “我们第一次所开启的,仅仅是它的第一重天堑,草!这一次,本大爷耗尽了力量,演化、借助那么多可怕存在,也只能打破其第二重天堑,他妈的!他妈的!岂有此理!”

        混沌仙灵珠发出无上道音,没有正面回应方青的问话,它恶狠狠地怒斥神金天堑海,情绪极其暴烈。

        其实,它怒斥的根本就不是神金天堑海,而是那伟岸无上的存在,只是,以它的可怕之处,也是不敢直接呵斥的。

        方青听到混沌仙灵珠如此说道,他脸色极其难看,他心中一沉,有种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他的猜测若是为真,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