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90章星辰炉,交易,黑心

镇世仙尊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一份又一份玄阶极品灵药被方青挑选出来,皆是炼制玄阶极品丹药所需的灵药,他依旧要磨砺玄阶极品炼丹之术,争取达到完美境界。

        按照青玄炉青玄的要求与说法,方青需要在半年内,晋升到地阶中品炼丹师行列,这是一个惊人的要求。

        若不是方青见识到了诸多伟岸奇异之物,见识到了青玄炉的至高境界,他一定会认为青玄故意为难他。

        眼下,方青非常相信青玄炉青玄的话,风云界的炼丹水平落后且低下,他不能按照风云界炼丹界的标准来衡量自己,他的目光要放到诸天万界内,与当年的五位顶级天骄看齐,甚至要超过他们。

        方青的神识力笼罩星辰炉,不断地观摩、熟悉着这尊高阶炼丹炉,仅仅是十个呼吸后,方青就露出了惊讶与兴奋,这星辰炉的构造比凰鸣炉更加精细,内部的机扩精密无比。

        他猜测,这应该是天外天的炼器师炼制的,风云界的炼器师,绝对炼制不出这种精密炼丹炉,这是底蕴上的差距。

        轰!

        太阳灵火落到星辰炉下方,开始加热星辰炉,仅仅是三个呼吸后,星辰炉就变得灼热无比。

        方青一挥手,一份灵药就被他放到了星辰炉内部,神识力不断地调整太阳灵火,令其按照自己的需要变换火焰大小。

        很快,灵药内的药液开始滴落,方青完全进入了状态,每一个步骤都做的完美无瑕,没有丝毫差错,仅仅是半刻钟后,方青很轻松地炼制出一炉玄阶极品丹药,成丹两枚。

        看了一下玄阶极品丹药,方青摇摇头,他还是不满意自己炼制的丹药,一份玄阶极品灵药,按照理论上的推测,它应该可以炼制出四枚至五枚丹药,那才是玄阶极品炼丹师的最高境界。

        不断地放入灵药,太阳灵火就没有停歇过,被方青不断地改变火焰大小,一炉又一炉的丹药被方青炼制出来,皆是玄阶极品层次,即便是无法媲美炼千秋,他也无限接近了完美层次。

        足足四个时辰后,方青再一次拍击星辰炉,炉盖飞起,足足四枚雪白色的气海丹飞出,炙热无比,药香四溢。

        这是方青自炼制玄阶极品丹药开始,第一次以一份灵药,炼制出四枚气海丹,所有的药液皆提炼了出来,其中的杂质被他淬炼出七八成。

        所以,他才炼制出四枚玄阶极品气海丹,标志着,方青在玄阶极品炼丹师境界,跨出了一大步。

        看着手中的四枚气海丹,方青露出了满意之色,四枚气海丹皆达到了玄阶极品巅峰层次,完美无瑕,药力精纯无比,杂质极少,他若是想要令四枚丹药更进一步,那只能研究神秘莫测的丹纹了。

        嗯?

        方青眉头一挑,一瞬间感应到了有人上了乾元峰,还不止一人,他不敢外放出神识力,只能以敏锐的神觉感应到了这些。

        咚!咚!咚!

    “方小道友,请开门哦,我等拜访你来了。”

        一道悦耳的声音响起,如黄莺出谷,伴着绵软,极其动人,方青小脸却有些黑黑的。

        他知道,这是那位长不大的向玉晴长老来了,她来到乾元峰,绝对没有什么好事。

        但是,他身处广寒宫,在人家的地面上,也不能做的太过,即便是不喜欢那位疯疯癫癫的长老,也不能太过于失礼。

        神识力笼罩星辰炉与所有的丹药,一瞬间将它们收到了上品储物灵戒内,他起身,走出了房间,打开了乾元殿的大门。

        迎面就是那一身粉红色衣裙的向玉晴,在其身后,还有四位年轻弟子,两位略显苍老的老妇,皆手提紫檀木盒,像是来送礼一般。

    “这么晚才开门,你在里面做什么?看你鬼鬼祟祟的,肯定没有做好事吧?”

        向玉晴很是不满地看着方青,俏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不怀好意地扫了一眼乾元殿客厅。

    “向长老是吧?敢问向长老,方青可是广寒宫的客人?”

        方青小脸一黑,看着刁蛮无比的向玉晴,这样开口询问那女人,他就不明白了,同样是那位顶级高手的弟子,这女人与秦玉瑶的差距为啥就那么大?

    “当然了,方小道友可是我广寒宫的贵客啊,只是,我广寒宫与别的宗门不同,女儿家众多,所以......呵呵呵,小道友莫怪啊,呵呵呵。”

        向玉晴的小脑袋,像是小鸡啄米一般点动着,她嘻嘻哈哈地对方青开口,令方青小脸更黑了,这女人什么意思?还真当他是‘渣南’了?

        在向玉晴身后,几位年轻女子抿嘴而笑,两位老妇也是笑呵呵的,这位向长老,简直就是广寒宫的活宝啊,令那位小客人的小脸黝黑黝黑的,敢怒不敢言。

    “向长老若是没有什么事,就请回吧,方青要修炼了。”方青以客人的身份,当即下了逐客令,要请向玉晴等人离开乾元峰。

    “什么?你敢让本长老离开?呃,小道友想必是误会了,本长老今日不是来找你麻烦的,是请你品尝一下我广寒宫的特产点心的。”

        向玉晴当即惊讶地看着方青,而后,她想要发火,却想起来什么,又忍住了,当即和颜悦色地看着方青,道出了这么一番话。

    “方青粗人一个,不懂得品尝贵宫的精致点心,若是冒犯了向长老就不好了,长老还是请回吧。”

        方青不知道向玉晴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可不敢吃向玉晴拿来的东西,呃,怕被毒死。

    “你......”

        向玉晴大怒,俏丽的大眼睛瞪着方青,就要开口呵斥方青,却被其身后的一位老妇制止了。

        老妇约莫百十来岁的模样,风韵犹存,一身修为也是不次于秦玉瑶、向玉晴多少,内敛至极,这是一位天人境巅峰高手。

    “向长老!小道友莫怪,我等前来,是有一件事需要小道友帮忙的,我乃广寒宫贡献阁长老,小道友可以称呼我为柳长老。”

    “素闻吞噬体质拥有者方青,不但武力惊世,还有不俗的炼丹技艺,所以,我宫想要请小道友炼制一些丹药,至于报酬嘛,小道友但讲无妨。”

        广寒宫贡献阁柳长老开口,这样道出了她们来的目的,令方青很是诧异,广寒宫乃是顶级宗门,会缺少低阶丹药,不至于穷到这一步吧?她们必定还有其他目的。

    “方青见过柳长老!广寒宫身为风云界的顶级宗门,没有必要让我来炼丹吧?”方青看着柳长老,道出了自己的疑惑。

    “我宫的确是有一位玄阶下品炼丹师,只是,她暂时不在广寒宫内,而中武域丹宗......呵呵。”

    “小道友也是知道的,那帮老东西实在是黑心的很,连低阶丹药都漫天要价,贪得无厌,小道友乃是当世俊杰,青帝方青之名,威震东武域,小道友心系天下,乃是人中龙凤,自然不会像丹宗那般了,所以......。”

        老妇柳长老开口了,她直言不讳,道出了自己前来乾元峰的目的,令方青点点头,了然了,原来,她们想要以最小的付出,拥有近乎免费的炼丹师啊,算盘打得不错嘛。

    “前辈请进。”

        方青让开了道路,邀请广寒宫贡献阁的柳长老入内,既然有生意要谈,他总不能再将人家拒之门外吧,那会失去赚钱的机会的。

        向玉晴磨牙不已,瞥了一眼方青,令方青有些毛骨悚然,他摇摇头,不想与这个女人有什么交集,这女人疯疯癫癫的,他无福消受。

        坐在乾元殿的客厅内,四位年轻弟子将手中的紫檀木盒放在了桌上,柳长老亲自取出一些精致无比的点心。

        这些点心,一个个如同工艺品一般,五颜六色、色彩缤纷,像是一个个花朵,极具美感,伴着芳香,令人食欲大开,最重要的是,方青在芳香的气味中分辨出了灵药的药香,他很是惊讶。

        不得不说,广寒宫这帮女人真的与众不同,连制作点心都别出心裁,以灵药药泥制作点心,既能够满足口腹之欲,又能够滋养身体,的确是有一手,令他点点头,很是佩服,至少,他在开泰城是没有见过这么不凡的点心啊。

    “贵宫果然是大手笔,连制作点心都掺杂灵药药泥,这百年雪莲与寒冰藕可是黄阶上品灵药,具有清心、养身之效,看来,贵宫的厨娘也深通药理啊。”

        方青通过点心的香气,就判断出来两种灵药,他略微思索,当即就想到了这两种灵药的功效,令柳长老很是吃惊。

    “小道友的确是非同小可,单凭香气,就能够判断出其中掺杂着的灵药,看来,小道友的灵药知识积累与炼丹水平,已经到了极高境界,老身佩服。”

        柳长老赞叹不已,她的确是发自内心的佩服方青,这种手段,当年,连丹宗的地阶下品炼丹师都不曾具有。

        向玉晴俏丽的大眼睛盯着方青,露出若有所思之色,其他四个女弟子也惊讶无比地看着方青,她们略显稚嫩的俏脸上,满是好奇。

    “前辈过奖了,刚刚前辈说,要请方青代为炼制丹药,不知前辈能够出什么价格呢?”

        方青看着柳长老,直接道出了这一点,这也是他们之间最重要的话题了,他不可能免费为广寒宫炼制丹药,他哪里有那么多时间呢,单单是万妖山脉的第一批丹药,就需要他夜以继日地进行‘工作’。

    “既然小道友如此爽快,老身也与小道友商议一番。炼丹所需的灵药,由我广寒宫出,二十枚黄阶下品丹药,我宫给予小道友一枚灵丹或者一块下品灵石做报酬,如何?”

        柳长老开口,她像是有意试探方青的反应,没有提高阶丹药,以最低级的黄阶下品丹药抛砖引玉,令方青在心中嗤笑不已,这女人当他是傻子吗?

        风云界丹药行情,一枚黄阶下品丹药,价值五万两银子,二十枚丹药就是一百万两银子,而一块下品灵石仅仅是十万两银子,这个价格,乃是两大商会制定的标准价格,为风云界诸多顶级宗门所认可。

        广寒宫的贡献阁长老,实在是太会做生意了,他辛辛苦苦炼制四炉丹药,也就是能够炼制二十枚丹药,她只肯出一块下品灵石做报酬,简直在当他是傻子啊。

        向玉晴也是诧异地看了一眼柳长老,她想要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欲言又止,一副很是为难的样子。

        四个女弟子也是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贡献阁就是贡献阁,空手套白狼手段,使得炉火纯青,这是所有顶级宗门贡献阁的通病啊。

    “敢问柳长老,丹宗为诸位炼制二十枚黄阶下品丹药,收取长老多少下品灵石呢?”

        方青没有正面回答柳长老的话,他笑眯眯地看着柳长老,伸手拿起一块精致无比的点心,大口地吃了起来,毫无形象可言,令向玉晴撇了撇小嘴,心中很是鄙夷方青。

    “这个......两枚下品灵石,呵呵,他们就是那个样子,贪婪的很。”柳长老这样开口。

    “是吗?难道是我记错了?不应该啊,丹鼎阁明明说过的:委托炼丹,费用取半,两不赊欠,童叟无欺!”

    “当日,方青请开泰城那位黄阶下品炼丹师炼丹,一枚黄阶下品丹药,收了我丹药总价值的一半费用,也就是二万五千两银子,来到这西武域,他们出了优惠政策?那帮奸商简直岂有此理。”

        方青一边大口吞咽着点心,一边喃喃自语,含糊不清地开口,小脸上满是气愤之色。

        他狠狠的怒骂丹宗那帮老东西是奸商,令向玉晴与四个女弟子无语,她们也不傻,岂能看不出方青话中的意有所指?

    “是啊,丹宗那帮老东西的确是贪得无厌,不过,他们有时也会给出一些优惠,方便继续掠夺嘛,呵呵呵,小道友不知道这其中的价格变化,也是情有可原的,不知小道友......”

        广寒宫贡献阁的柳长老脸皮贼厚,睁眼说瞎话,令向玉晴等人更加无语了,她们只能干坐着,不能偏帮他们任何一方,否则,贡献阁那帮长老非得黑死她们不可。

    “嗯,柳长老,要不我们先不谈这个,方青和您谈点别的,我这里倒是有不少丹药,皆是品质极高的丹药,我也用不着它们,不知......”

        方青看着柳长老的老脸,当即换了一个话题,他毕竟身处广寒宫内,也不好得罪这位长老,干脆出售自己的丹药,想要听听这位柳长老如何给价。

    “哦?小道友有现成的丹药?那更好啊,不知小道友都有什么丹药?”

        柳长老眼前一亮,这神秘的少年若是能够拿出珍贵丹药,她在从中说道说道,或许能够为广寒宫贡献阁获取更大利益。

    “柳长老请看。”

        方青一挥手,四五十个玉瓶当即飞出了储物灵戒,落在了一旁的紫檀木桌子上,皆是他刚刚所炼制的玄阶极品丹药,新鲜火热,品质极高。

        广寒宫贡献阁的柳长老一挥手,当即摄取了一瓶丹药,打开一闻,随后倒出了一枚雪白色的丹药,老脸上浮现出惊喜。

    “玄阶极品气海丹?还是最上乘的丹药,不错,真的非常不错,比丹宗那帮老东西所炼制的丹药更好!小道友,这些丹药......?”

        柳长老不愧是广寒宫贡献阁的资深长老,单单是这份分辨丹药的能力,就不容小觑,眼光极其老道。

    “这些丹药价值几何?”方青知道柳长老想要问什么,他没有必要告诉她,直接询问价格。

    “一枚玄阶极品丹药,我广寒宫可以出五枚下品灵丹,或者是五块下品灵石,如何?”柳长老略微沉吟,当即爆出了一个价格。

    “什么?这......”

        方青还未开口,一旁的向玉晴瞪大了明亮的大眼睛,看向柳长老,一副不可置信的可爱模样,四位年轻弟子也是非常震惊地看着柳长老。

    “不要这么惊讶,没见识的小丫头们。小道友拿出来的丹药的确是非常不错,我广寒宫岂能让小道友吃亏?多让出一些利益,也是情有可原的。”

        柳长老瞥了一眼向玉晴与四个女弟子,一副说教的样子,令方青呆呆傻傻地看着柳长老,一副惊为天人的样子。

        向玉晴俏脸抽搐不已,俏丽的大眼睛内满是佩服,贡献阁就是贡献阁,这份脸皮真的是无敌了,她怎么能够说出这种话来呢?我怎么就说不出口啊。

    “五十万两银子?大手笔啊,足够一个寻常百姓家衣食无忧一辈子了。”

        方青喃喃自语,小脸上满是佩服,他第一次见到这么一位生意人,简直超出了他的想象力。

    “小道友意下如何?”柳长老笑眯眯地看着方青,脸色依旧不变,这样开口询问方青。

    “前辈,这些丹药真的值这个价钱?广寒宫不愧是顶级宗门,这价格,硬是要的。”

        方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都说中武域丹宗是一帮黑心的老东西,这超然于物外的广寒宫不次于丹宗多少啊。

    “小道友,你乃是我们广寒宫的贵客,日后,广寒宫也会为你敞开大门,小道友就当与我广寒宫交个朋友吧,还请小道友三思,日后,我们合作的机会还有很多,不是吗?”

        柳长老笑眯眯地看着方青,她给出的价格,其实就是白菜价,若是在外界,一枚玄阶极品丹药,足以卖出三十五块下品灵石的价格啊。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