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97章惊变,围困广寒宫

镇世仙尊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就在方青全力以赴出手,打算吞噬掉最后三分玄阴之毒时,广寒宫发生了剧变。

        有可怕的气息震动天上地下,广寒秘境剧烈颤抖,有恐怖的高手出手了,欲干扰广寒秘境内进行的大计。

        一瞬间,广寒宫十几位顶级高手暴怒,她们失去了雍容华贵,失去了仪态端庄,失去了镇定自若,同时全力以赴出手,维持广寒秘境的安稳。

        却说外界,广寒宫上方的千丈高空内,三艘神秘的古老器物发出可怕的光芒,直欲刺破万里山河,毁灭一切生灵。

        那是风云界赫赫有名的穿云梭,专门为破解强大阵法而炼制出来的特殊灵器,具有无法想象的力量。

        一瞬间,广寒宫的终极古殿——广寒殿内,两股可怕的气息爆发,皆是伴着沧桑岁月气息,那是广寒宫的最大底蕴所在,是两个老古董级别的圣人境九重天高手。

        不要怀疑广寒宫有圣人境九重天高手,传承十万年之久的顶级势力,若是没有九重天高手坐镇,她们早已经被覆灭多时,哪里能够威震风云界。

        嗡!

        两大顶级高手没有去阻止三艘穿云梭,而是催动了广寒殿内的阵法,令整个广寒宫上空充满了神秘的阵纹,十二天峰皆是爆发出恐怖的力量波动,加持着神秘阵纹。

        那是改天换地阵、月华照天阵、净世阵法三大阵法合一的终极阵法,无数的阵纹纵横交错,形成了一种更加可怕的阵法——太阴古阵。

        这是广寒宫最可怕的守护阵法,十万年来,仅仅是动用过三次,皆化解了可怕的攻击。

    “徐老婆子,龙寡妇,你们还未死?哈哈哈,很好,老朽们今日送你们上路,想要神不知鬼不觉恢复九转玄阴体?你们太天真了!”

        广寒宫西侧方位,千丈高空内,传来了苍老无比的声音,充满了威严气势,充满了腐朽气息,那是一个神秘的顶级高手,身在圣人境九重天中期。

    “老夫当年与徐老婆子交手,那是什么时候啊,是一万年,还是一万一千年?记不清了啊。”

    “徐老婆子,当年你那一剑,老夫还记着呢,今日一并讨还。老夫倒要看看,广寒玲珑剑还能不能护住广寒宫不灭!”

        北方方位,千丈虚空之地,一位顶级高手开口了,其亦是圣人境九重天高手,其声音亦是充满了腐朽气,杀气腾腾。

        他的话,令广寒宫诸多长老、弟子脸色剧变,她们相顾骇然,居然有人活了一万年,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两位道友可真是够执着的啊,这么多年来,风云界早已经没有了你们的传说,没有想到,你们还活着,是想要护住这些小丫头们吧?可惜,她们终归要成为玩物。”

        南方方位,又是一个苍老无比的声音出现,其声音中充满了邪恶与恶意,这样刺激广寒宫两位神秘的顶级高手,想要寻找出她们的破绽,而后一举击溃广寒宫的太阴古阵,这也是一位圣人境九重天高手,不知道活了多长时间。

    “魏千古、道灵子、血魔老怪,你们终于来了。老婆子等了你们这么久,今日,也该铲除你们这三个祸害了。”

        广寒峰上的广寒殿深处,传出来一道苍老的女声,威严无比,平静的语气中充满了杀意,剑鸣声铿锵不绝,搅碎天云,震动天上地下。

    “就凭你们三个,想要动我广寒宫,你们这是在找死。老娘没有去寻你们的麻烦,没有想到,你们自己送上门来,很好,今日一并留下!”

        广寒殿内,又是一道苍老的女声响起,其语气中充满了森然,令方圆几千里地域都是一片冰寒,广寒殿上空飘下来雪花,伴着鸡卵大小的冰雹,其恐怖的气息外放,一瞬间影响到了天地间的环境。

    “哈哈哈,徐千雪,龙玉,两位真是好大的气魄啊。这样恐吓三位道友,恐怕难以成行,最起码,老夫不答应!”

        广寒宫东方方位,又传出来一道威严古老的话语,恐怖的气息震动天上地下,无远弗届,天云崩碎,鸟兽哀鸣。

        一时间,东西南北四个方位,被四大顶级高手围困,皆充满了恐怖的杀意,有心灭掉广寒宫这个女子宗门,收获巨大造化。

    “你是谁?风云界哪个老不死的?还是说,你是哪个顶级宗门的败类,与那三个毫无人性、丧尽天良的老渣南同流合污?”

        广寒殿深处,有情绪波动衍生,最先开口的那位广寒宫底蕴开口了,剑鸣声铿锵不绝,可怕的剑意充斥虚空,在震慑四大顶级高手。

    “道友,识时务者为俊杰!风云界千秋大业,就在眼前,我等相邀,谁人敢拒绝?拒绝者,死!”

        不等第四个顶级高手开口回应,又是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出现,道出了这些话。

        神秘高手的话音落下后,令广寒宫无数的长老、弟子心中冰凉,有难以言喻的恐惧衍生,自此,五大顶级高手同时降临,要针对广寒宫,她们如何抵抗?

    “藏头露尾的鼠辈,也敢言风云界千秋大业?你就是不说,老婆子也知道你来自何方。”

    “哼!拜神宗的‘供品’,你还要掩饰到什么时候?还有你个老不死的,除了无耻的丹宗、阴险下流的万毒门,风云界五大武域内,还有哪个宗门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与三个伤风败德、下流无耻的东西同流合污,你们就不怕丢了你们祖宗的脸?还是说,你们早已经勾结在一起,意图挑起风云界的风波,加快乱世的到来?”

        广寒殿的大门缓缓地打开了,有剑气纵横驰骋,剑意撕裂千里虚空,绞杀一切有形之物。

        一位手持长剑,满脸皱纹、形容枯槁的老妇人走了出来,其苍老的不成样子,一阵风都能够将她吹倒一般,这是广寒宫的老古董级别的人物——徐千雪。

        她是一位顶级剑修,其手中晶莹如同玉石般的长剑,就是广寒宫传承十万年的广寒玲珑剑,六阶法器,乃是以圣阶上品冰心金打造的。

        轰!轰!轰!

        三艘强大的穿云梭,爆发出恐怖的力量,不断地轰击广寒宫的太阴古阵,徐千雪苍老的眼神一凝,手中白玉般的广寒玲珑剑发光,她随手一剑划出,向着外界的三艘穿云梭斩去。

        没有多少剑气流露,没有多少剑意纵横,却令千丈虚空内的五个老东西目光凝重无比。

        因为,徐千雪这一剑,乃是剑道高手返璞归真的一剑,破坏力强大到恐怖。

        轰!

        一瞬间,太阴古阵外,有惊天动地的寒属性剑气爆发了,寒冰剑意席卷天地四方!

        剑气无坚不摧,无物不破,虚空壁垒彻底崩碎,露出了第三重虚空之地,神秘气息,无远弗届。

        虚空之地流光溢彩,虚空风刃如山岳,虚空乱流似长河奔涌,却奈何不得徐千雪的寒冰剑气,剑气剑意齐出,神挡杀神,佛挡诛佛!

        嗡!嗡!嗡!

        三艘等阶极高的穿云梭爆发出璀璨的光芒,有古老神秘的气息充斥天地间,无穷无尽的阵纹笼罩了整个穿云梭,形成了强大的保护层。

        铛!铛!铛!砰!砰!砰!

        接连三道震动天地的金属碰撞音响彻虚空,火花四溅,任何一点火花都洞穿了虚空,没入了神秘难测的虚空之地,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后,三艘穿云梭横飞了出去。

        虚空之地,有三道闷哼声响起,还有沉重的脚步声响起,那是控制三艘穿云梭的高手被牵连震退。

    “尔等这般欺侮我广寒宫,真当我广寒宫一群女人好欺负不成?既然来了,你们就别走了!”

        徐千雪缓缓地抬起广寒玲珑剑,遥指虚空之地,锁定了其中两个老东西,语气中的冰冷像是要冻结千丈虚空,伴着难以抑制的愤怒。

        嗡!

        有宏大的力量波动席卷四方,十二天峰爆发出更加可怕的力量,崩碎天云,令方圆万里内的生灵坐立不安,心灵中充满了惊惧,一个个望向广寒宫所在之地。

    “破阵!全力以赴,快给老夫破阵,否则,今日你们都要死!”

        西方方位的虚空之地内,一道气急败坏的苍老声音响起,其杀气滔天,令那些催动穿云梭的高手全力以赴出手。

        这是徐千雪口中的魏千古,一位圣人境九重天后期高手,可怕无比,乃是风云界散修中的绝顶人物,行事乖僻,年轻时烧杀掳掠、无恶不做,其天资绝世,据说乃是特殊体质拥有者。

    “尔等若是不想死,就给老子燃烧本源力,破了太阴古阵后,广寒宫那帮臭***,任由你们挑选,诸多资源宝物,应有尽有,还愣着做什么!”

        北方方位,虚空之地深处,一道苍老的声音开口了,他带着威胁之意道出了这么一番话,要令那些催动穿云梭的高手燃烧本源力。

        这实在是非常疯狂与恐怖,这是道灵子,亦是一位强大无比的圣人境九重天中期巅峰高手。

    “嘎嘎嘎,小崽子们,给老祖加把力,完事后,老祖答应你们,将广寒宫的小美人都送给你们,你们就是想要大被同眠,也无妨。那些成熟的、风韵犹存的,老祖就自己享用了,嘎嘎嘎,嘎嘎嘎!”

        南方方位,虚空之地内,一个身穿大红红袍的老者开口了,其浑身上下像是从血池中浸泡过一般,邪恶气息震动方圆千里虚空。

        这是最邪恶最可怕的血魔老怪,一位臭名昭著、人人得而诛之的老怪物,为风云界九成九修士所不容。

        听到血魔老怪的邪恶话语后,广寒宫所有的长老、弟子愤怒到了极点,并且,很多人露出恐惧之色。

        特别是那些小弟子们,一个个瑟瑟发抖,俏脸惨白,五大高手的气息实在是太恐怖了,即便是隔着太阴古阵,依旧传递到了广寒宫内。

    “三位道友,该出手了,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尽快覆灭广寒宫,取走那些东西,迟则生变!”

    “还有,莫要令林家人反应过来,擒下那小子,带走,我等的承诺才算是有效。”

        东方方位,拜神宗的‘供品’赵恭品开口了,他的话,令广寒宫的两个活化石也是一愣。

        此刻,广寒秘境内,广寒宫其他的圣人境高手也是一愣,他们与广寒宫有仇,要覆灭广寒宫的确是不假,云悠然等人也曾经查看过广寒宫的记载,这些人物都在那份仇敌名单上。

        但是,赵恭品不仅仅是为了广寒宫而来,他还要带走一个人,还不能让林家人反应过来,那是谁?

        时间回到三大穿云梭攻击广寒宫时,方青也是浑身一震,眼中充满了震惊,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这紧要关头,居然有人来攻击广寒宫,这特么也太巧了吧?

    “小祖宗小心!外界有三艘一阶法器级别的穿梭于,在破解广寒宫的护宫大阵,还有,四方虚空中来了几个顶级高手,皆是圣人境九重天高手,小祖宗千万要小心,事情若是不可控制,立即隐匿!”

        识海深处,七彩混沌牢笼内,龙纹金蛟蛟荒芜开口了,他目光如炬,当即‘看穿了’外界的情况。

        蛟荒芜的元神力,实在是不可想象,放眼当今风云界,除了那神秘的卫道剑尊外,谁能够媲美这个老东西,那真是太少太少了,甚至是根本就不可能。

        什么?

        方青大吃一惊,他气息一滞,当即被玄阴之毒轰击了一下,令他闷哼一声,急忙收束心神,青剑经高速运转,疯狂地汲取天地灵气,也在汲取玄阴之毒,他预料到广寒宫会有惊天变故。

    “小道友莫要惊慌!本宫的两位师祖自会击退外敌,我等也会护住小道友!”

        广寒宫宫主云悠然开口,她压制着心中的愤怒,这样安慰方青,绝对不能让方青受到干扰啊。

        方青点点头,他深吸一口气,青剑经高速运转,本源力汹涌澎湃,尽最大可能为九转玄阴体驱除玄阴之毒,而后,他要留出余力,应对接下来的变故。

        一身青衣被寒霜覆盖,右手手臂上覆盖着厚厚的冰层,方青像是一个真正的无底洞一般,天地间的能量不断地进入他的体内,伴着玄阴之毒,被他储存在血肉经脉内。

        老流氓时不时爆发出一股可怕的吞噬力,一瞬间夺走方青血肉经脉内的精纯能量,用以修复己身。

        就在此刻,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传到了广寒秘境内:莫要令林家人反应过来,擒下那小子,带走,我等的承诺才算是有效。

        方青心中一动,他一瞬间就猜测到了,那些人不仅仅是在针对广寒宫,他们还要带走自己,拜神宗的‘供品’,应该是为了千秋门的秘密而来的。

    “无耻的老东西们!小爷又不是天仙子,你们他妈的一个个都想咬小爷一口?”

        方青一心三用,他眼中充满了气愤与无奈,喃喃自语,令寂静的广寒秘境清晰可闻。

        广寒宫很多长老啼笑皆非,也很是无语,你小子虽然不是天仙子,可是你小子比天仙子还像是香饽饽。

        广寒秘境剧烈颤抖,无数的神秘阵纹纵横交错,护持着这片内天地,云悠然等人也在催动自己的修为力量,加持着广寒宫的太阴古阵。

        广寒宫诸多地域发光,有难以想象的能量波动出现,能量如同长江大河一般汇入十二天峰内,令太阴古阵爆发出恐怖的光芒。

        一股极其压抑的气息浮现,很多高手如芒在背、浑身发寒,她们敏锐的直觉告诉她们,有极其危险的东西降临下了,即将触及广寒宫的护宫大阵。

    “震天雷珠?你们敢!”

        一瞬间,广寒宫的徐千雪鬼魅般来到了太阴古阵边缘,她一步迈出大阵的笼罩范围。

        徐千雪怒啸苍穹,手中的广寒玲珑剑爆发出最恐怖的剑光,剑气撕裂千里虚空,六重巅峰剑意席卷天上地下。

        她全力以赴出手,要提前阻断那震天雷珠,那是圣阶层次的震天雷珠,威能无穷,极有可能配合三艘穿云梭,短时间内破开太阴古阵。

        惊天动地的剑光斩破了三重虚空,森寒的剑气扫荡千里虚空,威势无双,但是,对方有意隐藏,不想与徐千雪正面对抗,仅仅是以暗器手法激射出一枚拳头大小的黑色圆球,迎向了广寒宫的太阴古阵。

        轰隆隆!轰隆隆!

        没有丝毫意外,震天雷珠爆炸了,惊天动地的力量横扫四方,席卷天上地下,虚空壁垒彻底爆碎,波及到了第四层虚空壁垒,巨大的蘑菇云冲天而起,可怕的火焰焚烧天地,令广寒宫千里大地上一片火海。

        广寒宫外围的大地上,无数的雪峰崩塌,冰雪融化为水,流向低洼之地,广寒宫内,无数的长老、弟子大惊失色,她们看得清清楚楚的,广寒宫的老祖宗徐千雪正处于震天雷珠的爆炸中心处。

        广寒秘境内,广寒宫宫主云悠然俏脸发白,她死死地盯着外界的虚空,看着那滔天的火海,惨烈的气息影响到了广寒秘境。

        她对徐千雪的安危极其担忧,因为,徐千雪乃是她的授业恩师,亦师亦母的存在,云悠然能够稳坐广寒宫宫主之位,徐千雪的支持,起到了很大作用。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