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23章 以后遇到我该怎么办?

在港综吃成传奇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其实来捞第023章以后遇到我该怎么办?人的不止大佬B。

  作为巴闭的结义兄弟,靓坤也到了警局。

  与大佬B一样,同为洪兴社干部。

  只是两人一直不对付。

  这次大佬B派陈浩南杀巴闭。一部分原因就是想打击靓坤的势力。

  带着一帮弟兄,搂着美女,靓坤走着六亲不认的步伐。

  花衬衫,墨镜背后的双眼戾气非常。

  他知道。

  嚣张不犯法,哪怕是在警察总部。

  “哧溜!”

  一古惑仔,脸着地滑到他脚下不远处。

  看到出拳的纪贤。

  嗯。

  是他靓坤惹不起的人。

  新闻他也看了不少,认得纪贤。

  立马转身离开。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

  连身边的小弟都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跟上自家大哥。

  在一众目瞪口呆中,纪贤收拳。

  “袭警。罚款五千,关六个月。我没说错吧?律师先生?”

  那律师不敢看纪贤,只管点头。

  “还不走?想留下来吃宵夜吗?”纪贤保持职业笑容。

  但在这群古惑仔眼里,这笑里藏着致命刀片。

  大佬B无奈,只能挥手带走众人。

  舍不得陈浩南,山鸡四人还不想走。

  但被其他人连拖带拽,拖出了重案组办公室。

  在纪贤的眼皮底下,三十多人,整个过程愣是一点声音都不敢有。

  跟演默剧似的。

  “请问重案组组长在吗?”又来一穿西服的,胸前别着律师徽章,“我是巴闭的代理律师。”

  事情似乎有转机,大佬B等人停下动作。

  那造型。

  堪比世界名画。

  律师被程峰招呼进办公室,两人谈了许久。

  不出所料。

  巴闭改了口。说自己和陈浩南闹着玩。

  并不是因为他想帮陈浩南。

  而是如果要以谋杀未遂定罪陈浩南,巴闭自己也要接受一定的程度的调查。

  混社团的。

  手里多少沾人命。

  只怕警察这一查,巴闭自己就进去了。

  说白了,还是为了自己。

  无罪释放!

  陈浩南和巴闭都无罪释放。

  纪贤虽然不爽,但也不能做什么。

  “等等!!”

  快到走廊拐角,大佬B一行人被叫住。一些胆小的古惑仔明显身子抖了一下。

  一张名片,被纪贤塞到陈浩南手里。

  “上面有我的Call机号。你和你的朋友才不到二十岁,大好的未来还在等着你们。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叫我。”

  犹豫再三,得到大佬B的点头,陈浩南还是收下了名片。

  “最后。”纪贤把声音提高几度,确保所有人都听得到,“请还想继续混社团的各位,回去以后好好思考一个问题。

  那就是,将来,你们一定会遇上我。到时候,打算怎么办?”

  威胁。

  这就是赤果果的威胁!

  “碰!”

  重案组大门关闭,留下大佬B一行人风中凌乱。

  空气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沉闷得紧。

  警察总部门口停着几辆面包车和一辆宝马。

  自然,宝马车是大佬B的座驾。

  大佬B示意道:“浩南,跟我走。其他人,都上车吧。”

  “哦。”“嗯。”“好…….”大家的回答有气无力。

  刚才被纪贤打击得实在太重。

  本来想说些激励士气的话,大佬B最终摆手放弃。

  纪贤。

  就像一座大山。

  压得他喘不过气。

  出来混了快二十年。

  头一次。

  大佬B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受到了严重的威胁。

  跟着自家大哥,陈浩南坐上宝马后座。

  “差点忘了。”他拿出纪贤名片,看也不看,丢到路边。

  “浩南,你这是?”

  “出来混最重要的就是讲义气。以前B哥你帮过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我永远站B哥这边。”

  男人不轻易表露感情。

  脸上虽然看不出什么,但大佬B相当感动,猛拍陈浩南肩膀。

  “当初。我真没看错人。”

  司机一脚油门,宝马车极速离开。

  但随后,纪贤名片被包皮捡起。

  他是陈浩南兄弟里最胖的一个,也是最不像古惑仔的一个。

  脸圆,戴个眼镜。胆子最小。

  而且巢皮是他的亲生兄弟。

  包皮思考许久,最终将名片收入怀中。

  另一边,靓坤自家酒楼。

  位置不错,商业街边。

  一二楼爆满。

  三楼却只有靓坤与巴闭两人吃着涮羊肉。

  听了巴闭的简单说明,靓坤“噗嗤”笑出声。

  “这么说,还是那个辣手神探救的你咯?”

  “确实。如果没他的话,我这条命就交代在陈浩南手里了。”

  靓坤心生忌惮。

  “玛德。那个纪贤够吓人。老子刚到重案组门口,就看到他一拳打飞一个小子。这还是人吗?”

  “可不是。当时在洗浴中心。他一个人往那一站。我身边二十多号人愣是没一个人敢动。”

  “来来来,喝酒……”

  两人碰杯,酒水下肚。

  靓坤放下空杯:“警方的人越来越厉害。社团生意也越来越不好做。现在,甚至还有像纪贤这样的疯子。”

  “理解。如果纪贤在一天,我们社团的人就甭想有好日子过。”

  “日子不好过,就回想起你欠我的那两千多万……”靓坤一筷子扎穿羊肉。

  深知靓坤癫狂的为人,巴闭脖子不由得发凉。

  “咱们俩谁跟谁?我会欠钱不还?只是,你知道的。元朗那批军火被查,我可是损失了不少钱。”

  “嗯。又是那纪贤干的好事。玛德,我也搭进去不少。”

  “而且…….那个纪贤,今天还来问我汪超的事。看来,他已经怀疑上我了。”

  “是吗?”靓坤眉毛一挑,“你怎么说的?”

  “那家伙相当狡猾。故意叫人问些皮毛问题,然后突然问汪超的事。我一疏忽,就说溜了嘴......”

  要不是巴闭还欠他两千多万,靓坤早把他的傻头按进涮锅里了。

  “你得避避风头,去澳门吧。刚好顺便帮我联系一下那边的赌场,安排一场好戏……..”

  晚上。

  忙完一天的工作,重案组组长程峰驱车回家。

  三室两厅,小康家庭。

  打开房门,开灯。

  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的高楼。

  现在军火案的关注点从汪超转移到巴闭身上。

  “巴闭出事,靓坤找来律师。看来两人走得近,莫非靓坤也参与了军火走私?

  但汪超宣称自己是东星的人。靓坤却是洪兴的。

  这两社团生意上互相冲突,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开片。

  巴闭属于独立社团。两帮人都沾关系。

  倒也适合做中间人。

  纪贤够厉害的。才刚来,就让案情突飞猛进。”

  “老公!”卧室走出一长发女子扑倒程峰身上,将他拉出思绪,“晚上…….还有余力吗?”

  晚上?余力?

  已婚男人的痛苦啊……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